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八幕:愤青、狗事和靠狗提高身价的人

    更新时间:2016-11-16 17:49:58本章字数:1631字

    第八幕:愤青、狗事和靠狗提高身价的人

    29.

    乌托邦城的今夜多么摧肝断肠!

    世界还在熟睡,窗外就跑过那么多不合时宜的雷雨……你说,青纱帐里,一株高粱倒下,接着又是一株高粱。子玉,那是我们共同的祖婆。她飘飞起来的棉衣似火,长发如鞭,却始终跑不进大豆、高粱和漫山遍野的青纱帐。在红艳艳的高粱地里,刚过门的祖婆千百次被一群大兵轮奸、肢解和叫卖……那满是血水的棉衣,还霞光一样绽开,至今还刀子似的在荧幕上一刀一刀割裂着我们的心房。

    ……这些强盗啊,流着口水,至今还冲着我们后代淫笑!

    为了向这些强盗伸手要糖,门外来了一只狗,接着来了一群,狗摇着尾巴,推销着认钱作父的思想,为强奸祖婆的豺狼立碑尙飨……然而,当五把不合时宜的榔头一开口说话,好多良心就相约闭上眼睛,在今晚缺席。

    子玉,你冲着我满脸通红地喊,好像我有不可推卸的责任。你说:请看看我们身边吧,有衣不蔽体的父兄吗?有失学捡煤的孩子吗?有贫病交加的母亲吗?如果将敬奉强盗的这份孝心用于拯救那些孩子和老人,在这个夜晚,我们敢不敢想象,上帝啊,那将是怎样激动人心的高尚和纯净?!

    30.

    这时,在堆满软肋和骨头的墙角,狗居然也在磨牙。在一块璧玉面前,这张吃屎的嘴巴居然也配张口雌黄,恶毒叫骂:愤青?简直是愤青!

    鲁迅一听,一掳袖就进场,短须如刃,目光如芒。迅哥儿指着我唾沫横飞,张口质问:请问,我是愤青吗?我像不像愤青?那些先烈是不是愤青?是哪里来的衣冠禽兽,戴着人的冠冕,手持大棒,盘踞着讲坛,恬不知耻地窃笑着人间最珍贵的品性?在平津危急、华北危急的时候,是谁拯救了你们脚下的土地?是谁拯救了你们的母亲?是愤青!当战争、灾难和强奸再次降临头上的时候,拯救土地、母亲或者女儿的,还能靠谁?靠愤青!而今,有些山在崩塌,有些骨头在软化,有些河流开始向下,你们还骂着愤青,忍看世上仅有的道义和良心在铁板烧上弹跳着,无人问津?!

    这张嘴巴真是人渣!这些人渣啊,才是真正杀害良心的罪人!

    面对浑身是血,只剩下一副脊梁的鲁迅,我忙攥紧就要扔下的刀笔,两眼绯红,渴望和他一道去短兵相接,图穷匕见。子玉,你却站出来,故意恨铁不成钢地跑到迅哥儿面前,揶揄着我,抢白着说道:嘻嘻,去唱歌吧,去跳舞吧,在而今,你还握着这样硬且锋利的刀刃有什么用?没有市场,值不到几个臭钱,弄不好,还要无端弄缺陶瓷的营生。

    31.

    我忙两手向天,闪电,这时并未出现。

    我似乎听见,不远处却有几声狗嘿嘿的笑声雕一样翔起,在乌托邦城一角,一场惊世骇俗的今古传奇正粉墨登场:悍马、路虎、卡宴、宝马等豪车依次排开。路人驻足,万众仰视——那些眼睛们误以为十八世纪的沙皇今晚就要出场。哇!我的子玉,别说它们,就是你也不敢相信,从豪华小车中款款而来的不是沙皇,竟是一只狮面藏獒!你看它甩动着金发润泽的长毛,神采奕奕,多么风光!一听说这是上千万元的落锤价格竞相买来的尤物,整个世界啊多么哗然震惊。于是,围观者趋之若鹜,一派狼藉,像华仔出场的门票和舞台。机会真是难得。为能给高贵的狗合影留念,今夜,乌托邦城好多人注定要交相践踏,死伤无数。

    一本书几元钱,一期学费几十元钱,一幢教学楼、一条鲜活生命仅值可怜的几十万元,而请问上天:这千万元,如果贱似树叶、多如洪水,它根从何来?源自何处?我们这些灵长类动物世界的王啊,不管是炫富的美美,还是哗众的紫紫,与此相比,又值得几多狗钱?

    子玉,你别激动,当人到了靠狗提高身价的时候,我们的追求还有多大意义?

    32.

    谨防那些先富起来的硕鼠,谨防那些站在高处,被钱弄瞎了眼睛的喇叭们,谨防那些坐在火山口,深沟高垒的行业,那些垄断资源的拥有者,那些年薪上百万千万元的高管们,其中不乏绊脚的石头,拦路的虎,让火车撞着火车的肇事者!

    你真是童言无忌,口无遮拦!子玉,你愤怒地向我摊开手,说:要警惕啊,要警惕!它们的年薪和资产是我们母亲几十辈子、几百辈子卖血的代价啊,而在一些剧本里,有些居然搽脂抹粉,披着一件慈善的大氅,要作这个圣洁的、寂静的、高贵富有得流油的物欲小城的影帝或者主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