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大谎言家

    更新时间:2016-06-24 23:35:54本章字数:1609字

    忽略人生命中最本质的单纯,善良、洁净,我们身处于空泛效应的世界里,未必所听,所见的一切皆属事实,完美的世界总是在人的美梦里才呈现的清晰,只是回到空洞,单一的世界里,人们的完美世界大概已经残疾,掉砖卸瓦这些个惨不忍睹的现象,瞬间就可能刺激那些个幻想中的人,清醒,在清醒一点。

    可幻想的完美世界注定是美不胜收,流连忘返的,因而,生活中的每个人都不动声色的成了一名大谎言家,未必是每个谎言家都有本质的过错。当然,本质有过错的人永远不会得到其他生命的原谅,可如果我们身处的是大谎言家聚集的世界,我们会不会连同自己一起不被原谅。

    至于一些善意的谎言,往往可以使旁人受益,情绪上快乐的受益,心理上安慰的受益。却依然不会有人原谅生活在谎言的世界里,所以,人们开始有无奈,有失望。

    当不愿相信一切皆是真实的人们一次又一次的身附在落寞的礁石上,各自偷偷的窥探周边的每一张面孔时,他们当然可以从说话人的嘴形上,声线里察觉并判断出大谎言家们的蛛丝马迹是否有真实、可靠性,结果却更加的可怜,大部分人选择了顺从,成为自欺欺人的新大谎言家。

    大概每个人都有过被欺骗的经历,无论是被外界的人或事欺骗,还是被自己的顺从,不反抗而欺骗。被欺骗的过程应该是愤怒的,绞痛心肉的,也不乏有快乐,兴奋的。

    我与帅才先生也都曾有过被欺骗,使自己变成大谎言家的时候,大概是苦乐都有,最悲催的应该是哭笑不得,因为那时候的人们,未必知道自己是被欺骗,还是自己欺骗了自己。聪明的人习惯了埋怨自己的无知,笨拙的人责怪他人的背叛,总归是知道被欺骗的那一刻起,大概是多苦少乐的。

    我与帅才先生时常聊到无话可聊时,也会顺其自然的暧昧一言半语,我问他,你爱我?他不假思索的回答,当然。我毫无惊讶的反问,有多爱?他笑言,喜欢而已。反之,他问我答,大概也几乎相似。

    我们大概都不清楚自己内心所想与所言哪个更赋有真实性些,直到他又骄傲的对我说,我深爱他的时候,我没有半点犹豫的脱口而出,不可能,爱你不如爱自己。他迟钝一两秒,也可以,恨也可以。我问他:何解?他的思想依然难被接受,却深深吸引我的思维顺从。因为无论爱或者恨,都是发自内心的呐喊,传到思维里,当耳朵可以听到,那就一生忘不了。能被一个人记住,也是好的。我嘲笑他,我不爱,也不恨,请问,你贵姓?

    从他的专线里,我知道他正在骄傲的悬崖边左右徘徊,然而失望的大概不只有帅才先生,还有我的不假思索,喜欢而已还是拥有爱,这成为心底一个纠结甚久的话题。

    久而久之,帅才先生指责我的颠三倒四,徘徊与纠结,我没有急着为自己辩解,只是问他,你爱我?他不耐烦道,爱。我平淡的追问,爱什么?他紧追道,喜欢多些。

    或者并非是我个人的徘徊与纠结让帅才先生内心不爽,更多是我已经在不知不觉中喜欢模仿帅才先生的颠三倒四,我们都是对方世界里的大谎言家,也都逐渐成为对方世界里那个困惑自己内心的始作俑者。

    赶上情投意合的时候,这种困惑便上升到无法避及的灾难,爱和喜欢而已也成为最大的敌人。毕竟生活不是游戏,长时间的无所谓游戏人间已经不仅仅是对自己的不负责,也是对别人的不负责。我们甚至都了解这一大道理,可沉醉游戏之中的人,难以避免的是完美世界,身处现实世界的人,难以释怀的现实残酷。

    我自然不想沉浸所谓的完美世界里孤独终老,我放弃了疑问句,改用肯定句,我爱你。得到的回答也很肯定,同爱。大概这就是为什么要哭笑不得,看似两情相悦,真的到了完美世界,可完美世界里的两个人面面相觑,不是相拥责备,久违甚好,恰恰相反,互相祝福之后就形同陌路,在见面会不会有狭路相逢,也未必能说得准。

    当然这种情节大概也见怪不怪,总有好情节,当情有独终,一爱到底的人出现。即使你守口如瓶,依然每天早上可以看到早安,夜里就看到晚安,他们持续的进行着输入这四个字,好久好久,我以为会继续下去,其实没有多少毅力之人,都是心里着了魔,才欺骗自己必需去做的行为,一但被识破面前的大谎言家正是自己时,有谁还会反复早安,晚安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