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十九回 庆祝一下

    更新时间:2016-08-04 15:38:19本章字数:3086字

    欣然彻底地呆住了,这个妖孽男说的简直都是些什么疯话,他这明明就是逼婚的节奏呀,可是,他凭什么这么做呢?

    “你放我下车!放我下车!”静默了一会儿,欣然忽然像一只愤怒的小兽一般地乏了狂,她用力地拍打着华曜。

    然而华曜的身板儿就像铜墙铁铸的一般,任她怎么打就是纹丝不动。

    “好,你不放我下车是不是?那我就自己跳下去。”知道欣然把自己的手都打疼了,还是丝毫作用也不起,于是她也准备孤注一掷了。

    “随你的便把,我的车是防弹的,车锁也是沿用了美国的高科技,你小姐有本事,就冲出去。我再警告你一句,咱们这可是在路上呢。我还开着车,如果你执意妄为的话,有可能咱们两个都要车毁人亡。”华曜冷冰冰地甩下了这句话。

    他早就想好了,这个小东西简直太任性了,既然无法俘获她的心,那就先霸道地占有她的身吧。反正,他决不允许别人来染指他的女人。看着小东西如此的疯狂,没准,她真的会很快地嫁给那个姓宋的男人。

    “你——”欣然被气得脸颊绯红,她呆呆地看着他,真有些无计可施。此刻的她是那么的恨自己,恨自己的无能,面对这样的一个妖孽男人,她自己竟然毫无办法。

    车子迅速且平稳地开着,华曜的车技也是一流的,在海城这个二线城市,车流量也是相当广的,而他却能游刃有余地驾驶着这辆车,毫无阻碍,如此顺畅。

    欣然往窗外望去,她努力地不想让眼泪落下来。因为她不想让面前的这个男人看见她的眼泪。

    看着她安静了下来,华曜便稳住了车速,转过头看向了她。

    “麻烦你专心开你的车,如果你不想车毁人亡的话!”欣然却冷冷地吐出了这几个字。

    其实刚才,她真想有跟他拼了的想法,然而,她想到了父亲,弟弟,还有家里的厂子。哪一件不是牵挂着她的心,任她无法放下。

    华曜耸耸肩,无奈有转过身继续开车,但还是忍不住说道:“你放心,我的车上装了全世界最先进的导航,在短时间内可以由机器自由驾驶车子。所以我转头看你,是没有任何的危险的。”

    欣然默不作声,她只希望快点回到自己的家,那样就可以当今天发生的事儿都是一场梦而已。但愿这个疯狂的妖孽男说的都不是真话。

    终于能远远地看到沂水小区了,欣然大大地松了一口气。

    “停车,停车。”看到了小区大门,欣然就催促道。

    华曜这次听话的停下车来,认真地看着她。

    “看我干什么?还不快开车门,我告诉你,这可是到了我家的地盘,我们邻里关系处的可好了,你若是在不放我下去,我就大喊。到时候,邻居就会帮我报警。等警察来了,我就说你是意图绑架我!”欣然振振有词地说道。

    看她那无比认真的劲头,华曜只是觉得好笑,他终于憋不住笑出了声来。

    “你笑什么?你以为我不敢吗?我这就喊!”欣然作势张大了嘴巴。

    谁知这个妖孽男却一点也没有害怕的意思,依然淡淡道:“好呀,你喊吧,我也不怕。未婚夫和未婚妻闹点儿小便扭,也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儿。”

    “你!你真不要脸!谁说要嫁给你了,我有未婚夫的,你听好了,他是宋亭萱!”欣然气急地大声喊道。

    “宋亭萱?”华曜装作听不懂的样子,“不过,你这么着急地想嫁给他,你是不是也要问问人家愿不愿意娶你?”

    “这个就不劳你管了。反正我是绝不会嫁给你这个霸王的。”欣然气愤地大喊,身子不由自主地撞向了车门,这才发现,车门已经不知什么时候被他打开了。她连忙飞快地跳下车去,没命地往家的方向跑。

    身后的华曜却只觉得她很可笑得有些可爱,忽地想起了什么,对着她离开的方向高声喊道:“欣然,你忘了你今天此行的目的了吗?你这么回去和你继母怎么交代?我告诉你,明成公司不同你签的合同,我名硕公司都照单全收,你让你继母和父亲放心,只要有名硕一天,你们明成公司就不会垮台的。还有你有病的弟弟,我马上就可以送他去美国就医,他现在还这么年轻,及早抓住治疗的时机,他才能有痊愈的希望。”

    欣然不敢回头,依然拼命地狂跑,在她看来,这个妖孽的男人十足地就是一个妖怪,他无所不能,无所不知,对她简直了如指掌。而她除了从前两天才了解到他是鼎盛集团的少东家之外,简直一无所知。

    她实在不明白,自己到底做错了什么,竟然和这个妖孽的男人结下这样的孽缘。

    可是这个妖孽男说得不错,他说的那些事情,都是她梦寐以求的,不可或缺的。她也能相信,这个妖孽的男人一定会说到做到的。

    快步跑进了楼栋的大门,她倚在墙上大口地喘着粗气。竟然都不敢探头去看看,那妖孽男的车开走了没有。

    心跳得还是那么快,就像揣进了一头小鹿。

    站在原地足足五分钟,她这才迈着沉重的步子走向了电梯。

    按下十五楼这个数字的时候,她的心情愈发沉重起来。后母嫁给的事情没有办好,反而还招惹了那样的一个妖孽男。

    终于挨到了房门口,就算再不情愿,这个家也是要回的。父亲和弟弟是她生命中最重要的两个人,她怎能放下他们?

    悄悄地开了门,她无比地紧张,生怕后母会一下子跳出来,打她她倒是不怕的,反正自己今天没办成事儿,也是该打的,她只怕让父亲听到了又伤心,回来再加重病情。

    屋中平静得很,这不禁让欣然有些奇怪。

    她正准备悄悄地回自己的屋去,如今她只想过一时是一时,消极地回避。

    就在她走到房门口的时候,后母忽然从背后叫道:“回来啦,欣然。”

    “是的,妈妈。”欣然身子不由自主地一僵,但也只好回过头,低着头说道。

    “唔,回来就好,你去洗洗脸,休息一下,晚饭马上就好。”后母的声音却是出奇地温和。

    欣然以为自己听错了,连忙抬头去看果然见后母的手里端着两碟热气腾腾的菜,冒出来的香味是她熟悉的糖醋排骨和醋椒鱼片。

    “这到底是什么情况?后母准备犒劳自己?或者说,后母认定了自己今天早就把这件事情办成了?”欣然心中游移不定。

    “你还愣着干什么?快去吧,这两天真是辛苦你了。”后母的笑容愈发地和蔼,让欣然有一种如沐春风的感觉。

    “啊?嗯。”欣然站在那好一会儿,才缓过神儿来,连忙用力地点点头。

    不管怎么说,后母的和蔼一时是一时吧,总好过被她骂。

    回到房间,先换了家居的服装,然后到卫生间洗了把脸。温热的水给她一种十分舒服的感觉,也使她能暂时忘了那个妖孽男带给她的困扰。

    路过父亲和弟弟房间的时候,发现他们并没与在房中。

    “妈妈,爸爸和乐然去哪儿了?”欣然忍不住问道。

    “哦,今天你爸爸难得有个好心情,带着你弟弟出去散步了,也没有去多远的地方,就是出了咱们小区往右转走不了几步的小区公园。有道是人逢喜事精神爽呢!”说话间,赵莹又端出了两个热气腾腾的菜。是爸爸喜欢吃的松鼠鱼和油焖大虾。

    那扑鼻的香味儿让欣然不觉有些饥肠辘辘了,心情也跟着愉悦了起来,忍不住问道:“妈妈,今天是什么大日子,您要做这么多的好吃的?”

    “咦?欣然你这孩子也是谦虚得过分了,你做成了这么一个大好事儿,怎么还瞒着妈妈呢?哎呀都是我不好,早上错怪了你,还失手打了你一巴掌,你现在还疼不疼?”赵莹放下手里的餐具,走上前,满脸愧疚地抚摸着欣然的脸。

    她的手是挺温热的,让欣然感觉一种说不出的舒适。她闭上了眼睛,好像感受到了母亲的爱抚。其实赵莹对她还算不错的,自打进门后就一直照顾着她的起居,任劳任怨的,早上还是她第一次打她,对于这个,欣然是完全能够原谅的,知道她也是为了爸爸,弟弟和这个家。

    “妈妈,看您说的,都是一家人,你怎么还这么客气呢?”欣然睁开眼睛,高兴地说道。不过,她的心中也不由打起了小鼓,难道是那个妖孽男已经早一步和后母说了鼎盛集团的名硕公司要和她家的明成公司签约的事儿。

    “是,不客气,不客气。”赵莹的眼中闪耀着喜悦的泪花,她夹起一勺菜送到了欣然的嘴边,“来尝尝,我新学的菜式,也不知合不合你的的胃口。”

    欣然尝了一口,只觉得入嘴酸酸甜甜的很是好吃,连忙不住地点头道:“唔,好吃,真的很好吃。”

    “欣然,那个景华曜是不是看上你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