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难忘乡村的露天电影

    更新时间:2016-06-27 09:26:13本章字数:2178字

    难忘乡村的露天电影

    生长在关中农村的我及我的小伙伴们,童年生活单调、苦涩。记忆中的童年,是放学后给牛割草,回家后给猪拌食;总是情愿或者不情愿地帮着父母干一些力所能及的家务。牛是家里的重劳力,猪是我们的学杂费。喂猪是个简单的活,两碗麦草糠,一碗玉米料,用热面汤烫一下,再兑点凉水或洗碗涮锅水,一搅拌,成了。提着桶往猪食槽槽一倒,站在旁边看猪们争先恐后、吧嗒吧嗒地吃着。童年时常有种错觉,牛和猪在父母眼中有时比我们还重要。

    在养牛喂猪的童年,我和小伙伴们最开心、最激动、最期盼的事情,除了看电影,还是看电影。在那个电视没有普及,电脑闻所未闻的岁月里,夜晚的露天电影不仅丰富了乡村的文化生活,也成为男女老少了解外面世界的一条重要途径。

    村里要是放电影,多半是谁家老人过世,女婿外甥、本家子侄,为悼念逝者,请镇上的放映员来,放露天电影。偶尔也有老人过寿,子女们放场电影,表示祝贺。露天电影,在关中农村承载着朴实的人们不同的情愫。

    放电影的日子永远是小伙伴们的节日。这一天给牛割的草少了,忘记了喂猪,大人们一般也不会太计较。看电影成了偷懒的借口。

    早早地吃罢晚饭,碗一撂,端个凳子就向主事家附近的电影场跑去,去迟了肯定就没有了好位置。半道上遇见两个拎着板凳的小伙伴,一个问:晚上演啥片子?一个答:听说两部片子,《银幕下的狗熊》和《狗来问》,说完哈哈笑着,撒腿就跑。后面的边追边骂:你个哈怂还骂人呢?等等我!不等我骂呀——一搭来,一搭起,谁不候我日他姨……

    大银幕撑在两棵树或者临时栽起的两根木头之间,放映机摆放在一张桌子上,镜头对准银幕;桌子腿上帮着一根木棍或竹竿,顶上挂着一盏瓦数很大的灯,萤火虫围绕着明亮的灯光不知疲倦地飞舞旋转。主事家会安排一个本家子侄看护场地,防止哪家调皮小子弄坏放映机。

    银幕底下,晃动着数不清的小脑袋。等待放映的过程总是那么的漫长。为了打发时间,小伙伴们通常会背“口婆”(关中童谣),谁的“口婆”记得多、背得好,那在小伙伴当中绝对有一定的号召力。往往背到最后,就成为了一场比赛。队员一般按照所在的村组来划分。这边喊:“一队娃,来一段!”那边回应:“来就来,谁怕谁?!”一队娃张口就来:

    你姓啥?我姓张 

    张啥? 张飞 

    飞啥? 飞机 

    机啥? 鸡毛 

    毛啥? 毛z东 

    东啥? 东方红 

    红啥? 红领巾 

    巾啥? 金宝 

    宝啥? 宝元

    元啥? 原z弹,炸死鬼子两千万

    二队娃也不含糊:

    咱两个好!

    咱两个好!

    咱两个上县买手表。

    你掏钱,我戴表,

    你没有媳妇我给你找。

    一找一个阿庆嫂。

    阿庆嫂,爱唱戏,

    一唱一个红灯记!

    这时,一队娃当中有人恶作剧,喊道:“背错咧!应该是这样:阿庆嫂,爱放屁,一放一个大臭屁!”银幕下男女老少,顿时笑成一片。二队娃不甘示弱,立即组织人马反击:

    扯箩箩,打面面 。

    你舅来了吃啥饭 ?

    炸油饼、下挂面 ,

    你一碗,我一碗 ,

    把你舅憋死我不管!

    双方赛事正酣,挂在树杈上的大喇叭突然传来放映员的声音:“噗噗,喂!各位社员请注意,今晚的电影是由女婿某某某、外甥某某某为悼念去世的某某老先生而放映的。今晚放映的片子有两部,一部是彩色故事片《神秘的大佛》;另一部是香港武打片《少林寺》,欢迎大家观看,下面正式放映。”

    放映员话音刚落,银幕下先是一片欢呼,继而又安静下来,但还是能听到有人议论:“今晚片子不错!”“就是,我听我舅家表哥说,《少林寺》是李连杰演的,好看很!”……

    许多电影的名字至今记忆犹新:像故事片《咱们的牛百岁》、革命战争片《上甘岭》;译制片有南斯拉夫的《桥》、美国的《野鹅敢死队》等等。功夫武打片永远是小伙伴们的最爱。每每看完电影,常为主人公某个经典动作议论好多天。大概是十一二岁的时候,我和小伙伴们看了一场电影——《五郎八卦棍》,回家后热血沸腾,打开院子里的灯,把板凳往墙角一撂,顺手抄起一根棍子舞将起来。模仿杨五郎的样子,将棍子支在地上,腾空一跃,只听“咔嚓”一声脆响——棍子拦腰折断,套用姜昆相声里常用的一个形声词:啪啦、呱唧,我被重重地摔在了地上,屁股疼得半天站不起来。

    父亲闻声跑过来,一边扶我,一边骂道:人狂没好事,狗狂挨砖头!还轻狂不?看了场电影轻狂成啥咧?!

    除了看本村的露天电影,我和小伙伴们经常会不辞辛苦,步行几里地,跑到邻村看电影。消息通常是邻村的亲戚或同学传递过来,对方会在第一时间帮忙摆好凳子,占好位置。同样等待放映的过程,背“口婆”是少不了的节目。这时候不管是一队娃还是二队娃,不由自主地拧成一股绳,比赛成了两个村子之间的事情。

    看电影最怕的是停电。那年月电力供应不足,停电是常有的事情。为了应对临时停电,有条件的主事家会备好柴油发电机。虽然发电机的噪音很大,或多或少会影响观看的效果,但小伙伴们总会竖起大拇指,夸赞主事家有实力。

    时过境迁,岁月更迭,随着科技的不断进步,电视机成为了老百姓文化生活的主角。从14寸的黑白,到21寸的彩电;从液晶等离子到家庭影院,还有日益普及的互联网络,早已吸引住了小伙伴们的眼球并使之眼花缭乱。露天电影,如同风烛残年的老人,再也没有了往日的光鲜。虽然关中农村依然保留着过白事放电影的习俗,而银幕下再也没有了全村数百人挤在一起观看的盛大场面。观影者寥寥无几,冷清的让人唏嘘。

    乡村夜晚的露天电影,承载着一代人对美好生活的向往,给我们的童年带来了无限欢乐;银幕下比赛“口婆”的情景和小伙伴们的欢声笑语,成为了脑海当中永不磨灭的记忆。(2014年4月30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