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三章

    更新时间:2016-06-27 10:02:47本章字数:3622字

    崔莹莹刚才同其他人在一起唱了,跳了一阵后突然觉得胸口很闷,想出来透透气,就一个人散步到草坪处闲逛。

    刚走进亭子处,猛然望见在不远处好像有人在哪儿坐着,起初把她吓了一跳,就绕过亭子,远远的,慢慢的转到那个人的前面,其实崔莹莹的胆子大是出了名的,只是她刚才感觉胸口闷,头晕昏昏的,路灯照的范围有限,再加上这儿太安静了加深了恐惧感,但崔莹莹毕竟是胆子大,她不信会有什么邪门,好奇心驱使她一定要知道个究竟。

    等到定神后望去,才看清原来是个男的坐在亭子的边椅上聚精会神的在看书,悬着的心立即放了下来,暗自骂自己吓自己胆子怎么变得这么小,这时她突然觉得这人好像在哪儿见过,琢磨了一阵后一下子想起这不是每次在颁奖台上都见到过的张承志吗!

    以前她常从其他人的谈论中听见过关于他期期考第一,期期拿奖学金,学习很刻苦之类的赞誉之词,现在看来果然不假,别人在那边娱乐,他却一个人躲在这儿看书。

    想起以前自己曾希望同他聊聊,了解一下,可惜一直没这机会,现在张承志就在眼前,只要自己走过去,就可同他攀谈,但用什么方式才是最妥当的呢?

    崔莹莹心在踌躇之间,脚步却不知不觉的向张承志走进,眼看已到近前,不得不开口了。

    “对不起,打扰你了,我能在这坐会吗”? 崔莹莹鼓起勇气的说。

    张承志猛地抬起头,很漠然的望着她,心想自己可能看的太入神,竟未察觉有人走过来,惊愕中含混的应答:“可…可以,我…啊,不打扰,你请坐吧”,说着时已站起身。

    崔莹莹见他的窘态,已感不安,现在又听到他结结巴巴的回答,更感自己太唐突了,便也向他解释:“我刚才在音乐厅时觉得太吵了,想找个清静点的地方,没曾想竟走到这儿来了,怎么,我妨碍你看书了吧”?

    “哪有的事,你太客气了,我也是嫌那边太吵想来坐坐”。张承志定了定神说。

    “你叫张承志吧,我见过你”。

    “见过我,你怎么会知道我的名字”?张承志对她却没什么印象,如果说她见过自己也不奇怪,学校那么多人天天上课偶尔看见过也是常理,但他却不明白为什么会知道自己的名字。

    “你是学校的知名人物,期期拿奖学金,还被评为优秀学生、省模范学生,黑板报、校刊上都登过,不想认识你也不行啊”!崔莹莹开玩笑的继续说:“我叫崔莹莹,是大二中文专业的,就在你们前面的那栋楼”。

    崔莹莹说完这话猛然觉得自己是不是太直接了,没有一点人家所说的矜持度,不过转念一想,直率点也好,过于的拐弯抹角打转转本就没多大意思。

    想到这儿,脸微微感觉有些发烫,她想自己的脸肯定红了,幸好是在晚上,路灯也不是很亮,应该看不清楚自己的脸红。

    张承志显然没看见,脸上微笑一下说:“这哪值得一提,拿到奖学金,评上省模范学生也不只是我一个人,我能这样,其实也是运气稍好一点而已”。

    “运气销好一点而已?你也太谦虚了吧,你一个在这刻苦攻读就是铁证,对了,你怎么没去听演唱会呢”?

    “我不太喜欢听,啊,应该说我听不懂那种音乐”。张承志满怀歉意,那种神情好像自己不听那种音乐是另类人,怕别人笑他似的。

    “我也不太喜欢听”。 崔莹莹安慰他:“那种斯底的发泄方式,就像快爆炸似的,根本谈不上悦耳,上次我在一本杂志,哦,是心理杂志上看到,如果声音超过了多少分贝,就变成了噪音的形式,长期处在那种环境下的人,会得精神分裂症的”。 崔莹莹怕他难堪,故意加重语气,煞有其事的说。

    张承志觉得有些好笑,心想就算你那本心理杂志上讲的是对的,但你又不会长期生活在那种氛围中,只是校庆时才这样,怎么会得精神分裂症,便仅是喔了一声,低下头继续看他的书。

    崔莹莹见他没什么特别反应,觉得很失望,又不甘心的问:“你不喜欢摇滚音乐,那你喜欢轻音乐,抒情一类的吧”?

    “对,我更喜欢器乐演奏,像一些名曲演奏之类”。张承志好像找到了些感觉,又抬起了头。

    “那你有这类音乐的CD吗?有些什么,能借给我听听吗”? 崔莹莹很高兴。

    “很抱歉,我没有CD,我也没有CD机,我所听的都是在微机房里上网时下载下来的,在硬盘里,不过偶尔也借别人的CD碟在光驱上放来听,所以也没办法借给你”。

    “那多不自在!这样吧,既然你喜欢听,我就把我的CD机借给你,免得你在想听的时候要去微机房,让你想听时就听”。

    崔莹莹的热情让张承志突然不知所措,他不能问崔莹莹为什么要借给他,他更不知怎样处理这件事,因为他从未经历过这种事,不过也确实让他感动,在这之前,没有任何一个女孩子会这样对他,他更没想到,自己同崔莹莹的关系就从这里开始了。

    大凡人与人之间的关系总是有一些引子或是间隔的衔接的因素,就像商人通过洽谈生意来联络感情,文人通过借书还书论书来交流思想一样。张承志同崔莹莹的关系就是通过这个CD机的事情这样发展下去的。

    自此张承志不久便收到了崔莹莹亲自送来的CD机和两张CD。

    一张是盛中国的小提琴独奏曲若干首,其中包括那首脍炙人口的《梁山伯与祝英台》。另一张是在当时很风靡的法国浪漫钢琴演奏家理查德•克莱德曼的十五首钢琴协奏曲。

    他们起先还是在那片草坪,那座亭子里谈一些对曲子的理解,对人生对事业的追求与向往,崔莹莹将梁山伯与祝英台的故事绘声绘色的描述给张承志听,听的张承志也为之动容。

    后来的发展就很自然了,起初是学校组织的郊外旅游活动,每个系走的地方不同,这就造成了系与系之间的不统一现象。

    造成抱怨地方不如意的颇多,弄得校方干脆让全校学生自由组合,只规定假期不规定去向的决定。

    崔莹莹就跑去找张承志,问他有没有想去的地方。

    张承志说自己想看看书就不去了。

    崔莹莹说一年就这一次学校放松我们的机会,为什么不去呢?以后要是工作了就没什么时间去了,书可以以后再看嘛。

    张承志被她说服了,想想也对,就跟着崔莹莹那一群朋友出去郊游。

    一路上,由于张承志对崔莹莹那群朋友本身不熟悉,再加上他自己的性情本不善交际,所以感觉不太融洽。

    崔莹莹看见了,就尽量在一路上跟他说话,怕他觉得自己孤单。

    其他朋友也或多或少的知道他们的关系,也就在有意无意的使自己与他们俩分开游玩。临到最后,慢慢变成了这次好像是他们俩单独出来郊游一样。

    对于崔莹莹的照顾,张承志明白是怕他觉得孤单,这一点他很是感动,对崔莹莹的好感越增强了许多。

    慢慢地,张承志隐约感到这是不是在谈恋爱,他长这么大从来就没有跟任何女孩子接触的这么频繁,距离这么近,凭心而论,崔莹莹确实是个好女孩子,她的率真、热情、执著以及对自己的特殊感情,对自己的善解人意不止一次的在自己内心翻腾。

    外出的郊游使崔莹莹心情舒畅,她很少能像这样开心过,能认识张承志,而且能同他一起站在这山上远眺是她以前曾渴望的,现在真的能这样,能不畅快舒心吗?

    能永远像这样跟张承志一起自由的生活,是她至今的向往,那些烦心的事就变的烟消了。

    崔莹莹很快活,回来做在桌前拿出镜子细细的端详自己的脸,镜中突然出现了张承志的脸庞,脸上顿然感红晕,她用手捧着自己发烫的脸。一种从未体会过的感觉涌上心头,她想这就是以前看小说书中提到的幸福感吧,这种感觉常使她心醉,自此以后心里便多了一份牵挂、一种企盼。

    以后的日子里,她们依然保持着联系,这种不远不近的距离还是被其他人注意到了,他们的关系便成了公开的秘密,偶尔便有人在不经意之间提及此事,后来连韩校长也知道了。

    本来,在大学校内谈恋爱已是司空见惯、不足为奇了,但偏巧的是张承志是被学校连年评上的优秀生,年年拿奖学金的高材生,已逐渐被学校拿来作为优秀学生的形象代表。

    韩校长觉得这事有些棘手,若管吧,校内学生之间谈恋爱也没法管,而且其它学校也有这种事,都这种年代了也没有任何学校愿意拿这种事来专门讨论,但若对此事不闻不问,势必在向全校学生承认大学校内学生谈恋爱是被允许的,甚至是被提倡的,因为张承志是优秀学生形象嘛,学生们可以讲,他们谈恋爱被允许、被提倡。那我们也可以这样做,长此下去,若传到其它学校那就会说我们学校是在将学生引入歧途,那不是误人子弟吗?

    经济系的缪主任便提议说,那就以本年起不将张承志评为优秀生,不发给奖学金也就不会被作为优秀学生形象了。

    这种提议立即遭到了学校宣教科冯科长的极力反对,冯科长说现在学生成绩能达到优秀标准的本就不多,学生成绩若达到了这一标准就理应得到嘉奖,不能因为他是否有个人问题就否认他的成绩优秀,那会很失公允的。

    韩校长思绪再三,决定派张承志的系主任和崔莹莹所在系的系主任分别找他们谈谈,希望他们能珍惜学生时期的学习时间,不要过早谈恋爱,迷途知返云云。

    陈主任找到张承志,把他拉到校内花园里对于张承志而言,陈主任是很器重他的,在他眼里的好学生是不应该在这期间谈恋爱的,张承志对谈恋爱的事矢口否认,他说自己根本就没想过谈什么恋爱,他承认他也确实常和崔莹莹一起聊天,那也确实是谈的来,谈的确实是一些关于学习、爱好和对以后工作的憧憬等。

    陈主任问起那次出去郊游和以后常在一起的事,张承志说就那一次,况且郊游是学校统一决定,是同其他人一起,陈主任便没什么话好说,他本就不太相信张承志谈恋爱的事,在他眼里张承志是只顾学习而不善交际的人,所以最终只是语重心长的告诫他别为了这事而耽误了学习,张承志连忙答应后他才点了点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