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回 你要向她道歉

    更新时间:2016-07-04 19:04:23本章字数:3162字

    “对不起,我并不认识你。而且,我也不是什么小姐。”欣然冷冷地答道,还特别在“小姐”两个字上加重了语气,随即兀自回过头,继续数她的星星。

    华曜的眼神微微暗了一下,微微皱了一下他那好看的浓黑眉毛,随即明白了她为什么生气,继而眼中的自信重又执着地燃烧起来。

    他又往前走了两步,更加温和有礼地说道:“对不起,这位美女,刚才是我唐突了,我可以问问你的名字吗?”

    一种好闻的龙涎香味儿盈满了欣然的鼻尖,她得承认这是她闻过的男人身上最好闻的味道了。可是她却皱了皱眉,说道:“你有必要知道吗?第一我并不是什么所谓的美女,第二我不喜欢和陌生说话。”

    “可是,我们已经不算是陌生人了呀,因为这已经是我们说的第三句话了,我们应该算是有一面之交了,可是我却还不知道美女的芳名,这样不是太没有礼貌了?哦,要不,我先自我介绍一下,我叫景华曜,是……”华曜微微抿了一下薄唇,并不生气,而是继续耐心地说道。

    可是欣然却没有耐心了,一种不好的直觉告诉她,这个男人恐怕会很难缠。她恼怒地打断他的话,说道:“你还有完没完?我已经说了,我并不是什么美女,我也不习惯和陌生人说话,你所谓的说了三次话就不是陌生人的无礼逻辑对我一点作用也不起。”

    说这话,欣然就想越过这个讨厌无礼的男人,向大厅走去。

    “对不起,对不起,我收回我的话,请你不要生气,好不好?美……哦,不,这位才女。”可是华曜却比她还快地将身子一横,挡住他的去路。

    他的脸上依然是那种迷死人不偿命的笑容,相信这世界上的女人没有几个能对他这样的笑容具备免疫力。就算有,恐怕也算是稀有动物了。而竺欣然却偏偏是那为数不多的稀有动物中的一个。

    竺欣然愤愤然地看着他,可她得承认,这个男人长得实在太美了,美到让她不能用其他的语言形容,甚至美过了她的萱哥哥。

    这是典型的豪门纨绔子弟调戏女孩子的把戏,也许别人会甘之如饴,乐在其中,可她却只能愈发讨厌他。

    欣然微微蹙起远山一般的绣眉怒道:“我更不是什么才女!请你把路让开,你知道有一句话吗?”

    “哦?什么话?”华曜饶有兴趣地问道,同时心中慢慢升起了希望。

    “那叫做——好狗不挡道!”欣然微微撅起红樱桃一般的朱唇,一字一句,字字铿锵,句句掷地有声地说道。

    顷刻间,华曜石化在当场。

    能把他当成狗来骂的人恐怕还没有生出来的了吧?哦,不不,眼前这位小姐不就是吗?

    看着华曜目瞪口呆的模样,欣然忽然觉得很解气,她挺起胸,扬起手臂,正要大踏步的往前走的时候。

    忽然一只有力的手臂从身后伸过来,牢牢箍住了她的腰。

    “啊!你要干什么?快放手,你再不放手,我就喊非礼啦!”欣然心儿一缩,大声喊了起来。同时双手拼命拍打着对方的胳膊,用力挣扎着。

    然而,她的这些举动无异于以卵击石,华曜的胳膊就像刚打铁铸的一般。

    与此同时,华曜那张美丽无铸的俊脸无比近地凑到了她的眼前,喃喃说道:“你若敢再喊,我就吻你,你信不信?”

    “我不信!”欣然脱口而出,然而当最后一个“信”字说出口的时候,她马上就后悔了,因为眼前这个妖孽一般的男人那自信的面容完全说明了,他是说得出做得到的。

    “好,不信,那就让你尝尝我的味道吧!”华曜启唇一笑,那洁白如玉的牙齿,在明亮月光的映衬下 竟然像宝石一般的美丽。

    欣然忽然有了一种眩晕感,但继而她马上清醒了过来,此刻,那张俊脸正朝着零距离的记录向她靠近着。

    “曜哥哥,你在干什么?”忽然一声河东狮吼,犹如晴天霹雳一般地袭来。

    欣然和华曜都不由自主地身子一震,欣然更是险些摔倒,可华曜那有力的臂弯却牢牢支撑着她,让她马上就站稳了脚跟。

    华曜微微皱着眉,不屑地看向前方三米开外站着的冯莎莎,她的身后跟着她那一众的追随者,他们此刻正用匪夷所思的目光望向了他和欣然。

    立刻一种厌恶的情绪在他的心中升腾开来,他无比讨厌这伙人搞乱了他等待了多少年的这个和竺欣然的美好会面。

    他一会儿一定要去质问罗健,就是那个五官精致,相貌英俊的跟班儿。他是他的好兄弟,也是他多年形影不离的助理。

    不是罗健说的,只要冯莎莎看到这条法国大师精心设计的限量版红宝石项链就不会再来缠住他的吗?可眼下这形势,是怎么搞的?

    “我没干什么呀?不过是你的这位朋友,险些摔倒,我在这儿扶着她罢了。”华曜微微一笑,揽着欣然手臂的手却丝毫也没有松懈。

    欣然只觉得脸儿一阵发热,她还从没有当着这么多人的面与一个异性如此近距离地接触。就算她的萱哥哥也不例外,平常他们一起出去的时候,至多拉拉手而已。

    “她根本就不是我的朋友,谁知道是哪里来的野鸡?”冯莎莎立刻把恶毒的目光盯向了欣然,她的话更是恶毒得让人不寒而栗。

    这句话也是弄得欣然心头一震,这个冯莎莎怎么可以这么说话?

    她今天晚上到这里,送上了生日礼物的时候,明明还是一位世伯郑重地向冯莎莎介绍自己的,当时,冯莎莎还满面春风的说:“欢迎,欢迎,认识你很高兴”呢!

    欣然向来和蔼温婉的面容渐渐变了颜色,她可以与世无争,她可以独处一隅,但这绝不意味着她可以随时受别人的侮辱和欺凌,她抿了抿红唇,正要质问冯莎莎的时候。

    那个令他讨厌的男人却依然操着那低沉富有磁性的好听声音开口了:“冯莎莎,你真的很让我失望,听着,轻人者自轻,真想不到这么难听的词汇居然从你的口中说出来!走,欣然咱们走!你说出的那个词汇,就等于再说你自己!”说到最后几个字的时候,他已经特别加重了语气。

    这顶级帅哥的话就是有极度的威力,他的话一出口,所有的人都不自觉地把震惊的且有些厌恶的目光看向了冯莎莎。

    说完,华曜就兀自揽着欣然越过了她们。

    这下轮到欣然石化了,“他怎么知道她的名字?那他刚才还明知故问?”

    欣然觉得双脚都不属于自己了,她就像一只木偶被华曜揽着跌跌撞撞地往前走。

    冯莎莎木了半晌,眼泪差点奔涌而出,继而就转过身,有些惊慌失措地喊道:“不,曜哥哥,你误会我了,我只是喝酒喝多了,有些口不择言罢了,我错了,错了,请你原谅我好不好?”

    华曜依然不肯放慢脚步,头也不回,看也不看地继续揽着欣然往前走。

    “曜哥哥,你不要这样,好不好?今天可是我的生日,我等了你整整一晚上,足足喝了六大杯红酒了!”冯莎莎再次在身后哀求着,她甚至完全不顾周围的那些朋友,以前她可是特别在意自己在这些朋友面前的形象的,她更是始终保持着高高在上,矜持大小姐的风度。可是今天,因为有了这个叫什么“欣然”的女人出现,就把这一切全都破坏了。

    果然,周围的宾客都有些看的傻眼了,这还是他们认识的那个总是以典雅高贵形象出现的冯大小姐吗?如此卑微地去求一个人,实在太让她们大跌眼镜了。

    然而纵使冯莎莎完全不顾自己的形象了,华曜却是丝毫不为所动,他那只有力的手臂,牢牢地揽住了芷君的腰肢。坚定地往前走。

    “曜哥哥,求求你,不要走!你到底要我怎么做,你才可以原谅我呢?”冯莎莎的心在一瞬间就像被摘走了一般,她紧跑几步,伸出手抓住了华曜的衣襟,用低到尘埃中的语气来求他。

    这样的声音,让欣然听到都觉得有些不忍。然而回想起她方才骂自己的那句话,她不自觉地又狠起了心肠。能用如此恶毒的语言骂人的女孩,她的心也绝对不会善良。

    可是,眼看着这个讨厌的男人紧紧揽住自己,让自己莫名其妙地加入了他们的争吵之中,她这是何苦呢?她现在只想挣脱这个男人的束缚。

    “我说,这位先生,既然这位小姐苦苦哀求,你就应该答应她才是。”欣然低声地在华曜的耳边说道。

    华曜也不理会她,倒是停住了脚步。

    “曜哥哥……”冯莎莎一阵欣喜,然而她的话还没有说完。

    华曜却冷冷地说:“你用不着让我原谅你,你冒犯地是竺小姐,你要诚挚地向她道歉。”

    “什么?向她道歉?”冯莎莎睁大了眼睛,她长了这么大,除了景华曜,她还不曾向任何人低过头。

    “你不想道歉,那好吧,欣然我们走。”华曜却丝毫也不给冯莎莎考虑的时间。

    “不,曜哥哥,你不要走!我……道歉就是了!”冯莎莎简直不知道这句话是怎么说出口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