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一章 飞羽

    更新时间:2016-06-30 16:57:21本章字数:3368字

    寒冷的冬天,风寒刺骨,雪花片片飞落,洒落人间,将大地素裹银妆。

    小道上,许多的过路之人冷的瑟瑟发抖,薄衣破裤,一步一步往他们想要去的地方迈进。 

    飞羽一人一骑独行,薄薄的青衫显得陈旧泛白,发髻已被白雪覆盖。

    若是细心的内行之人一定能够发现一些端倪。

    衣薄却不觉寒冷,雪花盖头却不融化!这是内力已臻收发自如之境界才能做到如此地步。 

    看着路边经过的人窘迫的境地,飞羽脸上不无伤感,但奈何他身单力薄,且此地荒凉,就算他能施舍,对这些人也没有多大的帮助!唯一有帮助的或许就是将他自己的坐骑施舍出去了。

    一声叹息,飞羽无奈前行,再不作无谓的怜悯。 

    半个时辰之后,飞羽策马从小道转入了官道,不料前方路边竟有一茅棚,而茅棚之外还停放着一辆马车还有几匹骡马。 

    飞羽赶马走近,这才看清原来这茅棚竟是一家小店。小店里有着五六张桌子,其中有三桌都坐了人,一眼看去尽都差不多是江湖人士打扮。 

    飞羽眼尖,瞧见了那马车上插着一支小旗,料想着这马车与那几匹骡马应该是跑江湖的。 

    跑江湖的也被称为走镖的,也就是所谓的镖局。 

    这种荒山野岭的居然还有小店,看来这做生意的也是聪明之人,特别是这种寒冷的天气里,路过的谁不想找个地儿落脚歇息歇息。 

    飞羽下马,缓步往小店走进去,也不说把马儿拴一下什么的,难道就不怕马儿跑了? 

    马儿没跑,悠哉悠哉的往那几匹骡马处走去了,似乎是要跟同类打招呼亲热亲热一番。 

    飞羽的到来并没有小二前来招呼,甚至到落座了也没有店家来问候一声。 

    瞥了一眼茅棚的里面,只见一对中年夫妇正在忙碌着。 

    “店家,可有馒头?”飞羽朝里面喊了一声。 

    “有嘞,客观稍等。” 

    里面的妇人忙活中应了一声,却也没有要出来的意思。

    “我要一百个。”飞羽说道。 

    此话一出,邻桌的江湖人士无不侧脸看了过来,脸上都有些诧异。 

    此地离苏州已经不远,若是策马赶路,不用四个时辰便能到达,飞羽居然张口就要一百个馒头自然让人诧异了,加上这大冬天的他居然只穿了一件单薄的衣衫,怎么看都给人一种怪异的感觉。 

    飞羽神情淡然,对他人的目光视若无睹,自顾自的眼望着外面冉冉飘落的雪花,似乎雪是一道美丽的风景。 

    店家听到飞羽要这么多馒头后也是诧异,在询问了一遍确认之后就没说什么了。

    等待,是漫长的,无聊之际飞羽只能是偶尔打量一下隔壁桌的这些客人们,目光最后落到了外面一桌的那年轻男女身上。 

    这一对年轻男女无论从穿着上还是举止上都显示着他们乃富人之家的公子小姐。男的二十上下,俊朗非凡。而女的则美丽动人,一双大眼睛忽闪忽闪的煞是灵动好看。

    似乎感觉到了飞羽的目光,少女居然转过了脸来,给了飞羽一个大大的白眼,眼神里不无鄙夷。 

    飞羽摇头暗自苦笑,只好移开了目光不再盯着人家姑娘瞧。

    许久后,飞羽所要的馒头终于好了,妇人用一块粗布包了一大包提了出来放到了飞羽的桌面上。 

    一次要这么多馒头,料想该是打包走人的,所以妇人这才包了起来。不过也幸好他们这店里馒头准备的充足,否则哪能这么快就能做好这一百个馒头。 

    飞羽接过,从里拿出了七八个馒头出来,向妇人要了一壶热水后就在店里填饱了肚子,随后结了帐,提着一包馒头离开了小店,牵上马儿往来路回去了。 

    飞羽的举动很明显,那是要给来路上碰到的那些人送吃的,否则也不至于买这么多馒头。 

    行走江湖须有侠义心肠,飞羽算不上什么侠者,但仁慈之心还是有的。 

    被施舍的人无不对飞羽数言感激,夸其厚道有侠者之风。然飞羽对这些夸赞只是淡然处之,没有将自己所作之事当成莫大的善行。

    江南,当属苏杭两地最为富庶,不仅人美水美,风景名胜更是数不胜数。 

    雪花弥漫,街道上显得冷清,飞羽驱马缓行,留意着街道两边可有住宿之地。 

    正寻找间,前方一家客栈的招牌映入眼帘,客栈之名让飞羽顿觉眼睛一亮。 

    有间客栈? 

    如此古怪之名颇为让人注目。来到客栈前,飞羽飞身下马,里面顿时就有小二出来相迎。 

    此时已是傍晚时分,飞羽吃过了饭,要了一间房间,舒舒服服的洗了个热水澡后就早早入睡了。 

    这大雪天的街道那么冷清也没有什么好逛的,躲在温暖的被窝里才是最大的享受。 

    第二天接近了中午时分飞羽这才起床,用身上最后的银子付了房前吃了饭就离开了客栈,漫无目的地牵着马在街上游走。 

    雪还未停,囊中却已羞涩,这种窘迫的时候若是不偷不抢,想要活下去就只能找东家,否则别无他途。 

    逛了大半圈,飞羽最终停在了一家镖局之前。

    镖局,是一个靠武艺,靠力气的地方,它不像其它的地方一样要有手艺才能存活。只是就不知道这大冬天的这镖局还要不要人? 

    大门虚掩着,飞羽下马上前去敲了敲门,然而久久的却是无人回应!看来这镖局是没有什么看门之人了。 

    “有人在吗?”飞羽推开大门,探着脑袋朝里望了望,喊了两声。 

    没人回应,飞羽又喊了几声,良久后这才有人从里面走出来了,那是一个朴素的中年人。 

    中年人微蹙着眉头,裹着厚厚的大衣,疑惑的看着门口的飞羽问道:“你是何人?有事?” 

    飞羽微微一笑,拱手:“打扰了,我想请问一下,贵镖局可还要人否?” 

    原来是来找事做想打长工的呀!中年人恍然,走到飞羽身前,上下打量了几眼后挥手道:“你也不看看现在啥时候了?都快过年了还要什么人?不要了不要了,赶紧走吧。” 

    飞羽愕然,微笑拱手:“那打扰了,在下告辞。” 

    说完已经转身走了,要去寻找下一家去。 

    谁知刚转身还没走出几步,迎面就走来一个年近六旬的老者。看他的穿着也不像是有钱人家,给人平平凡凡的感觉。 

    俩人擦肩而过,老者只是疑惑的看了飞羽一眼,走到中年人身前便问:“何事?”

    中年人含笑回应老者:“没啥事,这人是来问我们镖局要不要人的,我见已是年关了,所以就回绝他了。” 

    老者哦了一声,转过身,看向已经骑上了马背正要离去的飞羽,沉吟一下后霎时招手道:“这位小兄弟可是有难处?” 

    正要离去的飞羽讶异的转过脸与老者对视,看了一眼那中年人后便轻轻点头:“初来此地,盘缠用尽,所以想找位东家打打长工混口饭吃。” 

    老者微微笑了笑,点点头道:“江湖上,谁都有落魄之时,小兄弟不妨留下罢。” 

    “哦?”飞羽讶异的打量了几眼老者,目光落到了那中年人脸上。 

    中年人会意,连忙介绍道:“这是我们局主凌傲天凌老爷,老爷既然让你留下,那就留下吧。” 

    飞羽再次哦了一声,惊讶的拱手道:“原来是凌老爷!飞羽这厢有礼了。” 

    凌傲天轻轻颌首,对中年人交待道:“老吴你来安排好了。” 

    “是,老爷。”吴方连忙应声。 

    凌傲天再次看了一眼飞羽后就往镖局走进去了。 

    吴方对看着凌傲天背影的飞羽喊道:“还看?跟我进来吧。” 

    飞羽点点头,下了马,随吴方进去了。 

    有人收留了,飞羽自然松了口气,不过让他很诧异的是,原本吴方给他安排的是下人居住的房间,结果没想到没多久后吴方又回来了,还给他安排了一间上好的房间给他居住,这完全是对待客人的待遇。 

    由此飞羽不得不赞叹凌傲天待人之善,想必他的名声在江湖上也颇有口碑吧。 

    飞羽所想不错,凌傲天的名声在江湖上的确挺大。他虽是开镖局的,但在江湖上待人却是和善忠厚。若是有江湖之人前来忠义镖局求助,喊出凌傲天的名字,镖局之人也必有所助。 

    这是凌傲天成立镖局以来所奉行的侠义之行,也正是因为他的侠义之风,让忠义镖局所走的镖极少有人敢动的,无论是走南闯北,一些绿林好汉都会给忠义镖局几分薄面而放行。

    凌傲天膝下有一儿一女,都是人中龙凤,也许是因为凌傲天为人为标榜的缘故,他的儿女都秉承着他的道义之风,在江湖上也是小有名气的人物。 

    飞羽在忠义镖局一呆就是五天,这五天里他根本就没做过任何事情,不是他不想做,而是没人安排,这不,转眼就已经到了年关了。 

    这一天,镖局里里外外都掌起了大红灯笼,鲜红的门联贴在大门上,因大雪已经停止,镖局里镖局外的街道上都热闹了起来,过年的气氛彰显无余。 

    看着下人们忙忙碌碌,飞羽无所事事的在院子里走动。因为无人熟识,也没人跟他打招呼,如此让他也乐得自在安静。 

    闲的没事做,飞羽不知不觉就走到后院了,后院里有一片场地,场地的四周都种满了各种花草,只可惜现在是冬天,并没有鲜花盛开,有的只是一些四季常青的各种奇异不知名的植物。 

    还未走近场地,飞羽霍然就听到了铿锵的剑击之声,那是有人在过招的打斗之声。 

    镖局里自然是不会有人斗殴的了,那么也就是有人在练武切磋了。 

    举步走近,透过一株开满了洁白花朵的梅树,飞羽赫然看到场地的中央处一黑一白两道人影正纵跃交错着互相喂招切磋。 

    飞羽怔了怔,却发现他居然见过场中的那一黑一白俩人! 

    那俩人不正是来时那官道上茅棚里吃饭的年轻那女么!原来他们居然就是忠义镖局的人?而且还可能是局主凌傲天的亲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