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十回 撒下罗网

    更新时间:2016-08-05 22:14:42本章字数:3083字

    “徐丽,你看看,竺欣然那个女人简直太坏了,太贱了,华曜哥哥为了她竟然如此对我,我该怎么办呢?呜呜呜。”那边华曜和欣然一离开,冯莎莎整个人就如同崩溃了一般,趴在了徐丽的身上痛苦不止。

    徐丽也有些不知所措,在她的印象里,这位冯大小姐还从来没有如此伤心过。

    “徐丽,你说怎么办?我该怎么办呢?我爱了曜哥哥这多年,这次曜哥哥回国,我以为我将是她的准新娘了,可是,可是……”冯莎莎哽哽咽咽地说着,说到此处再也泣不成声了。

    “莎莎,你先不要这么伤心,好不好,其实事情没有你想象的那么糟糕,莎莎……”说到这里,徐丽也不知该用什么话来安慰她了。

    “竺欣然,你这个死三八,我要让你不得好死。”忽地,冯莎莎从徐丽的肩上抬起头来,满脸的狰狞,她的眼中尽是骇人的凶光,让徐丽看到了都有些不寒而栗。

    “徐丽,你肯帮我吗?”冯莎莎几乎是咬牙切齿地问道。

    徐丽爸爸的公司一直要仰仗振华集团的帮衬,徐丽从小就成了冯莎莎的跟班,几乎都习以为常了。冯莎莎让她干什么,她就干什么,然而此时此刻,一股寒意从她的心底油然上升,让她一时不知道该如何作答。

    “说话呀,徐丽,你难道想脱离我?不要我这个闺蜜吗?”冯莎莎立刻瞪起了杏核眼,语气不由森寒。

    “哦,不不不,我当然是紧随你身边了,从小到大,都是你让我往东,我不敢往西的,我怎么敢违背你的意思呢?”徐丽连忙说道。她深深的知道,自己还有自己的家庭是离不开冯氏一族的照拂的,明里是冯莎莎的闺蜜,而实际上不过是她十足的一个跟班儿而已。

    “那就好,你听我说。”冯莎莎眼珠一转,附在徐丽的耳边如此这般地叙说了一遍。

    听得徐丽心中一直打鼓,然而却不敢说什么。

    与此同时,在欣然的家中,陈莹还在亲切地和欣然说着话。

    面对着陈莹这样的发问,欣然真的不知该如何回答,只有低下头去装作专心吃饭。

    欣然这样的表现,不禁让陈莹以为欣然是害羞了,于是笑道:“你呀你呀,其实也都是二十多岁的女孩子了,交男朋友本来是天经地义的,我和你爸爸就算再困难也都把你的嫁妆准备好了。”

    “妈妈,不是,我是……”欣然很想解释,然而却又不知无从说起。

    “欣然,你交了这么好的一个男朋友,为什么不和妈妈说呢,早知道你钓到这么一个金龟婿,妈妈就什么都不用愁了。”陈莹笑嘻嘻地又把一块排骨加到了欣然的碗里。

    “妈妈,我不吃了,还是等爸爸和弟弟回来一起吃吧。”欣然听完陈莹说的这样一番话,只觉得如鲠在喉,那美味的排骨在她嘴里味同嚼蜡一般。

    “没事儿的,你爸爸特意嘱咐我了,说你这两天一直奔波着,很是辛苦,让你先吃,这都是你爱吃的菜。你爸爸和乐然他们早餐吃的晚,还不饿。再说,他们两个喜欢吃的菜都在锅里温着呢,回来也是现成的。你爸爸自从做过手术以后,难得的这么开心。还有乐然,笑得什么似的。你就别管他们了,快吃吧。你吃吧,我去给你盛汤。”陈莹说完,就站起身往灶台边走去。

    此刻,欣然心中真的又如感到了一声晴天霹雳,难道那个妖孽男说的话要被不幸言中?她望着陈莹的背影好想大声喊一句:“妈妈,不是这样的,我根本就不爱那个妖孽男,我更不会嫁给他!”

    然而那话语在她的喉咙翻了几个来回,终究还是和着米饭被她一起咽了回去。

    鼻子很是酸涩,好像随时就有眼泪落下来。她拼命地忍着,忍着。

    “欣然,你吃这么快干什么?仔细噎着,慢慢吃,慢慢吃。”陈莹欢喜地说着,眉眼都是笑。望着丈夫前妻的这个女儿,心中不由由衷地赞叹她的貌美,都有些不能理解,以前自己为何还要嫉妒她。大概是因为她与生母那惊人的相像之处吧?不过,如今看来,这貌美的确是有大用处的。现在不是解决了家里的大问题吗?不仅生意能够挽回,以后丈夫还有乐然的医药费又能得到解决,看来她日后还要好好地哄着这位小财女。

    “嗯,好的。”欣然只好点点头,机械地咽下那一口饭 。

    “其实,我就说嘛,这个景华曜可比宋亭萱强多了,家庭更是不可同日而语。欣然,你真是好福气,我从小就看出来,你不简单。真是命中有大富贵呢。如今果然应验了。”陈莹重新站起身去那边灶台忙活去了,她一边忙着嘴里还不识闲地叨叨着。

    泪水终于如决堤的洪水倾斜而下,欣然觉得此刻有一种天崩地裂的感觉,她连忙站起身,含糊地说了一句:“妈妈,我吃好了。”就快步奔回了自己的房间,一下子扑倒在床上,哭得上气不接下气。

    她用枕头堵着嘴巴,不敢太大声的哭,生怕被陈莹听到。

    “怎么办?怎么办?”心中有个声音在不断地高喊着,质问着。然而她却只能无力地摇头。

    如今,她真是毫无办法。她似乎感到了有一只大手,在拼命地把她往一个漩涡中拉,令她无力挣脱。

    其实,唯一的办法只能是她向家人说明缘由。可是那样的代价确实太大了。冯莎莎绝对不会再让她的父亲和他们重新签约,那么她家的服装公司就要面临倒闭,家中的积蓄已经不足支付父亲后期的医药费了。更别提弟弟日后的治疗。

    那个妖孽男把这么一块大大的馅饼丢在了她们一家面前不,甚至可以说是救命稻草,难道她要生生地将这根稻草抢过来,丢进河里,然后让爸爸,弟弟,还有后母被活活的淹死吗?

    做不到!做不到!她实在是做不到。那么接下来,她面临的就只能是牺牲自我,成为那个妖孽男的妻子了?

    欣然觉得心乱如麻,简直丢也要窒息了。

    就在这时,她听到了开门的声音,应该是爸爸回来了。她慌张地起身,胡乱擦去了脸上的泪痕,又对着镜子用纸巾细细擦拭,末了又补了一些粉。

    “欣然回来了吗?”这是爸爸的声音。

    “哦,回来了,早就回来了,吃过饭了,她正在屋里休息了。你们也吃吧,饭我早就做好了。”

    “我先去看看她吧。”

    欣然听到父亲这么说,顿时觉得心猛地一抽。

    “你还是一会儿再说吧,我想她这会儿应该是睡着了,这两天她也是挺累的。这孩子,总是那么懂事儿。她换了这么好的一个男朋友,也没有提早告诉咱,准是想等到事情再有定论是再说。老公啊,你真是养了一个好女儿。咱们一家都要沾她的光了。”陈莹依然难以抑制心中的喜悦。

    竺显生没有吭声,虽然对于女儿能嫁入这样的豪门之家,他也深感高兴。宋亭萱那个孩子,他本来就不太喜欢。不仅是宋亭萱的妈妈太过强势,而宋亭萱本人也太过优柔了一些,身子板儿看着也不健壮,他真的无法保证那样一个男孩子能给欣然带来幸福。可是,这件事毕竟太过突然了,女儿事先丝毫也没有向他透露过,他真的很怕女儿会为了家庭而牺牲自己。

    一边想着,竺显生就坐下来,接过了陈莹递给自己的碗筷。这些日子以来,先是公司的生意亏损几乎濒临破产,随后便是自己突发心脏病,在加上儿子本来就残疾。陈莹一个人忙里忙外的,真是辛苦她了。可以说,自己这个续弦的妻子跟了自己就没有过过太舒心的日子,如果欣然真的可以和那个景华曜双宿双飞,又对自己的家庭如此有利,那可是一件极好的事情。想到这里,竺显生也便打消了顾虑,开开心心地吃起饭来。

    屋中的欣然听到父亲没有进来,一颗心也不由放了下来。

    她觉得头痛欲裂,索性躺在床上闭上眼睛,本来想快些入睡,然而却是辗转反侧,睡也睡不着。

    不知过了多久,正在欣然迷迷糊糊的时候,忽然听到一直门铃声。

    “是谁呀?”是后母陈莹的声音。

    欣然也坐起来,侧耳倾听着,不知为何,她心中又升起一种不祥的预感。

    “是我,伯母,我早上来过的,我是景总的助手,罗建。”

    “哦,是罗建呀!快请进,快请进。”陈莹的声音真是热情得要命。

    “来,快请坐。喝杯茶。”这是爸爸的声音。显然爸爸也把他当成贵客了。

    这个妖孽男,又在耍什么花招?欣然皱着一双绣眉,她隐隐地感到,这个妖孽的男人正在编织一张细细的罗网,大大地张开,等着她落入网中,无处可逃。

    “伯母,伯父,上午给您说了签合同的事儿,景总催促我下午就把合同的正式文本送过来了。”罗建的声音显得分外恭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