• 更新时间:2016-06-19 13:53:27本章字数:1865字

    冬日的暖阳,就像夏日的凉风一样,让人感到正合时宜的畅快。

    付坤此时的心情就是这样。

    他半躺在那张自己嘱咐秘书林平精心挑选的黑色真皮沙发的转椅上,贪婪的享受着暖阳照在自己身上所感受的惬意。

    对于眼前这一切,他颇感满意,这几年来公司里的人称他为付总,外人称他为付老板,成就感由然而生,他始终如一的相信命运是掌握在自己手中的话。以前有人讲谋事在人,成事在天。

    现在由他自己的实践证明,谋事在人,成事也在人。

    他自豪的向那人做出的证实,只可惜那人已不在这儿,虽然成就给他带来了许多名誉与物质,但仍不能使他安心休息,因为他还得全面考虑自己的游戏软件在元旦那天的广告发布会和紧接着在春熙广场的现场展示会。

    “小林,你进来一下!”

    付坤刚想到这儿,就侧过身,将手按在对外喊话的电键上。

    稍许,就听到轻轻的敲门声。付坤最讨厌别人不敲门就直接进入,认为这是最起码的讲究,何况是在这家知名度和美誉度很讲究的公司里。

    待到付坤说了声进来以后,他的女秘书林平轻声的问:“什么事,付总?”

    “展示会的事办的怎么样了”?

    “已照您的意思安排妥当了,只是……”,林平望了一眼付坤,欲言又止。

    “只是什么”?付坤其实头也没抬,没注意到林平的眼神。

    “张副总到现在还没回来”。

    “还没回来”!付坤立刻从椅子上跳了起来,“他去省里已经快一个月了,现在距展示会已不足一个星期,他却还没回来”!

    付坤显得很气恼,心想你张承志也太没谱了吧。即便你对我本人有意见,也得顾全大局吧,便问林平:“你给他联系了吗”?

    “打过几次长途了,都不在,打手机也不通”,林平见付坤发急,心情紧张得脸胀的通红的回答。

    “没事,不关你事,这都是我着急的,不过你还得继续联系”。

    付坤不愿惊吓这位女秘书,忙解释。

    “你是知道的,那套软件的核心部分在他那儿,这次他拿到省里去做技术咨询,现在整个公司都在等他拿回来做现场展示会,然后才能订合约,生产商品,他若不能在限期之前拿回来,那整个计划就完全不存在了,弄不好公司就得垮,你明白吗?”

    付坤尽量以一种和颜悦色的口气说。

    “付总,我明白,那我再给他挂长途联系”。林平说完,转身欲关门。

    “你等一下!”付坤叫住她。

    “还有什么事吗,付总?”

    “展示会和广告发布会的时间地点照旧,你和崔朝东一起负责办妥,要搞得有声有色,打出知名度,而且要比同类企业的产品搞得更有特点,更要具有宣传力度!”

    付坤说完挥了一下手,林平心领神会的答应一声后退了出去,反手轻轻把门带上。

    等到林平完全退出后,付坤脱下西装,顺手扔在桌子对面的沙发上,松了松领带。他感到这屋子的空气怎么这么闷。他打开窗,阳光也隐入云层。

    他茫然似的站在窗口,似乎要将云层看透。桌上的电话突然响起,付坤赶忙接上,是林平打进来的,说已打通了长途,张副总尽快回来,付坤的神经倏然放松,转身穿上西装,点燃一根烟口衔着,又半躺在椅上,继续享受暖阳。

    张承志的确是去了省里。

    他到省软件开发技术咨询部,办理了技术开发等方面的手续,然后又去了专利局申请专利,本来,这样的事情在市里就能办,但现在是计算机软件膨胀时期,各种软件开发的黄金时期。市场竞争激烈,盗版也很猖獗。所以付坤认为应去省里,一来严格按照国家有关规定办理,杜绝假货;二来叫张承志也顺便了解一下省里的软件销售市场情况。

    张承志走访了几家软件的卖点,发现自己公司的游戏软件在同类市场占有很高的比率。

    走访了自己公司在这里的代理机构都反应销量不错,且还有人询问有否更新版本,因为公司在开发新版本以前就已在各种软件报刊上刊登过即将上市的广告宣传。

    所以,知情者便询问最新版本的游戏软件是否已上市。

    可见知名度很高,广告效果还不错。

    张承志对这一点在向公司汇报时没像以前那样很有激情的,笔下生花的讲述本公司的销售业绩是如何如何的优良。这次倒显得很平静,字里行间所提多的是产品缺点与市场的不协调性,代理机构的人得知是公司来的副总经理,都表达了热烈而隆重的欢迎之举,又见张承志对代理机构耐心细致的询问与雷厉风行的工作作风很是钦佩。绘声绘色的报上了许多本公司在这里的良好销售业绩与上升趋势。

    张承志脸色木然,始终不发一言,只是临走时说了句知道了以后,也不管他们面面相觑的样子有多笑,就扬长而去。

    回到住所,订下了回程车票,继续写这次来的工作记录,他尽量以一种局外人的口吻在记录中指出公司软件在同行业中所体现出来的优势与不足,或许是因为太疲倦,本想提出几点战略方案,总感觉有些累,就把写了一半的总结搁在桌上。

    他躺在床上,却又无法入睡,就干脆坐了起来。脑海中似隐似现的图案总在那里闪现。搅得他心烦意乱。回忆,像盐一样的洒在他胸口,无法竭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