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幕:茶的共鸣和吞噬誓言的蛇

    更新时间:2016-11-16 17:41:51本章字数:1639字

    第二幕:茶的共鸣和吞噬誓言的蛇

    5.

    我的目光如刃,一楔入衣袍,闪电就一霎那照亮你的眸子。

    这时,你举起一匹茶,像举起一把火炬。子玉,我看见你眼镜后多情的眸子有火花在跃动。那跃动啊,一如巫山的云倾斜在巴河午夜的闪电雷鸣。我知道,那是你和我的共鸣涟漪接着的涟漪!

    子玉,你正是这样一匹茶了。

    不许碰她!犹如风中的一株柳,你挥洒着喊。在现实的真假莫辨之外,鼎沸的水在倒腾着茶,倒腾着崇高和卑微、纯净和浑浊、沉重和轻盈……看着这些比川剧变脸还要瞬息万变的神话,一个一个小丑一样登台亮相,你说,一匹茶只要不进入水里,一条河流就不会感染。其实,你真傻啊,只需俯身弹拔一声琴弦,一湖蓝色的泓澜大波就会浩然排空,无从收拾。

    听不懂这语言了。这些语言如茶,已经下水,而我还在岸上,这是我的悲哀。

    其实,一切忧愁都是多余的,像这不该到来的雨,不该出现的我和你。

    6.

    今夜,犹如风满西楼,我的四座已经高朋满座。

    一伸手就请来迅哥儿,他对着一匹茶向我折腾着甲骨文、蟋蟀、闰土与他一无用处的秃笔,默不作声。接着是泰戈尔。他捻磨着一蓬白发,向我述说着自己如何在一条河的源头登船,漂洋过海,然后在异国他乡泼洒着潮湿的抒情,像遭遇了一场江南梅雨。继而,衣衫褴褛的屈原和杜甫飘蓬而来。他们噙着泪水,打开《四库全书》,在你我面前将一匹茶的魔术放进一本书又一本书里。子玉,你问我,这两个傻瓜在哭什么?原来,一本书真是有幸,就这样从左手交到右手,周而复始,循环往复……

    这过程好像一只水鸟引来的鱼汛,一摆尾就游弋,沿清且涟兮的清溪汤汤而去。

    呵呵,我听见一匹茶的呼吸了。这呼吸吐纳如兰,在你我之间哗变。我仍在翻捣着这衣袍,我偏要在这冠冕堂皇的衣袍里,乘叶扁舟,溯流而上,找到多元方程式的根。

    子玉,其实,这不只是我的悲哀。你看,在层峦叠嶂、扑朔迷离的数千年来的典籍里,有多少痴情而抑郁的翅膀注定会遭遇一季斜风细雨,无法停息。

    我就是这样一只无足鸟了。我别无选择,只有飞翔。除了飞翔,就是落地。

    7.

    别了,我的神!

    今晚,灯一盏又一盏熄灭了。

    一尾蛇趁机溜出《圣经》,

    吞噬着苹果。那是你我昨夜互赠,还噙满露珠的苹果,

    是你我的手千万次摸过的誓言,

    然后,又溜回了《圣经》。

    我知道,这是我写给我、写给你、写给地球人最后的情书了。

    诗歌如炬,沿你的贝齿一滑落,就染病。傻瓜啊,一条豁然四溢的风生水起就穿透今夜,潇潇如雨。子玉啊,通河和巴河一挽手,就合流游入长江,像此时的你和我,就是再锋利的刀笔也无法分割。那弱柳长风的流觞岸啊,泛滥的不是过河之鲫,而是吹弹不破的忧愁,摧动青衫的诗句。

    此时,我不知道,你就要来。在窗的另外一边,你用左眼读着太阳,用右眼读着我。

    我的笔是那片薄如刀刃的巫山云啊,即使芦苇一样一俯首,挥笔写下江南好、风景旧曾谙的病句,也会伤着傻傻的你。

    子玉哦,让我们夏雨似的磅礴落笔,写下攻守同谋的诗句吧——让你和我同时举起右手,摸着左胸,像圣徒摸着《圣经》,望着彼此的眸子发誓:

    此生不背叛爱情、种子、河流和土地。

    8.

    这时,墙外的梅雨已烛光似的退潮。这潮汐啊,以物种毁灭、黄河沙化的速度退出我的耳际、我的眼帘、我的触角,像历史解说片里慢慢褪却的车辙,慢慢褪却的大纛、山呼河应和高高在上。

    我听见蚕蛹的刀刃就要咬碎什么,像缄默的柴薪之于一星火。在悲和喜、你和我之外——子玉,别在意那些横空而降的雨的蔑视、风的吹弹、沙尘暴的强奸和侵袭……我们没有错。我们就这样坐着,让眸子点燃着眸子。

    这时,我想开口。我却发觉我吐出的全是寒气。你摸着我的额头,像你和我遭遇的巴河染病的过程。我要呕吐。我的浑身开始发烧并褪壳。我刚一起身。我想轻歌曼舞。可是,子玉,你却看见我的前前后后左左右右内内外外深深浅浅全是蜘蛛网似的荆棘,那些刺猬的锋利会拉扯着我的手足。可我是千足蛇啊,面对四通八达的路径,谁也无法阻挡,因为我什么也不是,只是剪不断理还乱的一河大江东去。

    如放蕊的绵朵,我无一保留,更没有颜色了。

    我知道,我就是以星球退役的重力坠落,也激不起一杯茶共鸣的声息。所以,我不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