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十六回 前来解围

    更新时间:2016-07-31 16:48:10本章字数:3069字

    “喂喂喂,有什么事儿好商量呀,你何必报警呢?”正要挽着冯莎莎的手离去的徐丽,一听欣然这厢报警了,连忙着急地奔了过来。

    欣然警醒地往后退了一步,捂住了听筒,看着徐丽说道:“你问问冯莎莎,能不能答应我的条件,否则的话,我还是会保持追究的权力的。”

    “徐丽,你不要拦她,让她报警好了,她以为警察局是她们开的吗?我不怕。”冯莎莎叉着腰,愈发气愤起来,她没想到这个小贱女竟然敢触她的霉头!

    “嗯,我就在海城眉山半山腰这儿了,对方叫冯莎莎,她还在威胁我。请你们快些出警吧!”欣然一听冯莎莎如此地刁蛮,索性也狠了心。

    刚放下电话,冯莎莎就像一头小豹子一般地冲了过来,欣然连忙闪躲。

    “你这个臭三八,敢跟本小姐叫板,好,我让你今天走不出眉山去。”冯莎莎愈发疯狂起来,追着欣然就打了起来。

    徐丽在一旁根本就拦不住,欣然只好不住地闪躲。虽然冯莎莎远没有她跑得快,但跑了一会儿,她也忍不住气喘吁吁了,想着还有重要的事情没有办,她不由有些懊恼起来:嗨,这是干什么呢?对冯莎莎的刁蛮自己也是早有领略,干嘛非要与她一争长短呢?若是要不回订单,自己一家人该怎么过呢?

    正在这时候,一阵警笛长鸣,警察终于到了。

    “别打了!别打了!你们两个大姑娘家家的,像什么样子!”一个胖胖的警官下了车就高喊起来。

    “不是的,警官,我并没有和她打,是她在一直打我来着。”欣然扶着腰,喘了一口长气说道。

    “哦?是这样吗?到底怎么回事?”那胖警官打量了欣然一眼,向冯莎莎问道。

    “谁打她了,是她走路不好好的,差点撞上我的车,我好心好意地问她哪里伤到了,谁知她却剜着心眼要碰瓷儿,我说这位警官,你可要明察秋毫呀!”冯莎莎眼珠一转,来了个恶人先告状。

    “你说什么?你简直是信口雌黄!”欣然简直不敢相信,冯莎莎竟然能做出如此龌龊的事情来。

    “哟,这不是冯大小姐吗?”又一个高个子,约莫四十多岁的警官走下了警车,他明显认识冯莎莎,一脸讨好的笑容。

    “你是……”冯莎莎却并不认识他,但她很清楚眼下这情形,明显装作与这警官认识才更有好处,于是她装作回想着。

    “哎呀,冯大小姐自然是贵人多忘事,我那儿子不是在你们财团工作吗?上次公司举办年会,可以带家属前往,我和我儿子一同去的,当时冯大小姐还致开幕词呢?”高个警官继续陪着笑脸说道。

    “噢……我想起来了,原来是伯父呀!”冯莎莎这一句叫的这个亲呀。

    “哪里,哪里。”那高个警官自己都有些脸红。

    “伯父,那你可得为我做主,这个女的可太刁钻了,明明就是古语讹诈。”冯莎莎这下可算是有了主心骨。她愤然指向了欣然,“对了,不信您可以问我的好朋友。”说完冯莎莎又悄悄地朝着徐丽挤了挤眼睛。

    “哦,没错,就是莎莎说得这样。这个女的在我们前面慢吞吞的走,我们按了好几声喇叭,她就是不躲开,最后还成心往我们扯上撞,幸亏我们刹车及时,你看,这里不还有刹车痕迹吗?我想呀,这个女的八成就是跑到我们富人区来讹诈来了,警官呀,现在社会上这种不良现象坚持太多了,您可得好好管一管才成,不然的话,可真不像话呀。”徐丽连忙跟着添油加醋地说道。

    一旁的欣然可是有苦说不出了,没想到这两个有貌无品的家伙还能这般的颠倒黑白。

    “不是这样的,不是这样的。”她连忙摆着手。

    “你就别再狡辩了,要不然你好好的跑到这里来干什么?你根本就不住在富人区。”冯莎莎凤目圆瞪,步步紧逼。

    “冯小姐,我是来找你说合约的事情来得呀,我只是想求你不要解除合约的。可是你劈头就打了我一巴掌,我再次求你,你还不依不饶,情急之下,我这才打电话报警的呀。还有这位小姐,你怎能睁着眼说瞎话,颠倒黑白呢?”欣然真是欲哭无泪。

    “啧啧啧,快赶上窦娥冤啦!可真会编。警官,您听听,这女的分明就是对我爸爸与她们家公司解除合约的事儿,心存怨恨,这才跑来找茬儿的。您可得秉公办理呀!”冯莎莎也装作一脸无辜地说道。

    “走吧,我们怀疑你进行讹诈,麻烦跟我们回警局调查吧。”那高个警官当然选择完全听信冯莎莎的话,走上前严厉地对欣然说道。

    “什么?这简直是污蔑,警官我请你调查清楚好不好,你看我的脸上,明明还有被冯莎莎打的痕迹呢,你怎能不追究她,反而把我带走。”欣然气愤地辩解着,难道这年头真的是有钱能使鬼推磨了?这个高个警官自认为和冯氏家族的生意攀上了关系吗,就可以这么徇私舞弊?

    “小姐,我们并没肯定你犯了讹诈罪,我们只是要把你带走做调查而已,你讲话可要有根据的。”高个警官不由有些心虚,但刚才冯莎莎那声伯父叫的,还是让他想在冯莎莎面前表现一下,更何况自己的儿子好不容易进入了振华集团,若是能巴结好了老板的女儿,自己儿子日后的前途不是不可限量的吗?

    “哼!伯父,你快些把她带走吧,她这分明是心虚得很!”冯莎莎洋洋得意地说道。

    “走吧,小姐,你若是违抗,我们可要告你妨碍公务了!”高个警官再次往前走了一步,催促道。

    “若要调查也要连这位冯大小姐一起带走才是?为什么只带走我?你这分明是徇私舞弊!”欣然情急之下大喊起来。她就不信,这光天化日之下的头顶国徽的警察还能如此颠倒黑白,徇私舞弊了?

    “喂,老张,这样恐怕不妥当吧。”那个胖子警官听到欣然叫喊,有些心虚地拉了高个警官一下。

    “伯父,我回去一定告诉我爹地,给令郎升职。”关键时刻,冯莎莎没有忘了跑出诱惑人的诱饵。

    “你就别管了,咱们也只是打着怀疑的旗号,将她带入警局,不过晾在一旁了事,这样的例子我也见得多了,她过一会儿也就不会闹腾了。你就别傻了,难道振华集团这样的大财团,咱们得罪得起吗?你没听冯大小姐已经明示咱们了吗?你要是再担心,一会儿自去往那边巡逻就是,今天这件事只当是我一个人处理的,回头我请你喝酒。”高个警官索性一不做二不休了。第十六回

    此刻,欣然真是有些叫天不应,叫地不灵的感觉,她又一次感受到了豪门与平民之间的差距。

    “走吧,小姐,不要让我们费事儿了,你若是再耍花样,我们只能以妨碍公务罪来起诉你了。”高个儿警官再一次说道。

    欣然只能无奈地叹了口气,缓缓地跟着他们走到了警车前,走近警车,她不由发出了一声叹息,长这么大,她还从来没有上过警车,只当是一次对自己的突破吧。

    看着欣然的背影,冯莎莎的脸上再次露出了得意非凡的笑容。

    “慢着!”就在欣然即将迈上车子的一刹那,忽然身后传来一阵宏亮而富有威力的声音。

    众人情不自禁地回过头去,却见到华曜不知什么时候已经站在了他们的身后。

    “曜哥哥。”冯莎莎有些惊喜,连忙紧走几步奔了过去,然而快走到华曜身边时,却被他冰冷的目光给震慑住了,她的周身立刻起了一层鸡皮疙瘩。她张了张嘴,很想解释,然而舌头却像是被什么东西捆住了,一点儿声音都发布出来。

    “你来干什么?”欣然回过头一看却又是那个妖孽男,顿时就觉得他来者不善,她冷冷地上说道。

    “竺小姐,三少是来给你帮忙的。”一旁的罗建看不过去了,他忍不住说道。

    “罗建,你去忙你的吧!”罗建还要说下去,却被华曜打断了。

    罗建素来对华曜言听计从,当下点点头,转身走了。

    “两位警官,我想可能是有些误会了,这位竺小姐是我的女朋友,二位给我个薄面,今天的事儿就到这里吧。”华曜也不理会欣然对他的反感,朗声对那两个警官说道。

    “这……”高个警官有些犹豫地看向了冯莎莎,而后者的全部注意力却都集中在华曜的身上。

    身旁的胖子警官又一个劲儿地拉他,他也意识到了这或许是豪门小姐少爷小姐们闹意气,于是便依从了那胖子警官的建议。

    警车开走了,华曜拉起欣然的手就快步朝着自己的座驾而去。

    “曜哥哥,你听我说。”冯莎莎立刻像被摘了心一样紧跟过来。

    “她脸上的伤,我会保持追究的。”然而华曜回过头却只甩下了这样一句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