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十章

    更新时间:2016-06-28 13:30:03本章字数:2074字

      “老爷,时辰不早了。”管家在赵百万的身边説。

    “两位姑娘,拜祭已经结束,我们就先回去了,不知两位姑娘是否有兴趣到府上小住?”赵百万説。

    “多谢赵老爷的美意,我们漂泊惯了,就不去府上打扰了。”白素贞説。

    “那好,我们就此别过,两位姑娘如果有时间,可以随时到府上找我。”赵百万説。

    赵府一班人的身影消失在视线之中。

    “娘娘,这赵风光不是个东西,没有想到这赵老爷还通情达理。”小白説。

    “小白,知人知面不知心,你不要被他的表面迷惑了。”

    “娘娘,难道他是一个伪君子?”

    “在他不知道我是白素贞的时候,态度恶劣,但是当他知道我就是白素贞后,态度马上就转变了,其实他的心里并不是真正的对我们好,而是畏惧我们的法力罢了。”

    “这人间的人真是太坏了,那为什么我们还对他这么客气?”小白説。

    “我们不会长期在这里,但是官人的坟却一直在这里,我还不是为了官人的坟,我是怕我们真的跟他彻底翻脸,等我们走了以后,他变本加厉地毁坏官人的坟。”

    一阵轻风。

    “娘娘,您刚才施展了法力,让风停止了,怎么现在还有风?”

    “是官人,是官人,只有他能够不受我的法力的限制,能自由来去。”

    “许公子,许公子。”小白叫道。

    轻风发出微微的声音。

    “娘娘,真的是许公子。”

    轻风走了,一切恢复平静。

    “也许我刚才的分析是对的,官人其实一直都在暗中跟着我们,他刚才出现,好像是赞成我的分析。”白素贞眼里已经有了泪花。

    白烟,平地上冒起了白烟,越来越大。

    “娘娘,你看!”小白指着从地里冒出的白烟説。

    “白素贞。”一声苍老的声音从白烟中发出。

    散了,白烟慢慢散了。

    出现了一个白胡子的老头,拄着一根弯弯曲曲的拐杖。

    “请问老人家是······”白素贞问。

    “老人家,你住在地里啊?”小白问。

    “白素贞,小神乃是当地的土地。”老人説。

    “原来是土地神,白素贞有礼了。”

    “原来你是人间常説的土地公公啊?”小白説。

    “请问土地神,这赵百万屡次三番地毁坏我家官人的坟,你怎么也不管一管?”白素贞问。

    “白素贞,小神只是一个小小的土地,法力有限。”

    “土地公公,那赵百万只不过是一个凡人,你怎么管不了他?”小白问。

    “两位姑娘有所不知,这赵百万和离这里一百多里外的黑风山的黑风怪有交情,这黑风怪乃是一只修炼千年的狗熊,法力高强,小神根本不是他的对手,另外,这赵百万和镇江金山寺的方丈法正也有交情,这法正佛法高深,小神也不是他的对手,不瞒两位姑娘,小神在这里做土地,也是受窝囊气。有一次,就因为他派人前来毁坏许公子的坟,我去找他论理,他表面跟我道歉,暗地里却找来黑风怪将我打伤,我养了三个月的伤,身体才恢复。”

    “我刚才看他还是蛮和善的,没有想到这么可恶。”小白説。

    “土地神,我们这次到江南来,主要是采集奇石,为王母娘娘在昆仑山上建造瑶池,听説这个小镇做奇石生意的人多,就过来看看了。”白素贞説。

    “这个小镇叫青山镇,镇里奇石生意做得最大的就算这赵百万了,其他一些做奇石生意的人,都是听赵百万的,所以説,虽然説这青山镇上有一大半的人做奇石生意,但是却是赵百万一人説了算。”土地神説。

    “土地神,只是不知道他们的货源从哪里来的?”白素贞问。

    “黑风山一直产上好的奇石,原本是当地的商人开采,后来赵百万勾结黑风怪,让黑风怪来到了黑风山,霸占了奇石的开采,这黑风怪本来没有名字,到了黑风山后,自己起了一个名字叫黑风怪。”土地説。

    “这个狗熊精,自己给自己起名字也不起个好名字。”小白説。

    “小白,看来我们会有麻烦了。”白素贞説。

    “娘娘,你是説这赵百万不会善罢甘休?”小白説。

    “是的,不但我们会有麻烦,那李公子也会有麻烦。”白素贞説。

    “那我们赶快去找李公子吧!”小白説。

    “两位姑娘,跟我来吧!”土地神説完,钻进地里。

    白素贞和小白也跟着他钻进地里。下面是一条地道。

    三人走了一段时间,土地神停了下来説:“两位姑娘,上面就是李文的家,我们上去吧!”

    白烟弥漫。

    三人出现在李文家的门前。

    “有人在家吗?”小白叫道。

    “肯定有人在的,你们看,这院门还开着呢。”土地神説。

    “有人在家吗?”小白又叫道。

    这时,一个老妈妈走了出来。

    “你们找谁啊?”老妈妈问。

    “请问这是李公子的家吗?”小白问。

    “是啊,你们找我家小文啊?他今天出去一直没有回来。”老妈妈説。

    “他不是早就回来了吗?”小白説。

    “没有啊,我一直在家里的,没有看见他回家啊。”老妈妈説。

    “坏了。”白素贞説。

    “娘娘,怎么了?”小白问。

    白素贞将小白拉到一边説:“这李公子将我们带到赵府后,就説回家的,到现在都没有回家,我估计他已经被赵百万派人抓进赵府了。”

    “那我们赶快去救李公子啊!”小白説。

    “这事不能让老妈妈知道。”白素贞説。

    “你们在説什么啊?谁被抓进赵府了?”老妈妈问。

    “没有谁被抓进赵府,您老听错了,老妈妈,我们走了。”小白説。

    “既然来了,就在我家吃饭吧!小文一会就会回家的。”老妈妈説。

    “不了,我们还有事,下次一定来您家吃饭。”小白説。

    三人离开李家,看看四周没有人,在一阵白烟中钻入地下。

    “两位姑娘会变化吗?”土地神问。

    “实在惭愧,我只能恢复原形,没有修炼过变化之术。”白素贞説。

    “我也只能恢复成一只兔子。”小白説。

    “我也一样,只能恢复成一尊塑像。”土地神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