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五章

    更新时间:2016-06-28 13:26:44本章字数:2512字

    小白趴在光圈外哭叫。

    “娘娘······”

    参伯,昆仑山神也飞到光圈前。

      “小白,你要好好地活着!”一张白蛇的大嘴一张一合。

    “娘娘······”小白已经泣不成声。

    昆仑山,云雾缭绕的昆仑山默默无语。远处山峰上的山妖们静静地看着这一切,有的静静地流泪。

    光圈里有了白雾,白素贞的身体已经冒出白色的烟雾,再过一会,她就会变出原形。

    参伯的眼里有泪光闪烁。

    昆仑山神对着空中説道:“我要上奏玉帝,控告你们佛界在我道家管辖之地为所欲为。”

    “昆仑山神,我佛门只是替天行道,而且你道界昆仑山我已经为你恢复原样,你可以去上奏玉帝,我等也只是奉命行事而已。”观音菩萨在空中説道。

    忽然一阵仙乐从远处传来,越来越近。

    天空有了七彩光芒的闪烁。

    观音菩萨脸色微微一变,之后又恢复原样。

    真是如飞而来,片刻,仙乐之声大作,七彩云朵之上,王母和众仙女的身影已现。

    忽然仙乐之声停止,一个慈爱的声音在天空想起:“菩萨来我道界之地,为何不通知一声啊?我道界也好略微招待一下啊!”

    王母现身,雍容华贵,气势逼人。

      “原来是娘娘驾到,观音有礼了。”

    “菩萨客气了。”

        “昆仑山神参见娘娘。”昆仑山神见王母驾到,赶忙飞身而上,立于云端行礼。

     参伯没有飞身,只是在地面行礼,“罪臣参见王母娘娘。”

    “神殿将军,过去的就过去了,上来吧!”

        “谢娘娘。”参伯飞身上了云端。

     “下面的那个小胡娘怎么啦?”王母问。

      “娘娘有所不知,灵山四大护法擅自闯入昆仑山,説是捉拿蛇妖白素贞,我和神殿将军和他们一番激战,昆仑山大部被毁,后观音菩萨来到,用净水恢复了昆仑山原貌,但是她此番前来,也是奉了法旨要带走白素贞,现白素贞被菩萨所发光圈困住,那个小姑娘乃是昆仑山的一个兔精,她和白素贞感情深厚,故而痛哭伤感。”昆仑山神説道。

    “我看这白素贞这一刻也怪痛苦的,那个小姑娘哭得真让人伤心。”王母説。

    “娘娘,您先救救白素贞吧!”参伯上前説。

    “也罢,这毕竟在我道界之地,如果任由佛界为所欲为,以后我道界岂不是没有自己的权威?”

    一道七彩光芒射去。

    光圈被破。

    白素贞软绵绵的身体瘫在地上,身体上还有白雾冒出,那一个很大的白色蛇头摇动着,好像十分痛苦。

    “娘娘·····”

    小白上前将白素贞抱在怀里。

    “娘娘真是慈悲为怀啊,观音真心佩服。”观音菩萨温和的声音响起。

    “菩萨,你看!”四大护法齐声説。

    “四大护法,今日恐难执行法旨了。”

    “菩萨,这······”

    “王母插手此事,不要説你们四大护法不能造次,我也不敢造次,就连佛祖也要卖她三分面子。”

    “菩萨,卖我一个人情,先饶过白素贞这一回,毕竟她现在在我道界之地,日后,她如不在我道界之地,任由你们捉拿,我道界决不干预。”

    “既然娘娘説了,我等岂敢再造次,再説即使佛祖问起执行法旨一事,我等也有了交代。”观音説。

      “菩萨向来慈悲为怀,我看你就向佛祖求个情,放过这白素贞,不要听那普法使者的一味乱语,另外代我向佛祖问好,今年的蟠桃盛会我一定恭请他的大驾,到时候也望菩萨能屈尊前来。”

    “娘娘的话我一定带到,蟠桃盛会我一定前来,本座先谢过娘娘了。”

        白色的蛇头已经恢复了人头,白素贞脸色苍白,浑身无力,但是身体已经没有白雾冒出。

     “娘娘,是王母娘娘救了你。”小白又哭又笑。

    “白素贞多谢娘娘搭救之恩。”白素贞有气无力地説。

     “白素贞,本宫希望你勤于修炼,抛弃红尘之年,早日成正果,到时候我会批准你位列仙班。”

    “白素贞谢娘娘!”

        “娘娘,本座也不再多留,这就去灵山复命去了。”观音菩萨説。

      “菩萨,那本宫就不留你了。”

    彩云朵朵,一朵莲花飘去,四大护法尾随而去。

      “滚吧!以后不要再来昆仑山!”小白叫道。

     “娘娘,你听那兔精説的话。”黑圣罗汉对观音菩萨説。

     “算了,今日王母在,你又能拿那兔精怎样?先回灵山再説。”观音説。

    七彩云朵缓缓落下,王母和参伯、昆仑山神,以及众仙女来到白素贞面前。

      王母抬起手,一团七彩的雾气飘向白素贞。

      片刻过后,白素贞恢复了往日的神采。

      她当即弯腰向王母行礼。

    “白素贞,本宫今日救你,是因为你在我道界之地,日后你如离开道界之地,本宫要再想救你,只怕会让人抓住把柄,你自己要小心了。”

    “白素贞以后不会离开昆仑山的。”参伯説。

    “神殿将军,有一些事情的发展是天意。”王母説。

    “娘娘,难道白素贞日后还会经历磨难?”昆仑山神説。

    “我説过一些事情的发展是天意,昆仑山神你就不必再问了,因果发展日后你自然会看到,白素贞,本座送你一支手镯,説不定你以后用得上,你只要将元气运至手腕,这手镯就会脱手飞出,但是你不可妄用,这个小姑娘对你情深意重,我将这一只戒指送给她,使用时只要将元气运到戴戒指的手指之处,这戒指就会发出万道光芒,但是不到万不得已的时候不能妄用。”

    “白素贞多谢娘娘!”白素贞接过手镯,然后套在手腕上。

    “小白多谢娘娘!”小白高兴地接过戒指,套在手指上,看了又看説:“真漂亮。”

    “娘娘,您看这昆仑山今日被四大护法闹得人心惶惶,故本神也想请娘娘恩赐一件镇山的法宝,以便日后更好地守护这昆仑山。”昆仑山神説。

    “山神,你是不是看白素贞和小白两人得到娘娘恩赐的法宝,眼红啦?”参伯笑着説。

    “昆仑山神,你长年累月驻守昆仑山,也不到别处去,再説昆仑山是我道界之地,三界都知,轻易不会冒犯的,你要了法宝又有何用?”王母説。

    “娘娘,连神殿将军都説我眼红了,那我就不求您恩赐法宝了,只是今年的蟠桃会让我参加可好?昆仑山神説。

    “那蟠桃三千年开花,三千年结果,三千年成熟,山神,你参加了蟠桃会,回来我可不是你的对手了哦。”参伯説。

    “昆仑山神,这次你捍卫昆仑山有功,本宫心里有数,今年的蟠桃会本宫允许你参加。”

    “昆仑山神多谢娘娘恩典。”昆仑山神説。

      这时,王母对参伯説道:“

    “ 神殿将军,前天,玉帝还跟本宫谈起你,想当年你在灵霄殿当值,也是勤勤恳恳,后来你偷喝了玉帝的陈年老酒,罚你到蟠桃园里种植人参,你又偷吃蟠桃和人参,説起来,这些罪过也算不上太重,罢免了你的将军之职,又怕你有犯上之心,所以废了你几万年的道行,只给你留了几千年的道行,让你自己慢慢修炼,这些年来,你做了不少善事,天庭都知道,希望你以后继续努力,勤于修炼,日后有机会重返天庭。”

    “娘娘,您要是将神殿将军调到天庭,顺便将本神也调到天庭,他走了,本神会寂寞的。”昆仑山神説。

      “这是以后的事,时候不早了,我也该回天庭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