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章

    更新时间:2016-06-19 13:55:02本章字数:2700字

    付坤在校刊每期完稿后,就将校刊送到吕颂芳那儿,并逐渐了解到了她为什么会来大学当校内医生的原因。

    吕颂芳呢,也觉付坤成熟老练,更有些才学,再加上自己长期一个人待在医务室,有这校的人来聊聊天,解解闷也是很不错的。

    时隔不久,付坤如往常一样,手里拿着新出的校刊,径直走入医务室处。

    进医务室须走过一段转角长廊,付坤此时心情很愉快,因为在这期的《牧野》杂志上发表了他新作的一首组诗《生命的启示》。这首组诗是迄今为止所感到的得意之作,想到如能得到吕颂芳的赞赏,是很快慰的事。

    正当他兴冲冲的走进长廊时,在转角处却突然放慢了脚步,因为他好像听见了吕颂芳在跟谁谈话,若是一般的谈话,付坤会想到也许是在同那位病人谈病情,可谈病情也用不着那么小声啊?何况付坤还听到是个女人的声音,且传来隐隐的啜泣声。

    听到吕颂芳的声音:“唉,我真的搞不懂你们现在的年轻人是怎么想的,不在一起的时候天天想着,在一起的时候又总是吵架,真不懂的好好珍惜。好了,你们现在还年轻,可以不急,慢慢来。”

    接着付坤又听到那刚才的啜泣女人的声音,听起来像是很年轻:“他真是个倔脾气的人,每次还要我去主动,你说这算什么?好像是我错了,他什么都没错”!语气很是委屈。

    “两个都有错,两个都是倔脾气,好了过一段时间我也会去骂他,让她给你道歉,行了吧?”吕颂芳极力说服。

    “他才不会道歉,他永远是对的,不过我还是谢谢你,吕阿姨”。

    “这是什么话”!吕颂芳假装很生气:“对我还讲起客套话来了。对了,你的学习怎么样,有什么困难吗”?

    “困难倒没什么,只是我限老念叨我以后的工作问题。”

    “唉,她也真是老担心这些干什么,行了,改天我去找她聊聊”。

    付坤站在转角处,一直没敢走过去,听她们的语气,关系应该是很熟的。就想起了吕颂芳曾经跟他讲起过有一位高中同学的女儿的事,莫非这位年轻女孩就是?

    好奇心驱使他走了过去,他要看看这位年轻女孩的模样。

    医务室的门虚掩着,付坤还是轻叩了几下以后,才推开门。吕颂芳见是付坤,忙把他叫进来坐,付坤进门后一眼就见坐在椅子上有个女孩,付坤想刚才啜泣的恐怕就是她吧,可她又为什么那么满腹委屈的伤心啜泣呢?

    “来,我跟你们介绍一下”!吕颂芳很热情的站起身:“这位是付坤,是本校的学生会主席,校刊《牧野》的编辑,你们可聊聊,啊”,吕颂芳接着又指着那个女孩子说:“这是我曾跟你提过的我老同学的女儿——崔莹莹。付坤,人家可是中文专业的。”

    “当然应该是我向她请教了”。付坤欣然领会了吕颂芳的意思。

    这时,吕颂芳又顺手拿过付坤手上的那本《牧野》校刊说:“你看!就是这本”。而后又转问付坤:“这次是不是有你的大作呢”?

    “什么大作”!付坤谦逊的说:“有一首拙诗,叫《生命的启示》,请你多指教”,说完,眼望着崔莹莹。

    “你太谦虚了,什么指教,我不太习惯”,崔莹莹很大方的伸出手。

    付坤忙伸手握住,触摸到崔莹莹的手时感觉软软的,心中一动,但他是个知道分寸的人,不敢有所妄动,只轻轻的捏了一下又即收回。

    崔莹莹明显没察觉这一丝毫变动,用手指着那本校刊问:“我能看看吗?”

    “当然可以,就是希望你能提提意见”,付坤很高兴。

    “你的那首大作呢?”崔莹莹翻着刊物问。

    “喏,在这儿”,付坤伸手替她翻页。

    崔莹莹不再说话,顺着他手指的地方看下去。

    付坤顿然有了被很重视的喜悦之情,正打算待她看完后做进一步讲述,吕颂芳突然靠近崔莹莹俯耳说了些什么,崔莹莹便对付坤说:“我能暂借几天吗”?

    “可以的,我那还有前几期的,你若要看,可随时来找我”。付坤很爽快的回答。

    崔莹莹说了声谢谢后就显得很匆忙的走了,付坤本待询问又感觉不便,吕颂芳待崔莹莹走后叫他过来,要付坤背诵一下他发表在校刊杂志的那首诗。

    付坤以后依然去吕医生的地方,也常拿着自己写的文稿去找她聊,但一直再也没见到过崔莹莹。

    张承志想起当年考大学的时候。那时,他曾不负重望,以优异的成绩考取了省重点大学。那时,共有四所大学给他发来了录取通知书。

    这足以让他父母欢喜了一个假期。乐得逢人便讲自己儿子的努力过程,感觉儿子给他们露了脸,争了气,自己也就沾了光。这年代,老百姓最指望的儿女成龙成凤,就是他们最大的欣慰。

    但欢喜过后又犯了愁,因为家里经济不宽裕,而且还有两个兄弟和一个姐,母亲因为身体有病申请了提前退休,父亲在厂里是个老实巴交的工人,而且效益也不好,收入自然微薄。

    为供子女上学,老两口在外摆了一个小摊,早出晚归的忙活,以补贴家用。大姐未读完高中就辍学在家做事,两兄弟仍在念书。

    这就更使张承志发愤读书由压力变为动力的原由。因为他明白,只有发愤读书,以后才能找到个称心如意的工作,才能减轻家里的经济负担,也为两兄弟能好好念书学习做个榜样,这也是父母所期望的。

    张承志也没辜负父母的期望,他很珍惜这来之不易的学习机会,他的成绩一直是名列前茅的,学习刻苦是全校师生有目共睹,得到了肯定。

    首先得到肯定、倾慕,也是最深的也就是崔莹莹了。

    崔莹莹也是个念书很用功的人。她是独生女,父母当然视她为宝,大凡小事都是由她父母安排,可崔莹莹却从来不屑于他们的安排,就说当年选报的大学吧,所选报的地点和专业都是她自己作的主,她厌烦他们的管制,母亲本是大学教师,可她偏不选那所大学,尽量进入的可能性几乎是百分之百。

    其实当年父母给她选的是本市的另一所大学,专业是会计,可她不喜欢,据理力争,母亲说我在那儿当教师,你若在我身边可照应些,崔莹莹认为自己已长大了,路应由自己选,最后还是崔莹莹成功了,不过地方却不远,是距母亲任教大学不远处的学校,因为她从小就喜欢看小说,所以就选择了中文专业。

    不过很奇怪的是,自己不喜欢理科,却喜欢念理科念得很好的人。她觉得理科那么难,却有人会念得优秀,实在是很了不起,况且还是期期都拿奖学金的呢,所以,当其他人谈起张承志的成绩是如何优秀时,就很自然的进入了崔莹莹的耳朵里,她没有想接触的意思,怡逢学校那时举行校庆的晚会上。

    那晚,校内举行校庆周年晚会,为增强庆贺的气氛,就请来一支摇滚乐队来助兴,场面很是热闹。

    音乐厅里,学生好不容易等到有这种放松心情的机会,逐热情高昂,跟着乐队的人合着唱,跟着跳,把平时校规校纪管制住压抑着的心情悠然放松了。同时,校领导也考虑到这是一次特殊节日,也不多加干涉,任由学生们去开心欢畅。

    张承志不太喜欢音乐,也不喜欢这种看似热闹,实则胡闹的场面,他因为长期鞭策自己学习刻苦,不喜人打扰的缘由,已习惯了一种独处的生活方式。

    他端着书本,找到一处离音乐比较远的草坪,草坪中央有一处亭子,这里很清静,是看书的最佳之选。

    每逢考试之前,或是心烦之时,他就会独自一人来到这里静坐、看书。今晚,他借着亭旁的路灯,打开那本不知翻了多少遍的教科书,静下心来细细温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