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七章

    更新时间:2016-06-28 13:28:02本章字数:2574字

    春天的江南正是草长莺飞的季节。山川青翠,鸟语花香。

    一片又一片的金黄的油菜花正在盛开,中间掩映着开着粉红花儿的桃树。

    两个白衣女子正走在乡间的小路上。

    “娘娘,你看这桃花和油菜花多漂亮啊?”小白欢快地説。

    “是啊,多年不来江南了。白素贞説。

    一只风筝,又一只风筝,几十只风筝在空中飘飞。

    孩子在欢乐地奔跑。

    “娘娘,我也想放风筝。”

    “小白,你又不是小孩子,放什么风筝啊?”

    “好不好嘛,就放一次。”小白撒娇地説。

    “好吧,就这一次啊。”“娘娘,听説前面不远的地方有一个小镇,镇上做奇石生意的人很多,我们就去那里买风筝,顺便也可以打听一下奇石的行情啊。”小白説。

    一个小镇,长长的石板老街。两边的店铺挂着五彩六色的风筝。

    “老板,这只风筝多少钱?”

    老板一抬头,见是两位漂亮的白衣姑娘。

    “姑娘想放风筝啊,看你们两个这么漂亮,便宜卖给你们了,五文钱。”

    “谢谢老板。”小白付了钱,将风筝拿在手里左看右看,爱不释手。

    白衣飘逸,长发披肩,在这样的小镇走过,吸引了很多人的目光。

    小镇的尽头,一座圆孔小桥。

    “啊呀,这两位姑娘真是天仙啊。”

    白素贞和小白刚走上小桥,就见桥中间站着三个人。中间的一个好像是公子,另外两个好像是家丁。

    “这位公子能不能让一下。”白素贞和小白走到桥中间的时候,被三人挡住了,小白客气地説。

    “两位姑娘,本公子想请你们喝茶,能赏个脸吗?”那公子摇着折扇説。

    “我们公子那是当地首富。”一个家丁説。

    “错了,应该説是当地首富赵百万家的赵公子。”另一个家丁説。

    “你们什么赵百万的跟我们有什么关系,我只是想让你们让开,让我们过去。”小白説。

    “两位姑娘,本公子尚未婚配,不如你们两个嫁给本公子,吃香的喝辣的,享不尽的荣华富贵。”那公子笑嘻嘻地説。

    “这位公子,我们只是来走亲戚的,不谈什么婚嫁,麻烦让我们过去。”白素贞説。

    “啊呀,这位姑娘有成熟的美,那位小姑娘有纯真的美,我太喜欢了。”公子仍然笑嘻嘻地説。

    “姐姐,你看。”小白説。

    白素贞使了一个眼色。

    两人轻轻挥手,只见两团白雾弥漫小桥。接着扑通三声,三个人掉入河中。

    小白拍着手,哈哈大笑。白素贞也是微微笑着。

    出了小镇,来到一片田野

    风筝飞起来了,小白牵引着风筝欢快地跑着,白素贞看着她欢乐的样子,也笑了。

    “姐姐,快来看。”小白叫着。

    白素贞飘然而起,然后轻轻落下来。

    一座已经残破的坟墓出现在眼前。

    许汉文之墓几个字映入眼帘。

    这碑有一半已经埋入土里,只有上半部分露出泥土。

    白素贞的心一下子伤感起来。这是许仙的坟墓?

    小白説:“娘娘,天下名字相同的很多的,可能是和许公子名字相同的另外一个人吧?”

    白素贞没有回答,伏下身来,将埋在石碑下半部分的泥土扒开,下面的碑文显露了出来。

    镇江府保和堂店主的字样出现了。

    “是他,是他。”白素贞喃喃着,眼里已经含满泪花。

    “娘娘,许公子的坟墓应该藏在镇江府啊,怎么会在这荒郊野外。”小白説。

    “想来我被压在雷峰塔下,他便四处流浪,病死他乡,不知道是哪一位好心人将他安葬的。”

    “都是那该死的法海,要是让我碰到他,将他碎尸万段。”小白狠狠地説。

    一阵清风,吹动了白素贞的衣衫和长发。

    “娘娘,好奇怪啊,这风怎么只吹你,不吹我?”

    “官人,是你吗?”白素贞站起身来,在清风里问道。

    清风发出声响。

    “官人,真的是你?你为什么不投胎重新做人,那样我还可以起找你,我们还可以重续情缘。”白素贞泣不成声。虽然在昆仑山的时候,她説许仙是一个懦夫,如果让她重新选择的话,她一定不会再选他。但是当她真正面对已经化作清风的许仙的时候,她有情不自禁。往日的甜蜜和悲伤一起涌上心头。

    清风仍然发出声响。

    “许公子,你为什么非要化作清风呢,如果投胎做人,还可以和娘娘再相见啊。”小白对着清风説。

    清风的声响如同哽咽。

    “官人。”白素贞终于放声大哭起来:“这八百年来,素贞日夜思念和盼望,就是想和官人相聚的一天,但是你为什么选择逃避,为什么抛弃以前的夫妻情分。”

    清风走了,悄悄地走了。

    “官人,官人。”白素贞身子飞起,追着清风而去。小白也飞起来,追着白素贞而去。

    清风消失了,消失得无影无踪。

    “官人,官人。”白素贞在荒野上空徘徊。

    “娘娘,许公子已经走了。”小白説。

    好久,白素贞恢复了平静。

    “小白,官人的坟残破不堪,我们去修补一下。”

    “娘娘,我听您的。”

    两条白色的身影在空中让许仙的坟墓飞去。

    “娘娘,你看。”

    只见许仙的坟墓前一个穿着白色长衫的书生正在祭拜。

    石碑前放着几样水果。

    两个美丽的白衣女子不知道什么时候立在他的身后。

    他回过头来,施礼説:“两位姑娘,小生这厢有礼了。”

    白素贞看着书生,白里透红,长得很是清秀,只是不知道他为何祭拜许仙。

    “请问公子和这坟墓中人什么关系?“白素贞问。

    “姑娘有所不知,这坟墓之中的人乃是原镇江府保和堂的店主,只因他娘子水漫金山,被压雷峰塔下,他悲痛欲绝,四处流浪,最后倒在这里,当时,我的祖先也是开药店的,那天正好路过这里,将他扶起,只是他已经奄奄一息,他简单地告诉我的祖先自己的经历后,便断气了,遵照他的遗愿,我的祖先将他就地安葬,而且时时来祭拜,这个传统一直延续至今,只是这里的一个恶霸赵百万听説这坟墓里藏的是许公子,经常派人来毁坟墓,他们毁坏后,我就来修整,几经反复,许公子的坟墓只能这样了。”年轻公子説。

    “这赵百万太不像话了,竟然跟死人作对。”小白气愤地説。

    “请问公子尊姓大名?”白素贞问。

    “在下姓李名文。”

    “李文,这个名字好听。”小白説。

    “公子,我们一起将许公子的坟墓修整一下可好?”

    “姑娘,好是好,只是现在没有工具啊?”

    白素贞对着一棵小树轻轻一指,只见那棵小树立即变成了一把铁锹。

    小白见白素贞变出了一把铁锹,也跟着将一棵小树变成了一把铁锹。

    李文惊得目瞪口呆。

    “李公子,你感到奇怪了吧?实话告诉你,我们两个是神仙。”小白笑着説。

    “李文近日得见两位仙女,真是三生有幸。”李文又施了一礼。

    “李公子,説话直接一点,不要这么酸了吧唧的好不好?”小白説。

    “好的,好的。”李文忙説。

    “李公子,你不要听她乱説,我们不是什么神仙。”白素贞説。

    “两位姑娘客气了,不是神仙,怎么能将小树变成铁锹?”

    “李公子,实不相瞒,这坟墓里的人乃是我的相公,因为你的祖先有恩于我相公,我也就不对你隐瞒了。”白素贞説。

    李文十分惊讶“姑娘真的是八百前水漫金山的白素贞?”

    “是的,我就是当年水漫金山,后来被压在雷峰塔下的白素贞。”

    “原来是白娘娘,失敬,失敬。”李文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