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前言

    更新时间:2016-06-24 20:10:03本章字数:1360字

    如果沟通是门技术,那生活一定是门艺术。成功学大师卡内基说“一个人的成功只有15%归结于他的专业知识,还有85%归于他表达思想、领导他人以及唤起他人热情的能力。”无论在任何时候,沟通都是一个人取得成功的最重要因素,当然要想生活成功,光是精通技术还远远不够,至少对有些人来说,你还得懂艺术。

    曾经看过这样一段话:“找一个你爱与之聊天的人结婚,当你年龄大了以后,就会发现喜欢聊天是一个人最大的优点。”爱上聊天也是门艺术,这绝对不是小女人情节,男人也同样有此需求。也正是因为两个人能废话连篇,才相互依赖。谁让人是长着嘴吧,带着思想,天生就会说话的动物。

    偶然的相遇也许会让两个人由陌生到熟悉,越看就越顺眼了。注定的相识让两个人从熟悉到陌生,语言越来越少了。如果每个人生来体内都有艺术细胞在滋润枯燥的思维,也许有人会恋上音乐,也有人爱上绘画,生活注定永远不只是单一的柴米油盐,彩绘的世界并不缺少颜色,缺少的往往是艺术的培养。

    当然这并不容易,反倒就是有些人与生俱来就有这种才能让单一的生活乐趣十足,他们看似平凡的外表下掩藏了一颗怎样的心?究竟是过分的不安还是天生的乐天派?这也是我一直以来想要寻问帅才先生的问题之一,一但生活真的可以由自己做主,选择快乐的潇洒还是平淡的安稳才算是真正活的有价值。

    在遇到帅才先生之前,我依然是大家眼中不折不扣的乐天派,其实不然,之所以头上被贴了大大的乐字,是为了寻找另一个头上贴乐字的同类。直到他的出现,我头上的乐字却成了两半,原因是帅才先生才是天生丽质的乐派体表人物,我当然自愧不如,可与这样一个人相处久了,心动也是在所难免的。可这心动得,动不得,也只有真的与他经历过沟通的艺术才能求得个一知半解。

    我一直不同意人一出生就是一半的说法的,从来没有哪个人是用半个心脏就可以活着,一半大脑就能思考问题,一只眼睛看世界,一只耳朵听声音。万一当自己感觉到你找到了能与你废话的同类,或许你会发现你真的从一个人变成了一半人。并不是气候改变了自己,也并非外界影响了自己,当语言艺术悄悄传进你的耳朵,通往整个神经,并从后背蔓延上你的心,直通你的思维,一切你习惯做的事情也会随之对方的思维,声音,表情,动作莫名其妙的就改变了。

    帅才先生的确是有这个能力改变人的,但我在这里并没有过多修饰的语言夸奖他的优秀,更不想吹捧他真的符合帅才这两个字。反到是对他的种种缺点看得透彻,读得明白。也许也正是逐渐看到他一身的缺点,才真正明白所谓完美的艺术作品只不过是瑕疵少些罢了。而凡是自己创作的作品,即使一身瑕疵,又有哪个人真的不爱惜自己的杰作呢。

    当然在我必须亲手毁掉自己的创作之前,我头顶的乐字一定是被撕的疼痛,眼看着就要把他放进回收站,也许就从此没有什么可留恋的,越发想要记住他一身的瑕疵也好。至少在还没有被回收人员清空回收站,彻底销毁他之前,我依然有足够的时间看着他将自己完善的更美化,更优秀。

    对一个人有期望总归是好的,不管男人也好,女人也好,大人也好,孩子也罢,至少他们内心不会因为一两次别人眼中的失望就一下子变得空洞。

    创作艺术品的同时,当然还是不能少了责任感,否则艺术品也同样会贬值。我一直期待这件艺术品终归是有一天能明白我的良苦用心,将这两个沉重的大字刻进他的心里,不管之后他何去何从,撞上了谁,我都可以骄傲的说:这哥们儿我记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