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五回 车中强吻

    更新时间:2016-07-17 12:56:40本章字数:2104字

    “那可太好了。多谢你了,华明。”冯永利点点头,颇为赞赏地看着景华明。其实在景氏家族中,这个二公子才最是年轻有为的,出身高贵,母亲有法国的贵族血统,而这个二公子更是在美国加州最著名的一所经济大学毕业,他的文凭在国内也是炙手可热。在他看来,女儿跟了这样的人才更加有前途。可是自己那个糊涂的女儿呀,就偏偏看上了那个身世扑朔迷离的景家三少。实在令他头痛。

    “伯父,看您说的,莎莎是那么好的女孩子,又对华曜如此情有独钟,我倒是看着,华曜这孩子太过玩世不恭了,白白辜负了莎莎的这份深情厚谊。”景华明故意说道。

    “可不就是嘛,我这个女儿呀,真是太不省心了。”冯永利轻轻叹了口气,再次摇头,“她也不知道为什么就这么拧,其实往前走几步,不是有更好的男孩子嘛?”冯永利说着话,眼睛不自觉地就瞄上了景华明。

    景华明立刻一阵兴奋,几乎是表衷心般地说道:“伯父,您放心,我一定会默默陪在莎莎的身边保护她的。我也相信,莎莎只是一时意气用事,早晚她会明白您的良苦用心的。”

    “爸爸,您在干什么?我找了您好久了。”这时冯莎莎撅着嘴,从那边小跑着走了过来。一下子就缠上了冯永利的手臂。

    “哎呀,我这不是和景总谈话呢么?莎莎,你也太没有礼貌了,你那眼里就只有那个景华曜呀,说不好听的,他就是个……”冯永利把“野种”这个词在喉咙里叨咕了半天,最终还是没有说出口。

    “爸爸,我让您马上停了那个明成公司的订单,还有这什么破礼物,我才不要呢。”冯莎莎说着就用力拉扯一条真丝围巾,那条围巾正是欣然送给她的生日礼物。

    “莎莎,你这是干什么?还当着客人的面,你也不怕人家笑话。”冯永利的脸上有些不好看了,低声斥责道。

    “哦,没关系,冯伯父,那个竺欣然确实太讨厌了。她这样的人,根本就不配参加咱们这样的宴会。她送的礼物自然也应该丢掉,只要能让她莎莎小姐消了气,就是好的。”景华明唇边含着一抹玩味地笑容说道。

    冯莎莎看了他一眼,也不理会,兀自去撕扯那条丝巾。可怜那条无辜的丝巾,上面一朵艳丽的牡丹就这样毁在了这位小姐的手下。

    “莎莎,你也太任性了。人家华明可是为了你好,你总该说声谢谢才对。”冯永利搬起脸来说道。

    冯莎莎再次看了景华明一眼,心中略过一阵酸楚,为什么?同是景氏的人,对待她的态度就有如此大的区别呢?眼泪忍不住充盈了眼眶,她却万分不想在他的面前流泪,快步跑开了。

    弄得冯永利很是觉得尴尬,景华明却是大度地笑了起来,说道:“伯父,您别担心,莎莎是个聪明的女孩子,早晚她会明白这个道理的。”

    “但愿如此。”冯永利还是忍不住长长的叹了一口气。

    景华明眼神闪烁,他发现目前的情况真是越来越好玩儿了。他以前一直很愁抓不住老三的软肋,好了,现在有了。那的确是个绝色女子,可仅仅如此,就可以惹得老三如此痴迷吗?他倒是十分地好奇。看来,以后的日子,他可是有的忙了。

    与此同时,红色法拉利中,华曜正在静默地开车,一旁的欣然默不作声。

    忽地,华曜一踩刹车。那尖利的刹车声让欣然不由一惊,当她刚把狐疑的目光看向华曜的时候,他便铺天盖吻了下来。

    他的吻霸道而热烈,更是带着一种野性的征服。

    开始的时候,欣然十分抗拒,她拼命地挣扎,甚至伸出双手用力地拍打着他,然而却像落在铜墙铁壁上一般,只落得手痛而已。

    “乖,不要闹,难道我的吻不够让你迷醉吗?”这还不算,他竟然还趁着换气的当口在她的耳边低声地呢喃。

    那富有磁性的声音犹如一首动听的乐曲在她的心间轻轻淌过,让她周身滋生起一种莫名其妙的激情。

    她扬起巴掌,想狠狠地朝着这张人神共愤的脸扇上一记,想让他明白,不要仗着自己的皮相和地位就如此欺负人。

    可是,这个景华曜除了长相妖孽,连听觉也是妖孽的,就在她的手就快要触摸到他的脸时,却忽然被他有力的手抓了个正着。随即就抓着她的手轻抚在自己的脸上。

    天呀!竺欣然几乎要窒息了。没想到,他的皮肤竟然也是那么的柔滑如丝,这样的皮肤竟然是长在男人的身上的吗?

    想着这些,她禁不住就睁开了眼睛。此前她一直是闭上眼睛的。

    天可怜见,她可一直是个大家闺秀一般的乖乖女,就算和青梅竹马的萱哥哥也从来没有这样吻过。

    萱哥哥温文尔雅,就算是吻也是如蜻蜓点水一般的浅尝辄止。

    可是他,他竟然……

    就在欣然睁开眼睛的那一刻,他如星子一般璀璨明亮的眼睛也正直视着她。

    也就在这一瞬,欣然觉得自己的心轰然一跳,紧接着就有了一种眩晕的感觉,他的眼睛也是如他的人一般的妖孽,他深邃如潭水的眸底分明有一种诱惑至极的东西,只那么一眼,就会让你沉沦。

    于是,欣然立即下意识地闭上了眼睛。

    也就是在这一刻,华曜忽然停下了动作。

    他静静地看着她,欣赏着她精致绝伦的五官,她的美是那么出尘,是那么无以伦比。

    欣然的气才渐渐喘匀了,随后,她霍然抬起了手,狠狠地朝着那张美到极致,不,简直就是妖孽的脸狠狠地抽了过去。

    “啪——”这一声十分地响亮,华曜的脸上立刻落下了五个手指印。

    他一动不动,依然静静地看着她,仿佛是心甘情愿地受她这一巴掌。

    欣然却不由慌了起来,他这样的举止是不是意味着暴风雨来之前的平静呢?

    她连忙慌乱地去推车门,然而她却忘记了,如此高档的法拉利,车门怎可让她这么轻易地推开呢?

    糟了,她岂不是成了他的笼中之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