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一幕:历史的句读和散落岸边的石头

    更新时间:2016-11-16 17:40:24本章字数:1351字

    醉或者半醉的

    亦然

    上帝的声音向着我召唤……

    把海洋和大地统统走遍,

    用我的语言把人心点燃。

    ——普希金

    第一幕:历史的句读和散落岸边的石头

    1.

    这是乌托邦城十月的黎明。子玉。

    临晨四点,电闪雷鸣,大雨如瀑。一盏昏黄的灯影下,你挑帘而入,在烟柳飘渺的斜对面捧着竹简,凝眸看我。我在风急雨骤的梦的窗口兀自翻捣着衣袍。

    子玉,真是倒霉!我翻着的竟然不是书,而是一件衣袍!

    我不知道,它从何而来,为啥要蛇一样盘踞我的梦境,并纠结着我的今夜?

    2.

    窗外,风在翻动树叶,鹰在翻动云彩。你和我就这样翻捣着,似乎要在无边无垠的字典里寻找着无影无踪的答案。

    你问:都上千年了,诸子百家还在咻咻不止地辩论什么?

    我不言。你提高声音,似乎有些生气。你一弯腰就捡起牛角,箭矢,战马,竹简,丹墨,妃子描眉的刀笔,唇红齿白的脂粉……你把河岸遗弃的这些伟岸和破败,叮叮咚咚扔到我的脚下。你用怜爱的恨铁不成钢戳着我的软肋,大声地说:这里还有一缕长发,二匹肋骨,三枚玉玺,这些金属撞击着金属的声音,你居然熟视无睹,充耳不闻?!

    子玉,对不起!我刚想开口,缄默这时控制了我。我还未来得及开口,就有老鼠或绵羊磨牙的声音灌耳而来,在今夜梅一样开花,雨一样落下。子玉啊,我大惊失色,却无法吱声。

    我继续翻着手上这衣袍,默不作声。……一层层,沿河而上,一鞠腰你就摸出一块石头对着我把玩着,像把玩着维纳斯雕像一样兴奋不已。子玉,你说,你刚举起石器与石器砰然撞击的第一盏火花,在幽深的巷道里,就有一股风刮过。你想喊等等你,可是那些呛啷的脚步声啊奔跑着,拖着青铜或铁的戈矛和锁链的背影,早已渐行渐远,疏忽而去。那些两河文明、玛雅文化呢,一夜之间就这样水泡一样破灭……你问我,那些破灭的声息,可知今夕何夕?

    子玉,这不足奇!想想吧,那些足迹追逐着足迹,戈矛刺进戈矛的神话,那些杀人的舰艇、导弹、核武、无人机、斩首行动,那些虎视眈眈的神经盯着一本书的毛发悚立,与在广岛、在纽约、在南京、在两河流域,在千疮百孔的世界里千百次仆倒、坠落和飘散的灵魂相比,与窗外就要汤汤而来,前仆后继的河流相比……竟是这样浅薄,浅薄得犹如你我手中残魄的纸——一杯小鲜而已!

    3.

    上帝啊,这么多杀与被杀,强奸和被强奸,统治与被统治,毁灭与被毁灭的神话!

    试问,这盘被千百年博弈、刈割和重组的沙盘,是谁让这匹骆驼负载着这么多刀锯斧钺的焦灼、呐喊和创痕,却依然一路飚飞,蜂拥而进?

    子玉,你这贵客,我没有想到,你会拧着口袋,拧着满是残缺不全的典籍和借来的普罗米修斯的火种,前来叩门。你说,我不是历史学家,你也不懂政治。历史是墨写的,政治是强权的。把这些放一边去吧!你看,我们多么默契——子玉,我们只要躲进小楼成一统的幸福日子,除此,你我什么都不要,统统不要。

    4.

    不要靠近,不要打开,不要触动,谨防那恶毒的箭矢一样的雨就要破窗而来!

    像我不该翻动这衣袍,你不要打开那口袋。你一打开那口袋啊,子玉啊,你就会发现,那些襁褓中包裹着的是火,那些石头里沉睡着的是火,那些岩层下奔突着的是火,那些云端间涌动着的是火——这些星星点点的火啊,一点燃,一本书就会化为梦一样薄而且脆的烟云。

    我在乌托邦城外的巴河刚捉住一些涟漪或水藻,闪电就已蛰过身去。此时,我才发觉,我无论怎样也翻不过这衣袍,像你今夜翻不过的无边无际的巴河。

    子玉,请不要笑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