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九幕:窦娥和今夜的一声平地惊雷

    更新时间:2016-11-16 17:50:45本章字数:1329字

    第九幕:窦娥和今夜的一声平地惊雷

    33.

    卑鄙是卑鄙者的通行证,高尚是高尚者的墓志铭。

    子玉啊,顾城这痴情的小人抛弃这个小城已经很久很久了,今晚,居然眨动着眸子,挣扎着走出关闭着门扉的书本,带着血腥,试图出来无关痛痒地宽慰着我们。

    他不知道,他哪里知道,在今夜的舞台上,关汉卿的六月一场鹅毛大雪正纷纷扬扬,漫天飘洒。窦娥一声“青天哪”的哭喊还高悬舞台,另一个孩子就被赳赳武夫带出校园,推向剧场。那轮初升的朝阳可以作证——孩子涉嫌杀人,被关押收监。自然是忏悔,自然是下跪,自然是献身说法痛不欲生……一切都板上钉钉了,证据的链条和冰冷的十字架就这样踌躇满志地钉死了一朵花蕾开放的权力。然而,奇迹却在十几年以后发生——真正的凶手如鱼,一亮相,就让整个世界沉默无语。接着是另一个剧本的旧事,幻灯片一样发生在高原宁静的山谷间,一声枪响,一个十八岁的青年被凶杀案掐断了拔节的生命。九年后,另一名赵姓真凶骇然出炉,浮出水面。

    天耶!你看,这玩笑开得多么过分!那些剧本究竟是怎样演绎的?子玉,我看见你一抬起头来,早已泪水淋淋。你的话音未落,长衫张良就放马跑来。他拨开顾城,拨开衣衫不整无法入内的关汉卿,夺过你手里的竹简,稀里哗啦就翻过一些章节,指着那些关着的门扉说:别做声,那里有拳头,有刀斧手,还有惊堂木。

    子玉,不要吃惊,无需求证。请坚信,不管多么可怕和美好的梦景,一切总会清醒。

    34.

    子玉,好多幻灯片中的故事随今晚的雨夜接踵而至。

    一辆车压倒了一尾鱼,这车啊碾压过去,再碾压过来,让这走上岸来的生命顷刻间破灭如兰,化为一缕炊烟……而相继而过的十八丛空心菜却熟视无睹,扬长而去,像岸上的猫看着河里痛哭的鱼。一位从楚国而来的农妇这时走上前来——是的,却是这个农妇,这个连夫子和高贵的城市们最鄙夷不屑的妇人,却是她伸出了温暖羸弱的臂膀捧起了这正在落叶缤纷的生命。这英雄的母亲是幸运的,而另一位救起老人的小民却如此不幸,被家属作为“肇事者”告上法庭而横祸加身。

    子玉,你别老对着我生气!你问我:一种饮料害了一群兔崽儿,为什么只是几个养奶牛的错?一把火烧死那么多铜钱,那么多蚂蚁,为什么只是运烟火的和电焊头的责任?那么,生产一点毒胶囊又有啥了不起?有时接受审判的不是别人,而恰好应是那些道貌岸然,高高在上的心灵。当罪与法,情与理,犬与神,在今晚这金钱帝国的权杖下猫鼠一体,多么触目惊心,混淆视听!

    啊,我的太阳——亚历山大.谢尔科维奇.普希金,试想想,这么多子虚乌有的旧事没有出现在莫斯科的冻土上,真是幸运! 

    35.

    《西游记》的故事为什么一演再演?那些妖怪为什么死而复活?

    子玉傻啊,你难道不明白,那是一介书生——吴承恩的错。

    36.

    沉默啊,沉默!沉默犹如水草地般死寂,今夜,多么安宁,安宁得连鸟儿也未吱一声。

    子玉,你说,有鼻头发红发痒的记者被列入黑名单了,多事的索尔仁尼琴刚被驱逐出境。做只虱子吧,做只躲进偌大小楼的虱子多好,还可以将这腥臭的美味分一勺羹。

    对不起了,直面这世风日下的梦里,连哥伦布也会对当今的美洲感到愤慨和震惊,乌龟也已长出了爪和翅膀爬上岸来,飞向南天,而一群疯子、盲流、侩子手、抢劫犯、同性恋者和被选举出来的自恋狂人,它们与虱子一起寄生在衣袍里面,还要我提笔带话,感谢这衣袍的主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