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四回 你是我的

    更新时间:2016-07-04 19:07:13本章字数:3189字

    “你到底是谁?你为什么这样戏弄我?”欣然只好耐下性子又把声调降了下来问道。

    “我是景华曜,关于我的身价,你随便打开电脑或是手机,不论你用哪种搜索引擎,都能查到关于我的身家背景。”华曜微微抿了一下薄唇,就这么一个不经意地看似很普通的动作,也会让人的心情不自禁地震撼一下。因为他实在是太美了,一举一动间都不自觉的流淌出美的元素。

    “好吧,我也没兴趣知道你是谁,我明确告诉你,跳完这一曲,我就要走,离开这里。这并不需要你的认可。”欣然忍不住皱皱眉,她平生最反感的就是这种用身份压人的豪门公子。

    “我要是不让你走呢?”华曜却是调皮地眨了眨眼睛,又拿出了耍赖的劲头。

    “你——”欣然一时气结,直到此时,她才发现自己是那么没用,面对这样的赖皮男人,她竟然束手无策,毫无办法。

    又耐着性子走了几个舞步,欣然忽然说道:“我有男朋友了,他是个很优秀的男孩子,你连他的二分之一都不如,我最讨厌你们这些豪门公子身上的铜臭气,比不得我的男朋友满身儒雅的书卷气,你想让我做你们的玩物,告诉你,你打错了算……”

    然而还未等欣然那最后一个字说出口,华曜俊美至极的脸庞就突如其来地地凑了过来,狠狠地,霸道地,不容拒绝地,吻上了欣然的红唇。

    欣然先是身子一颤,这完全超出了她的预料以及能应对的范畴。

    他的唇辗转摩擦着她的,火热而饥渴。

    而她,面对着突如其来的巨变,竟然像一个木头人一般地呆呆地站在原处。

    他先是在红唇外掠夺着她的芳香,继而就像长驱直入,到她的檀口中攻城略地。

    就在这一刹那,她才完全清醒过来,又羞又气的她,忍不住抡起手就要向他那张俊脸上挥过去。

    然而很不幸的,她的手却不知怎么就被他轻而易举地抓在了手中。随后很自然地将她的手臂别在了她的身后,继续认真地吻了起来。

    他越吻越强悍,简直令她应接不暇。更令她又羞又气,她的吻,她的唇,那可只属于萱哥哥的呀!可是现在却被这个可恶至极的男人霸占了!

    欣然简直有些欲哭无泪了。

    她努力地瞪大了眼睛,然而华曜那灿若星子的眼睛就近在咫尺,那样明亮美丽的一双眼睛,耀眼得令她不自觉地就重新闭上了眼睛。同时心底砰砰乱跳:这是怎样的一双眼睛呀?那样的深邃,她真的很怕一旦陷进去就再也无法自拔!

    她闭上眼睛的样子很美很美,让他想起了童话中的睡美人就等着他这位爱她的王子将他唤醒,他不由一阵欣喜,吻得愈发专注起来。

    “曜哥哥,你在干什么?”冯莎莎又是一声河东狮吼,不过这一次的分贝明显比上一次提高了好几个分贝,震得很多人都不由自主地一个颤栗。

    欣然也不例外,华曜注意到了欣然的明显不适,这才连忙停了下来。

    “对不起,对不起,我要赶紧离开这里。”欣然将头深深地低下,一想到在大庭广众之下,被这个讨厌男拉住强吻,她就要羞得无地自容。

    “对不起,对不起就行了吗?你这个贱货!”理智丧失的冯莎莎不由破口大骂起来。

    就算如此,冯莎莎对华曜也是丝毫也恨不起来的,她满腔的恨意都泼洒在欣然的身上。要不是这个该死的女人出现,现在和曜哥哥跳舞的人应该是她,被曜哥哥吻的也是她。

    冯莎莎胸腔里怒气奔涌,她完全不顾景华明的阻拦,大踏步地向着欣然奔了过来,今天她若是不狠狠地抽欣然几个耳光,这口恶气就出不来。

    然而,她的动作快。华曜的动作更快,他将身子一横,他宽阔的后背就如一座安全的城墙将欣然牢牢护在了里面。罗健的动作也快,几乎是眨眼之间,就挡在了冯莎莎的面前。

    “莎莎小姐,息怒,要知道愤怒是美女的头号杀手哦!”罗健一边伸出双手牢牢地挡住了冯莎莎的去路,一边调侃地说道。

    “你让开!让开!你再不让开,我就连你一起打!”冯莎莎跳着脚喊道,简直有些歇斯底里了。

    “莎莎小姐,你何必生那么大的气呢?别忘了,今天可是你的生日呀!”罗健继续和他周旋着。

    就在罗健拖延冯莎莎的时候,华曜已经稳稳地护佑着欣然大步朝院子里的那辆红色的法拉利而去。

    “曜哥哥,你给我站住!站住!”冯莎莎愈发急了,已经近乎于失态地喊了起来。

    身后的景华明却始终以一种玩味的目光看着眼前的这一切,他现在最感兴趣的就是华曜搂着的那个女人,他非常好奇,究竟这个女人究竟是怎样的来路,可以让一项对美女不感冒的景华曜可以如此作为。

    那个女子是个绝色不错,就算刚才离的远,他也看清楚了。可据他对老三的了解,就算如此出尘的相貌也不会成为成为老三如此作为的理由。

    然而华曜却对冯莎莎的叫喊充耳不闻,他迈着快速却稳健的步子,揽着欣然腰肢的手几乎将她腾空抱起,随即来到车子旁边,拉开车门,小心翼翼地将她放在车里。随后,他快速跑到另一边,跳上车子,锁上了车门。

    罗健这会儿也快速跑过来,他没有上车,而是去为他们打开了别墅的大门。

    一声响亮的引擎声起,车子像离弦的剑一般驶出了大门。

    这时的欣然才醒悟过来,方才冯莎莎的河东狮吼的确把她吓坏了,她真的怕那个母夜又会扑过来,一把将她撕碎。同时,她更是委屈,她到底做错了什么呢?怎么就招得冯莎莎如此嫉恨呢?她今日根本就没有想和那群人凑在一起,她只是静静地躲在一旁,任何人都没有去招惹呀?怎么会?怎么会就这样了呢?欣然越想越委屈,晶莹的泪水就像断线的珠子一般滚落下来。

    华曜一见欣然落下眼泪,立刻慌了手脚,他连忙将车停在路边,拿出一整盒纸巾塞在欣然的手中。

    欣然也不客气,扯过一张张纸巾抹着眼泪。

    “对不起,今天都是我的错,是我太唐突了,你不要哭了好不好?”刚才还是满心欣喜的华曜此刻万分后悔。

    这个能和欣然一起独处的时刻,他不知盼了多久,可若是知道,今日自己有些冲动的行为会给芷君带来如此的伤害,他更情愿像前几年一样,深深隐藏自己对欣然的深爱,默默地守候在她的身边。

    “你送我回家!”欣然渐渐止住哭声,擦干了眼泪。她方才四下望了望,这里是富人别墅区,是无论如何叫不到出租车的,她来的时候是坐王端端的车来的,如果不让这个讨厌男带自己回去,回家的这段路程,她就算走上三个小时,也到不了家的。再说,现在应该已经是晚上十点多了,她还从不曾试过一个人在这么晚的时候走夜路。

    “好!”华曜再不敢说什么,他如同得到女王的命令一般,重新启动了车子。

    在冯氏的别墅里,此刻正闹做一团。

    冯莎莎哭得稀里哗啦,众宾客都是一些年轻人,都不知该如何劝慰。只好请回了冯莎莎的父母,他们在不远处的另一栋别墅里,为了不妨碍年轻人在这里歌舞升平。

    有人打电话,把冯先生冯太太请了回来。冯先生名叫冯永利,冯太太名叫陈婉。

    “宝贝女儿,是谁欺负你了?”陈婉一进门就紧紧地将女儿搂在了怀里。

    陈婉年过半百,三个儿子都已成家立业,各自有了自己的爱巢,如今,膝下这有这个娇滴滴的女儿。

    “妈咪,是那个叫竺欣然的女人……”冯莎莎一边抽泣,一边断断续续地说着。

    “竺欣然?哪个竺欣然?”冯永利蹙眉问身边的管家。

    “哦,回老爷,就是那个明成公司董事长竺显生的女儿。”管家连忙回到。

    “哦,原来是他?”冯永利的眉头不由愈发紧皱了起来。

    “好啦,莎莎,先别哭了,看再哭坏了身子。什么竺欣然,木欣然的,回头让你爸爸给你出气就是了,你何苦作践自己的身子呢?”陈婉心痛地抚摸着女儿的后背。

    “各位,你们请听好了,今天的事儿,请你们一定给我守口如瓶,若是敢向外界吐露半个字,休怪我冯永利翻脸不认人!”冯永利随后板起脸,严厉地说道。

    “是是是,冯伯伯,冯伯母,我们都有分寸,不会出去乱说的。”众宾客连忙纷纷表示。

    “好了,天色也不早了,我也就不留各位了,请便吧。”冯永利随后摆摆手说道。

    随着这一声逐客令,这群穿着时尚甚至有些另类的帅哥美女纷纷坐上自己的坐骑,开车离开。

    冯永利特意走到景华明身边,笑道:“世侄,你这个堂弟也真是太不像话了,其实呀,我一直特别器重你,可我这个宝贝女儿就像是被你那个堂弟灌了迷魂药,我看这次,她应该吸取教训了。”

    景华明的脸上露出一抹得体的笑容,说道:“伯父,莎莎也是太痴情了。这怎能怪她呢?全都是我那个堂弟不好,您放心,我回去一定告诫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