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三回 翩翩起舞

    更新时间:2016-07-04 19:06:05本章字数:2971字

    “好哦,我等着。”华曜却是痛快地转过身,一本正经地盯着冯莎莎,那眼神的认真态度,简直像第一天入学的小学生。

    “曜哥哥,真的要这样?”冯莎莎紧紧咬着嘴唇,痛苦且委屈的泪水一直在眼眶中打转。

    这……这到底是什么情况?为什么她挚爱的曜哥哥,竟然要在她的生日宴会上,让她公开跟这么一个卑贱的女人道歉?

    “看来你是没有诚意喽?”华曜轻轻眯起了眼睛,这好看的表情却不知为何有了更多威胁的意味。

    欣然再次去拉华曜握在自己腰肢上的手,然而他的手就像牢牢粘在了腰上,而她的这个动作无疑在冯莎莎眼中,被看成了是对她的示威。

    “竺欣然,你这个贱货,我记住你的名字了,你给本小姐记住,你今天欠下我得帐早晚我会一笔笔地讨回来。”如果可能的话,冯莎莎早就冲上前去将欣然那张无辜的脸庞撕个粉碎了。她的双目像要喷出火来,然而在华曜的面前,她只能极力控制自己的情绪。在心里恨恨地骂着,表面上却不敢说一句话。

    “欣然,我们走!”华曜继续说道。

    “谁要跟你走?我根本就不认识你!”欣然焦急地在他耳边低声说道,她真是恨死了这个男人,这个男人分明是把她当成了他自己和冯莎莎调情的工具。她怎么这么倒霉呢?早知道这样,她就应该放下礼物就离开。就不至于趟这浑水了。

    “竺小姐,对不起!”忽然,冯莎莎大声喊了出来。

    “竺小姐,对不起!”仿佛害怕华曜听不清楚,她又大声地重复了一遍。

    “还说不认识?那我是怎么知道你的名字的?而且我们还如此亲热,并且是在大庭广众之下?”华曜却是振振有词。

    他这一句一句的,简直把欣然弄懵了。

    “这……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嘘——”人群中不由自主地发出了一阵嘘声。

    高高在上的冯大小姐,振华集团的掌上明珠,竟然在自己的生日宴会上,当着众宾客的面给一个姓“竺”的并非豪门名媛的小姐道了歉?这样的消息,明日就会在名媛豪门圈里传开,相信,一定和某个明星和某个豪门贵族发生关系具有同等的震慑力量。

    “哦,没关系,没关系,我知道这只是一个误会,我马上就离开这里,冯小姐,你尽可以和这位先生跳舞。”冯莎莎眼中氤氲的泪水瞬间就让欣然的心软得一塌糊涂,她连忙摆着手说道。

    可事实证明,这完全是欣然的一厢情愿。

    “好,莎莎敢作敢当很好,音乐呢?怎么都停止了呢?我要和竺小姐跳舞!”华曜的脸上带着浓浓的笑意,然而这笑却显然不是给冯莎莎的。

    众人还都目瞪口呆着,冯莎莎更是呆若木鸡。为什么?她整整等了一晚上的曜哥哥要和这样一个名不见经传的女子跳舞?他这么做,还当着众宾客的面,他这是把她的脸往哪儿放?

    倒是罗健很是机灵,他连忙几步奔到了乐队旁边,对着指挥耳语了几句。随后,音乐响起,但这次却是一曲轻柔舒缓的乐曲了。

    “MayI?”华曜的动作很是绅士优雅。

    我和你跳舞?我才没有那个病呢!这辈子除了宋亭萱,萱哥哥,她不会和任何人跳舞的。

    不过,这时候,这讨厌男的手臂已经从她的腰肢上拿开了,这是个很好的逃跑时机,此时不跑,更待何时?

    就在欣然迈开步子要逃的时候,那华曜就像老鹰捉小鸡一般的轻而易举地就将她的纤细腰肢重新捞了回来。

    这是一曲慢四的曲子,华曜的另一只手握住了欣然的手,顺势就着节奏优美地旋转起来。

    欣然就这么糊里糊涂地被他带进了舞池,他的舞技娴熟,动作更是优雅,她竟然情不自禁地就和她配合了起来。

    “你看,咱们俩天生就是一对最好的舞伴。”华曜俊美的脸上带着灿烂如朝霞的笑容,这样的他,真的美得惊人。

    而这样与之共舞的机会更不知是多少名媛淑女们梦寐以求的机会,可是在欣然的的眼里,却是那么的不屑。

    “你这人怎么这么不讲理?这么霸道?这么讨厌!”欣然一口气将自己能想到的骂人的话都骂了出来。

    只可惜,她从小就是知书达理的大家闺秀,在她的字典里更没有什么骂人的字眼儿。这些话语对于曾经叱咤江湖,久经磨难的华曜来说,简直就像挠痒痒一般,无形中又勾起了他对欣然不尽的爱恋。因为看着她撅着一张樱桃小嘴生气的模样,他真的爱得不行。

    他等这一天已经等了很久了,今天终于能够如愿以偿。就算欣然此刻并不接受他,又能怎样?他有的是时间和精力让她慢慢了解他。

    “喂,你倒是听没听到?你放开我,我要回家了。”欣然着急之下抬起脚就要踩华曜,然而却被他轻而易举地躲开了。顺势又是一个优美的滑步,这让观看的人只觉得他们的舞姿独特而优美。

    欣然又一直有所顾忌,不敢大声地说,故而她说的那几句话在别人的眼里也更像是在调情。

    众人就这么艳羡地看着这一对完美到极致的璧人跳舞,而那些名媛淑女们看向欣然的目光则更多的是羡慕,嫉妒,当然也有恨。

    冯莎莎就这么看着,看着。理智不断地告诉她,应走开,快点走开,然而她的双脚却像在地下深深地扎了根,如果可能的话,她更情愿自己的眼在这一刻能够瞎掉。

    “莎莎,咱们也跳吧!”忽然一个朗朗的声音在她耳边响起。

    她心中一阵恼怒,真想把所有的怨气都发在对方身上的时候,却霍然发现对方长着一张和华曜很相像的脸庞。她认识他,他就是华曜的二堂兄——景华明。

    他和华曜一样都有着显赫的家世,和英俊绝美的面容,只不过,这个景华明的身上比华曜更多了几分邪魅之气。

    冯莎莎把那团怒气往下咽了咽,她对这个同是景氏家族超级大帅哥,也实在发不起火来。

    “原来是华明大哥呀!”轻启朱唇,一丝笑意在她柔媚的脸上荡漾开来,貌似那个雍容典雅的冯大小姐又回来了。

    “华明,还大哥?你为何就不能像叫老三那样叫我一声明哥哥呢?”景华明意有所指地微微一笑,他眯起眼睛的样子实在很好看。

    冯莎莎的心却莫名地痛了一下,不由自主地再次望向了华曜和欣然。

    “哎呀,好啦,好啦,老三就是这样的,你越是想阻拦他做什么事儿,他偏偏就去做什么事儿?你懂得欲擒故纵吗?这个道理,我相信聪明的莎莎小姐应该明白吧?”景华明轻轻勾唇笑道。

    他的笑容也的确很迷人,是属于景家人专有的笑容,只可惜在冯莎莎看来似乎总少了一种灵魂的东西,一种足以让她动心的东西。

    但是对方的提议却是不错的,如此尴尬地站在这里,反而不如和景华明跳。

    “我让你用更加郑重的礼仪请我跳舞!”冯莎莎低声说道。

    “当然没问题了。”景华明说着,竟然单膝跪地,柔声说道:“MayI?”

    一刹那间,属于冯莎莎的特有的高贵因素都回转了,她高傲地扬起下巴,缓缓地伸出了手臂。但同时没有忘记,用眼角的余光打量华曜和欣然。

    华曜的双目自始至终就没有离开欣然,而那个欣然的舞姿却显得很是笨拙,有好几次,都是华曜为她圆场。

    “跳得比他们好,是你现在唯一可以做的。”景华明又在耳边低声说道。

    无奈之下,冯莎莎只能把注意力暂时从华曜的身上收回来,全神贯注地同景华明滑下了舞池。

    众人先是呆呆地看着两对璧人如高贵的天鹅一般在舞池中翩翩起舞,继而像是忽然醒悟了什么,也纷纷滑下了舞池。

    多次挣扎无果的欣然这一次只好放缓了语气,说道:“喂,你让我帮的忙,我已经做到了,和你跳完这一曲,你可以让我走了吧?”

    欣然心想:既然来硬的不行,那她来软的,求求他总可以了吧?

    “忙什么呢?亲爱的,这才是我们跳的第一支舞,怎么也要跳满三支舞才可以的吧?”华曜的星眸一闪说道。

    “什么?”欣然不自觉地抬高了声线,这个讨厌男怎么这么讨厌,不但要跟她跳三支舞,还改了这么肉麻的称呼,要知道,这个称呼是属于萱哥哥的,其他的任何人都不可以用的。

    一对在她们旁边跳舞的男女不自觉地看向了欣然,欣然立刻觉得脸儿像是发烧了一般的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