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不擅辞令

    更新时间:2016-06-24 22:35:40本章字数:1562字

    我们未必知道世界的真实大小,除了可以容纳百川,拥有湖海,每个人生命的脚步迈向不同,痕迹差异,也会使每个人所遇见的世界大小不一。

    我心底的世界不过桃花源,只是在遇到帅才先生之后,才有了超越的能力。我心底的世界足矣与宇宙的浩瀚媲美,比之大小,或许可以更胜一筹。

    未必是我真正亲眼所见宇宙的奥妙、生命的奇迹。只是触动心底的情绪使我清楚感受着另一个世界里匪夷所思的帅才先生是大到无边可寻觅的,然而独处大到一定程度的空间里,眼看一望无际的瀚海,沦陷不知深浅的黑洞,生命的奇迹,不在是美好未来的开始与向往,而是悬崖边上的唯一选择,要么跳下未知的死亡,要么重返来时的小路。

    与帅才先生的情感大致到了不可挽回的地步,没有友情,没有爱情,更加没有亲情。

    独自站在悬崖峭壁上,面对选择,我不过是个不会基本习题的新生命。我既没有一声叹息,像鸟一样飞翔,也没有重返旧路的意思。

    也许根本不必我选择,我的思维给了我一个最好的选择,那就是恐高。站在高处的恐高患者,除了有些胆小与懦弱,还有越来越模糊的视力,可即使是见不到前方帅才先生的身影,我都没有一丝遗憾,我只是更担心自己接下来是否会留在原地尘封一世永恒,可这个顾虑也大到可以忽略不计,总会有下一个需要做选择题的人到此一游,或者,他可以帮助我离开原地。

    庆幸的是有下一个旅行者的路过,他会因为我优雅的姿态而注意到我的存在,尘封原地千百年的思想者也总有被转移地方的时候,所以,每个处在原地左右为难的思想者,需要的未必是当机立断的选择,等待也是一种积极的答题方式,虽然需要花上一段时间,可每个生命必须相信,真相只有一个的道理。

    帅才先生的世界一直是个疑问句,我尚且不能做很好的解答。只是每个有过错的人未必是经别人的多彩言辞加以包装就可以忽略他的过错的。帅才先生的世界如果深入了解,并非洋溢热情,积极向上的,反倒使人寒栗,忐忑,于是想要唾弃。无非是指责他的自以为是,他自己解释道,那是古怪。

    可说回来,自以为是的人不在少数,当外界不苟同一个人的思维,却偏偏执意而为时,便是一个人有自以为是的潜在行为,古怪之人越来越多,启不是我们都生活在古怪国。

    相比之下,帅才先生被唾弃,我也只能替他抱怨。但不见得我对他的同情可以使他感觉良好,他的嚣张气焰增长迅速,唇枪舌剑之后的冷若冰霜已经不在罕见,我内心的热情似火与他的冰峰瑟瑟相交,一切言语都不在有融化的效果,我大概知道水火不容的道理,可如果他是水,我是火,我们各执一词的大道理就只有陌路相逢的命运,我一度丧失了文字编辑的能力,随时迸发出的火山碎片飘落冰山一角之后,缓缓着陆。

    没有顺理成章的宣泄与伟大,只剩下没有智慧的流水文章。我以为帅才先生会因此成为一个文豪,令我刮目相看,我却也失望了,他依然强劲有力的从嘴里吐出一串不可救药的文字,大概是想要向我说明他的囧境不比我浅,可最终也只能被当成笑话听个一言半语,且把他的话当真,就是他正在向世人证明他是一个不折不扣的欺诈者,如果你可以施舍他丰满的利润,他也宁愿把自己当成物品一样的变卖。

    可要真以为他是可以变卖自己的人,大概是对他了解甚浅,他爱惜自己的程度到是直得敬佩,譬如他酒后吐着胡言,仍然不忘要我保护他别被看穿了,人要是轻易可以裸露,那还真就没面没皮了。面对古怪的帅才先生,我必须尊重并保全他的贞洁依然是尚存的。

    是是非非或许并不十分重要,且能相信他是嫉恶如仇的正义者,就不免怀疑他是恶贯满盈的惯犯。在我们不善词令的语言世界里,多半是无法释怀自己内心世界的疑问。

    世界有多大,我们的语言就有多华丽,多丰富,世界有多小,我们的语言就有多不逊色,多苍白。可无论是经过修饰的华丽语言,还是真相大白的最终答案,我们最终都且不会斤斤计较。

    耿耿于怀的更多是选择面前无法释怀如何选择的人,如果面对无法选择的难题,不如不选,时间会给每个人一个满意的答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