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一章

    更新时间:2016-06-27 19:57:47本章字数:2019字

    残阳如血。北风呼啸。荒野无人。白雪茫茫。

    一行歪歪斜斜的脚印,在雪地上向前延伸。

    一棵歪脖子老树,只有碗口粗细。脚印到此停止。

    一片破裂的衣衫在风中飘动。一张苍老的面容上有两行浑浊的眼泪。这是一个已经饥饿的老年乞丐。此刻,他枯枝一般的手扶着树身。呆滞的目光无力地望着前面的雷峰塔。

    时令正是冬季,净慈寺前的雷峰塔在暮色中矗立着。

    忽然天空中出现一道闪电,这是十分异常的现象。

    一片乌云飘来,几片雪花飘落,再也看不见夕阳。

    越来越暗的夜色,注视着这一座雷峰塔。

    又是一道闪电,比刚才的那一道更亮。

    雷峰塔身轻轻地摆动了几下。接着,又轻轻地摆动了几下。闪电开始快速地闪动,雷峰塔开始大幅度摆动。

    一声响,声音不是很大,但是在夜色里传得很远,雷峰塔下出现一个洞口。

    “啊”的一声大叫,那一片刚才还在风中飘动的破裂的衣衫飘到了雪地上。年老的乞丐在地上瑟瑟发抖。他的眼眸里有一条很大的白蛇的头。

    闪电中一声断喝:“孽障,还不快回去。”

    闪电的光芒里,空中出现一个黑脸罗汉,手里的两柄大锤不停地碰击。在这短促的碰击中,两道光芒直射雷峰塔下的洞口。

    不停的喘息,不停的发抖。眼眸里的很大的白蛇的头慢慢地消失。破裂的衣衫在雪地上飘动,夜色中的风更寒。那一对眼眸慢慢合上了。枯枝一般的手在雪地上颤抖了几下,再也不动弹了。

    闪电消失,一切恢复平静。

    净慈寺里没有一个和尚,是名符其实的空寺。

    夜,并不平静,除了风声,还有从远处传来的笙歌。杭州是一个繁华的府城,商贾众多,钱财万贯,自然歌妓也多。

    临近半夜时分,一道闪电划破了长空,很亮很耀眼。一道又一道,空中响起了炸雷一般的声音,风声无语了,笙歌无语了。只有这闪电的光亮中的巨响。

    一个很大的白色的蛇头又一次从雷峰塔下面伸出。空中的两道光芒不停地射到白蛇的头上。

    这一次,白蛇的头没有退回去。忽然,一条白色的蛇舌伸出,一道白光向天空射去。那个黑脸的罗汉从云端跌下,复又飞上云端。那手里的两柄大锤已经不知去向。

    狂风大作,空中乌云翻滚。白光闪烁,天地变色。轰的一声巨响,无数的破砖碎瓦飞向空中。一条白色的巨蛇飞向天空,在乌云里飞窜。象一条白色的练在乌云里挥舞。

    净慈寺在寂寞中仰望这空中的白练,默默不语。狂风慢慢变小,空中的白光消失,那条白练已经消失。

    远方的天空中,一道白光向前射去。

    向前,一直向前。

    前方渐渐出现一座山峰,直插天空,仿佛要将这黑色的天幕刺穿。这就是传説中的仙妖云集的昆仑山。

    近了,近了。昆仑山上白雾缭绕,渐渐闻到花香了。

    空中一声巨响,这一条白色的大蛇,张开了大口。山里的野兽四散奔逃。

    一条白练绕着昆仑山穿行,这穿行透露着自由,快乐,和歌唱。这一条白蛇被压在雷峰塔下八百年。如今重获自由,怎么不知道自由的珍贵。

    穿,穿。终于这一条白蛇穿进了昆仑山主峰的一个山洞里。

    第二天,朝阳慢慢升起,昆仑山在朝霞里展开了它隐藏在黑暗里的面容。山青水秀,流水潺潺,鸟语花香,**散步。这里已经没有人烟,有的是仙,妖。昆仑山的灵气四溢,正是修炼的天然之地。

    一个巨大的山洞,一条很大的白蛇盘于洞中的石**上。蛇头望着洞外。

    一阵轻风吹过,一个白色的身影在空中飞行。

    白蛇的眼眸里出现了一只可爱的白兔的身影,这身影慢慢变大,最后出现在她的面前。

    “娘娘回来了,小妖特来拜见。”可爱的白兔説。

    “小白,八百年了,你的嘴巴还是这样甜”白蛇的嘴巴一张一合。

    “娘娘,昨天夜里,我就看见你了,只是看见你重获左右,那样的快乐,所以没有敢打搅你。”

    “是啊,八百年了,人间的人不知道都繁衍了多少代了。”

    香烟缭绕,烟雾越来越浓,占满了整个山洞,一直向山洞外飘出,飘远。香味也随之传出,传远。香烟慢慢散去,消失。

    两个美女出现在洞里,个子高的长发白衣,个子矮的也是长发白衣。很象是一对姐妹。“娘娘,都八百年过去了,你还是这么漂亮。”

    “小白,你也一样啊。”

    “娘娘,我们去那边看看。”一泓清泉,如同明镜。两个美女的面容出现在明镜之中。娇艳,美丽,胜过人间千万美女。

     “小白,参伯怎么样了?我今天原本想去拜访他老人家的,这不你就来了。

     “娘娘,要是我不来,你就不拜访我了?”

    “你这个小丫头片子,还想别人拜访你,你也不算算你多少岁?”

    “我还小啊,我都1000多岁了,要是在人间,我可不知道是人家多少代的奶奶了。”

    “小白,不説了,我们去拜访参伯,他还住在老地方吗?”

    “没有搬,还在老地方,只是你不在昆仑山这么多年,他的法力已经上升了很多了哦。”

    “真的吗?等会我可要好好地跟他请教请教。”

    香风阵阵,随风而走,惊呆了树上的鸟儿,引来了嗡嗡蜜蜂。白衣飘飘,长发如瀑。两个白衣美女御风而行。

    越过一座山峰,又越过一座山峰。第三座山峰在望。

    “娘娘,到了。”

    “小白,怎么看不见参伯?”

    “估计他老人家采药去了吧?”

    “哦,我们先下去看看。”

    青草地上,有几朵漂亮的野花。两条白色的长裙停下了。“娘娘,好漂亮的花啊。”

    “小白,不要摘,説不定几百年后,她们会是几个花仙呢。”

    “不要再骗人了,我都修炼1000多年了,还是一个妖,她们几百年就能成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