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十八回 新郎是我

    更新时间:2016-08-03 15:24:18本章字数:3072字

    回忆到这里戛然而止,华曜一直看着前方专心开车,不知为何,对于欣然,他内心深处总是有些惧怕,他怕她的眼泪,更怕她的暴怒。

    “你想把我带到哪儿去?”一直坐在旁边默不作声的欣然终于开口说话了。她就知道,碰到这个妖孽男准没有好事儿,要不是那会儿真的怕被警察抓走,她才不要坐上他的车呢。

    “你想到哪儿去?”华曜想了想,便这样答非所问地说道。

    “你现在就放我下来,我自己有腿,可以走回去。”欣然选择根本不看他,眼睛一直直视前方。

    “为什么?小姐,方才怎么也是我为你解了围,怎么说你也该对我说一声谢谢吧。”华曜握着方向盘的手,微微颤抖了一下,他再次说道。

    “我用不着你好心,反正我又没有敲诈,就算跟着那两个警官道警局走一趟也没有什么大不了的。”欣然没好气地说道。

    “你……”华曜看了她一眼,她的侧脸美得惊人,和十几年前的她比起来愈发地成熟美丽了。有一刻,他几乎有些失神。

    “喂,老实开你的车吧,不然要出车祸的。”欣然根本就不敢转头看他,这妖孽男的眼睛实在太具备诱惑性了。

    “哦,对不起。”华曜这才恍然回神,也不由扪心自问,为什么,欣然总是让他那么轻易地迷失了自我呢?

    “你还是在前面路口把我放下来吧,那里应该有公车了,我坐公车回去就可以了。不劳您的大驾了,我只是小门小户家的孩子,根本就不想和你们这些豪门贵族牵扯上任何的关系,那位冯大小姐就因为我与你跳了一支舞,就不依不饶的。还请你高抬贵手,不要拿我寻开心了。”想了一会儿,欣然还是把这样的一番话和盘托出。

    对于这个妖孽男,还是尽早躲开为妙。她可不想再被那疯狗一般的冯莎莎纠缠。

    “我和冯莎莎没有半毛钱的关系,他喜欢我是她自己的事儿,我何必要考虑她的感受?”华曜还是第一次听到欣然如此平静地向他说出这么一大番话,心中不由微喜。

    “不是她的感受是我的好不好?您大少爷这么样子的,我令我为难的。我们家的公司正要和冯莎莎家的公司签订一各大的订单,就是因为三少爷您,害得我们要丧失这么一大单生意了。我们的公司全仗着这笔大订单翻身了。三少爷,求求您,就别玩儿了好不好。”欣然霍然转过头来,语气急促,又有些生气地说道。

    她的脸被气得有些微微地红涨,五官也微微地往中心地带拥挤。看着这样的她,只是令华曜很是心疼。

    华曜将车缓缓地停了下来。但却却锁上了车门,让欣然无法走开。

    坏了,这妖孽男的目光友看过来了!那深邃如湖水的眼神,令欣然的心,莫名其妙地就荡漾了起来。她连忙着慌地躲开了他的眼神,手不由自主地扶住了心脏,那里有一颗扑腾乱跳的心。

    她娇羞紧张的模样更是令他爱不释手,他不由自主地就欺身过来,一张无可挑剔的俊脸在她的眼前无限的扩大。

    “你……要干什么?”欣然更加紧张起来,她想到在那次生日宴会被他强吻的事情。

    “欣然,难道你真的不记得我了?十一年前,我在海城贵族学校,你在海城二中,咱们两所学校有一次联谊。那时候我上高一,你上初二?”看着她红润的如樱桃一般的可爱唇瓣,他就有一种迫切地想要含在嘴里的冲动,但想到那日,被她气愤地扇了一巴掌,他还是强制了自己的这个冲动。

    不是怕被她打,是怕她生气。不过这听起来有些贱,但的确是真的。

    “你……”欣然看着他,努力地在脑海里搜寻着,那么久远的事情,的确让她有些想不起来。然而此刻,她看到了这个妖孽男眼睛里无比纯真的目光,那样的目光像极了一个天真无邪的孩子。这样的目光,也让她渐渐地没有了紧张的情绪。

    “唔……好像是有那么回事。”认真思忖一番,欣然终于在记忆中搜寻到了这样个片段。

    “太好啦,欣然,你想起我就好了。你知道吗,当年若是没有你的鼓励,我不会重振精神的,我……”华曜感到异常的兴奋,他一把就抓住了欣然的手。

    “不不,其实这没什么的?换做任何一个同学都会这么做的。”对于与他如此近距离地接触,欣然颇为不适应,她用力地抽回了自己的手。

    如此疏离的话语,顿时就让华曜觉得很是失望,他的心也在这一瞬间骤然变冷,他呆呆的目光,是如此的伤心,让欣然乍一看上去都不觉有些心酸。

    可是她为什么要心酸呢?她不应该心酸的,这个妖孽男除了一次次地给她制造麻烦,简直没有半分的好处,而且这个男人周身还充满了危险。想到这里,她便硬起心肠,看向了窗外。

    华曜定定地看着她,心中更是无比的失望,难道这个女人就是如此地讨厌他么?连多一眼都不愿看他。这样他还有得到她的机会吗?

    不,就算不能得到她的心,他也要得到她的人,他爱了她这么多年,从年少情窦初开就开始了,所以他不会放过任何一个追求她的机会,就算她有男朋友了,又能怎样?若是以前没有见到宋亭萱,他还没有这么大的把握,那个宋亭萱不过文文弱弱的一个男人,他根本就不配拥有欣然。

    想到这里,他重新拾回了自信,再次将车子发动起来。

    “喂,你干什么,你不是要让我下车的吗?”见车子重新开动,欣然不由又紧张了起来。

    “本少爷没有允许你下车,你就不能下车。”华曜看也不看她一眼,只是冷冷地抛出了这句话。

    “你说什么?你把我当成了什么?犯人吗?告诉你,你这是非法拘禁!我警告你,你快点停车,不然的话,我就要报警了。”欣然的心吓得砰砰直跳,她强作镇定说道。

    “呵呵,笑话,给我报警。告诉你吧,负责这一片治安的还是刚才那两个警察,你这一个电话还是会把他们招来的,到时候,看你怎么解释。非法拘禁,你说的好听,咱们是男女朋友关系,我不过是用车载着你,何来非法拘禁呢?”华曜的心忍不住又是一阵抽痛,这个女人为何要如此据他于千里之外呢。索性他也拿出了自己的一贯霸道气概。

    “谁是你的女朋友了?你别在这里胡说了!我告诉你很多遍了,我是有男朋友的,他比你强上百倍了!而且,我们马上就要结婚了。等我一毕业,我们就结婚,我们的婚房都准备好了。”欣然被气得脸颊通红,她一股脑地辩驳着。

    “吱——”一声刺耳的刹车声忽然响起,华曜梦地刹住了车子,一下子转过身,眼中含着怒气瞪视着欣然。

    “你……要干什么……”欣然的舌头又像打了卷,不好使起来。

    “我告诉你很多遍了,你是我的,除了我任何人也别想把你从我的身边带走。”华曜瞪圆了一双俊目,那明亮的双眸就像暗夜里的星星。

    也许长成如此妖孽般美丽的男人,任何人也是无法拒绝的,然而欣然的心中却升起了层层地抵触,当然还有不尽地害怕之情。

    “我……不可能……”声音颤抖着,但她还是不知死的将心底的话说出口来。

    然而还未等她后面的话说出来,他就狠狠地吻着了她的唇。那么霸道,那么零距离。他仿佛还不解气地用力吸吮着,好像她是一个巨大的甜果冻。

    直到吻得她根本就喘不上起来,他才松开口。

    欣然有一刻被吓得傻住了,呆呆地保留着刚才被他吻的姿势。

    过了片刻,欣然才回还过来,这个妖孽男为何如此地可恶,一而再,再而三的欺负她。他以为他有个臭钱就了不起了吗?她如此的冰清玉洁,却一次次地要受他这样的欺凌,这要是放在旧社会,她是不是就该一死以正气节?

    想到这里,欣然高高举起巴掌,用力地朝着华曜挥了过去。

    然而,这一次华曜却没有任由她打的意思,而是轻而易举地就捉住她的手腕,轻轻张开无比性感的嘴唇说道:“宝贝,打老公可不是个好老婆,而且你已经欠了我一巴掌了,还不知该怎么样还呢!”

    “你放开,放开我!”欣然眼中闪耀着晶莹的东西,她明白,被他这铁钳一般的手抓住,她根本就是无处可逃。她实在不明白,她到底做错了什么,难道就是当年的一念善心,就要换来今天这个妖孽男人如此地对待吗。

    “我不会放开你的,因为你是我的。你很快就会嫁人了,但我此刻就向你保证,新郎绝对是我,而不是那个宋亭萱。我下午就可以为你选择婚纱。我明天就可以派人去安排婚礼的一切事宜。”华曜斩钉截铁地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