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十一回 爱屋及乌

    更新时间:2016-08-01 16:35:00本章字数:2688字

    当欣然抬起眼看过去的时候,心中真是惊喜异常,她朝朝暮暮想着的人,盼着的人,宋亭萱回来了,此刻真的就站在她的面前。

    “萱哥哥。”欣然立刻欣喜地奔了过去,一下子放弃了所有的矜持,扑到了宋亭萱的怀抱中。

    华曜也几步跟了过来,望着眼前的这一幕,他只觉得胸头像燃起了熊熊大火。

    宋亭萱——洪基财团董事长的大公子,是学建筑专业的。是欣然青梅竹马的男朋友,据说在上中学的时候,她们二人就确立了恋爱关系,这一点可是令华曜万分嫉妒的。

    他上上下下的打量了一番宋亭萱,看他也算是玉树临风,英俊儒雅。只是和他比起来,就算客观地判断也至少差了两个档次。更无需说家世的比较了。

    然而说到这个,华曜又不得不挠头了。他的这位苦苦爱着的欣然,似乎完全不看重这一切的。

    她的那声“萱哥哥”真的是让他嫉妒得发狂,为什么?为什么?她对待他和宋亭萱就是如此两个极端呢?

    “欣然,对不起,这次是和师傅一起包一个国家级别的重点项目,师傅说,我若是能独立设计了这个项目,那我就算正式出师了,以后就可以单独承接一些项目了。”宋亭萱风尘仆仆地,他刚从遥远的山城回来,回到海城的第一件事儿,就是到海城大学里来见欣然。天知道,这看不到欣然的半个多月,他是怎么熬过来的。

    “萱哥哥,你回来就好了。”欣然抬起头,脸上是温柔和煦的笑容。她想起了那日被那个妖孽男强吻的事儿,就觉得很对不起宋亭萱。

    “你怎么了?欣然,是不是我不在的这两天,受了什么委屈?”细心的宋亭萱发现了欣然的眼角似乎挂着泪痕。

    “没有,我怎会受什么委屈呢?就是想你。”欣然连忙掩饰,“萱哥哥,看你风尘仆仆的,一定还没吃午饭吧?咱们一起去吃饭吧。”

    “好的。”宋亭萱眼含深情的望了一眼欣然,也没有再多想。

    “喂,欣然你可真是重色轻友啊!”刘珍儿在身后故意大声说道。

    “哎呀,珍儿怎么能忘了你呢?你自然是和我们一起去呢!”欣然连忙上前笑嘻嘻地拉住了刘珍儿的手。

    “得了吧,我才不做电灯泡呢。”刘珍儿笑着挣脱开了欣然的手。

    “竺欣然,你这也太不像话了吧,我们系里好心好意地把这个交换生的名额给你,你怎能这么不负责任的?”系主任此刻也追了过来说道。

    “哦,对不起,系主任,我刚从不已经说了吗?这个交换生的名额我不要,我送给刘珍儿了,你和她谈就行了。”欣然一指刘珍儿。

    “你这是开什么玩笑?系里交换生的名额还轮不到你送来送去的。”系主任生气地说道。

    “刘主任,你去歇息一会儿吧,这里的事儿由我来处理吧。”华曜一直保着手臂站在不远处看着他们,此刻终于迈着稳健的步子走上前来。

    “你是谁?”宋亭萱立刻感到一种压抑的感觉袭来,这是在他二十五年的生涯中都不逞能出现过的情况。

    从小家庭优渥的他一直也是一个佼佼者,从来都是俯视看人。他所拥有的家庭,地位,学业,还有女朋友都是一流的,还从未有任何人会给他造成这样的感觉。

    第十一回 爱屋及乌

    宋亭萱注意到了华曜看到欣然身上的目光,顿觉一阵不自在。

    “哪里,哪里,景总裁您太客气。”宋亭萱连忙说道。

    “哪里,哪里,应该的,应该的。”华曜含着笑意,眼睛依然没有离开欣然。

    “好了,萱哥哥,不要在这里浪费时间了,我们快走。”欣然隐隐地感觉到了这个妖孽男看向自己的目光是那么的不怀好意,她的心不由砰砰地跳了起来,连忙拉住宋亭萱的手就要离开。

    “好,走,欣然,你别急咱们这就走。”宋亭萱宠溺地看向了欣然,不住嘴地说着。他的心中涌起一种莫名的情绪,说不出是生气还是怀疑。

    欣然却不等他把话说完,拉着他的手就跑开了。

    “喂,竺欣然,你快回来,你还没有回答我的话呢,这个交换生的名额你到底要是不要,这……简直开得什么国际玩笑。”系主任脸红脖子粗的喊道。

    “刘主任,你不要生气了。我以校方最大的股东的名义要求你,这个交换生的名额只能留给竺欣然,否则的话,我们鼎盛集团就要撤股。”华曜很肯定地说道。

    “好,是是是,我只是随便说说而已。”系主任连忙赔上笑脸,此刻,他也只能在心中感叹有钱能使鬼推磨了,谁让人家鼎盛集团如此财大气粗呢?现在学校很多地方的经费都是由他们出的,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呀。

    看到欣然和宋亭萱安然地离开了,刘珍儿才放下心来。她忍不住细细打量起面前这个长得俊美到人神俱愤的男子身上。

    嗯,这传说中的鼎盛集团最有潜力的继承人,的确不同凡响。客观地来看,刘珍儿也不得不在心中发出这样的感叹。但就算如此,如果胆敢伤害她的好闺蜜丝毫,她也会毫不犹豫地冲上前给他好一顿教训的。

    想到这里刘珍儿便大步地走上前来,大声说道:“喂,你看够了吗?我明确的告诉你,欣然已经和宋亭萱订婚了,你——已经没有半分的可能了,识相的,你就走远一些,不然的话……”说到这里,刘珍儿不由瞪起了一双凤目。

    “不然的话,你敢怎么样?小姐,这是法治社会,我完全可以告你恐吓他人的。”罗健实在看不过去了,他几步上前挡在了华曜的面前。

    主人被竺小姐欺负也就算了,如今还要被罗小姐的闺蜜欺负,他如何能看得过去?

    “你算哪根葱?哪根蒜?”面对这身强体壮的罗健,刘珍儿却一点没有害怕的意思,要知道,她也练到了跆拳道的高段呢。

    “罗健,快闪开,不要对这位可爱的小姐如此没礼貌。”华曜却笑着推开了罗健。

    虽然刘珍儿对他如此的无礼,但想到她对欣然如此忠诚,如此无微不至,他的心中对她就升起了几分好感,大概这就是爱屋及乌的缘由吧?

    “三少,你看她也太嚣张了。”罗健狠狠地瞪着刘珍儿道。

    “罗健,咱们走吧。”华曜知道罗健也是个犟脾气的,尤其是知道昨日竺欣然打了自己一巴掌,现在看到刘珍儿对自己如此,自然是无法平复,最好的办法就是走为上策。

    “哼,算你们识相,滚得远远的,别让本小姐再看见你们,哼!有几个臭钱就了不起了吗?”刘珍儿对着他们二人的背影还在气愤地骂着。

    “三少,我真得教训教训那个小丫头,她也欺人太甚了!”罗健忍不住甩开了华曜的手臂,并快步奔向了刘珍儿。

    “罗健!你给我回来,你若再敢往前走一步,就给我回到法国去!”华曜大声喊道。

    罗健终于停住了脚步,对他来说,如果离开主人的身边才是最最痛苦的。

    “哼,来就来,本小姐还怕你不成,这光天化日之下,我谅你也不敢怎么样!”已经走出几步的刘珍儿忍不住回过头反唇相讥。

    她这几句话不由让罗健愈发恨得牙根儿痒痒,在这一时刻,他深深地记住了这个叫刘珍儿的女孩子,生生世世也再难忘记了。

    海城大学长长的甬道上,宋亭萱正拉着欣然的手在缓缓的漫步,她的手依然是那么的柔软滑腻,纤纤玉指如青葱一般地可爱,让他爱不释手。

    他捧起她的玉手,迫切地想在上面印上一吻,然而华曜方才看向她的那含情脉脉的目光一下子又来到了眼前,令他挥之不去。

    顿时,他那一双浓眉紧紧地锁在一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