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一章

    更新时间:2016-06-19 13:54:34本章字数:2168字

    张承志与付坤是大学时的校友,但不是同系的。

    付坤是管理系的,专业是工商管理,而张承志是理工系的,所学的专业是计算机软件开发技术。

    他们的认识缘由校医务室的吕医生,但又不完全是通过吕医生认识的。

    吕医生叫吕颂芳,是个中年女医生,毕业于省医科大学,据吕医生自己介绍,他本该到省里的一级医院工作,但她自己不愿去。理由很简单,当年考医科大学本就不是她的意愿。

    她的意愿是打算填写外省的一所中文大学,这是她自小的梦想。

    但到关键的时候,她母亲硬逼着她将第一志愿填为省医科大学,她母亲的理由很现实,搞文学的大学生毕业以后找工作很难找到对口专业的工作,除非你有什么惊世大作、扬名在外,否则就得改行,还说这都是为她好。

    吕颂芳的母亲是医生,父亲是影视编剧,而现在电影业市场不景气,写的剧本没人要。连基本工资都保不住,最后没办法,只好改行替人写写广告方案、宣传文稿等,还打算以后帮人去下海经商,那也是无奈之举。

    如此这般苦口婆心,软中带硬的说服,把吕颂芳搅得左右为难,琢磨了一阵后索性什么都不管了,由父母去办理,父母很高兴,觉得自己的女儿很懂事,就欢欢喜喜的给女儿填报了一所认为很有名气的医科大学,眼巴巴的指导望女儿能在医学上有所成就,哪能知换来的结果却是与他们的背道而驰。

    其实吕颂芳在校时,虽然不喜欢医科,但成绩还是过的去,按理毕业可选择一所大医院就职。但她本就不喜欢医科,恨自己当时太听信父母现实性的决定,以致于现在什么也干不好,就想图个轻松的工作算了,进科研所搞研究太枯糙,进大医院太累,专门搞创作又不现实,就干脆选择了校办医务室为校医,经过多番说服她那世故的父母,便进了这所大学,当上了驻校医生。

    虽然没考入中文学校,但她对文学的热爱依然不减,这就造成了她喜欢同搞文学,热爱文学的人交往。

    她同付坤的认识是以付坤在校刊杂志《牧野》上发表了诗歌以后认识的。

    那天,付坤因为有点感冒,打算去医务室看看开点药,一进门,就看见吕医生正在给一位同学打针,就随意捡了个座位在那儿候着。

    吕医生在打针时,出于职业习惯,为使那位同学转移思想角度,就有意找一些话题同他闲聊。

    找些什么呢?她猛然想到了校刊,就问:“你读过你们的校刊《牧野》吗”?

    “读过,怎么了”?

    “没什么,你觉得里面的文章好吗”?

    那位同学得的是牙龈发炎,须打青霉素才能消炎。但这种针药打在身上是万分的胀痛。尽管吕医生边打边用另一只手给他揉搓,以便不那么胀痛,但他还是痛的咬紧牙关,在脖子上、脸上胀的通红。

    “还可以吧”,那同学强忍着回答。

    “怎么算还可以呢?你是哪个系的?你觉得里面的文章不好吗”?吕颂芳听他的语气有些勉强,颇有些失望,一连串问了几个问题,以显自己对这个问题的重视。

    “我说的还可以是因为我是学数学的,是理工系的,对于文字这东西我的鉴赏力不够,也没多大兴趣,所以谈不上好不好”。那同学一边提裤子一边回答,态度显得很诚恳。

    吕颂芳哦了一声,又转话题嘱咐了几句注意事项和按时服药的事,就不再说什么了。

    付坤一直坐在一旁等待,听到他们的谈话,当听到吕医生谈及校刊时,便有一种自豪感,心想这校刊还挺有知名度,连校内医生也知道,能在医务室这种地方传阅已是不易,更何况自己还偶有诗作发表在此刊物上。

    于是,等那位同学一离开,付坤便走到吕医生面前,竟忘了自己是因为感冒而来拿药,就直接问吕医生:

    “你觉得《牧野》杂志上是否有你喜欢的作品呢”?

    吕颂芳望了一下付坤,不知他是谁,又怎么突然问她这些,不过即使这样,原于对刊物的喜爱,接过话来:“很喜欢的倒没有,只不过觉得有一首诗叫做《秋风醉了》写得不错,蛮有诗意的。”

    “那首诗是我写的”!付坤欣喜异常,他没想到自己写的诗会被一位医生所喜爱。

    吕颂芳用惊奇的表情问:“你是叫付坤吗?不是笔名吧?”

    “对,我就叫付坤,我不习惯用什么笔名,嫌太麻烦”。

    “哦,你是哪个系的,读的是中文吧”?吕颂芳很高兴接着问。

    “我是管理系的,读的不是中文,是工商管理,吕医生你也喜欢文学吗”?

    “我年轻的时候喜欢诗歌,现在也只是个爱好者,你有那么高的文学才气,为什么不去读中文,却要去学什么工商管理”?吕颂芳依旧不解。

    付坤走到桌子前的一张凳子旁,挪了一下位置后自行坐下,慢慢地像是在讲一个故事:

    “文学创作只不过是我的兴趣爱好,现在读中文专业毕业后难找工作。况且读工商管理自己也有兴趣,以后的社会发展趋势除了科学技术以外,就是管理人才的奇缺,我也不想落后。”

    吕颂芳皱了一下眉头,似有一种并不完全认同的感觉,不过对于文学,他们虽年龄悬殊,阅历不同,却都是文学爱好者,有着共同的语言,促成了谈话得以继续。

    他们的谈话逐渐融及到了校刊《牧野》的编辑上。

    付坤讲自己现虽为校刊编辑,又兼本届学生会主席,但总苦于无法找到优秀稿件进行组稿,很是犯愁。便问吕颂芳是否可写一些或推荐一些优秀稿件。吕颂芳说现在我虽爱好,也仅是喜欢读,从未写过什么文稿,我都四十多岁了,很难再有年轻时的激情了,看以后能否推荐些优秀稿件吧。

    付坤说那太遗憾了,吕颂芳说你也无须担心 ,我有一个高中的同学,她女儿是学中文专业的,成绩不错,也常爱写些诗歌、散文之类的,以后有机会可认识一下,顺便可问她有没有合适的稿件。

    付坤很高兴,连说到时我一定拜读她的大作,记得可要介绍一下,吕颂芳笑笑说一定介绍,并说想看看每期的校刊《牧野》,问付坤以后能不能拿到这里来,付坤说当然可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