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十一回 暂时嫁给他

    更新时间:2016-08-06 16:49:27本章字数:3074字

    “哎呀,这急什么,有什么可着急的,你们鼎盛集团这么大的公司,难道还会说话不算数的么?再说,我们家欣然和你们家老总,呵呵。”赵莹虽然这么说着,可手已经一把抓过了那份合同,仔仔细细地端详了起来。

    罗健微笑地看着这一切,看来华曜岳父岳母这一关肯定是没问题了,不过,转而一想,他却又觉着华曜这一举有些像逼婚的味道。但不管怎么样,只要华曜能得到竺欣然这个女人,他便放心了。

    这几天,华曜默默关注暗恋竺欣然的一幕幕都如同印刻在他心上似的,他再也无法忍受华曜暗恋这个女人却得不到她的日子。反正是日久见人心,他就不信凭华曜的家境,地位,人品,相貌。怎能不让那个女人倾心相对。

    这个毫无恋爱,一心为主的男人此刻就是这般想着的。

    “伯母,这合同没有问题吧?”见陈莹终于看完了合同,罗健便礼貌地问着。

    “哦,没问题,没问题,不够为了稳妥起见,还是让我家老公也看一看,好吧?他虽然有一段时间不处理公司事务了,但毕竟是一家之主吗!”陈莹有些不好意思地说道。

    “哦,没问题,没问题,当然没问题了。”罗健连忙说道。

    “老公,你看看吧。”陈莹连忙将合同递到了竺显生的手上。

    竺显生仔细地看了一遍,合同不仅完全没有问题,而且还在许多方面是照顾了明成公司的。如此一来,他倒是有些心虚了,总觉得这大笔一挥,有些卖女儿的味道。

    “伯父,是不是合同有什么问题?”察觉到了竺显生的异样,罗健忍不住问道。

    “哦,没问题,我只是……”竺显生有些吞吞吐吐。

    “哎呀,老公,你这是干什么呢?你这么做不是让人家罗先生为难吗?”陈莹轻轻地推了竺显生一把,语气中微微有些不悦,她猜出了竺显生是怕对欣然有丝毫的委屈。

    “爸爸,您和妈妈看着合同没问题,就签字吧。”欣然在屋中听到了这一切,忍不住走出来说道。

    面对家中这样的困境,她真的无法做出反对。此时,只能走一时,说一时了。反正先签了合同,保证公司不要倒闭,否则的话,爸爸的身体是如何也经受不住那样的打击的。

    “欣然,你醒了?是不是最近很累?”竺显生立刻放下合同,走了过来,关怀地问道。

    “我没事儿,爸爸,就是最近忙着实习和毕业论文的事儿,有些累而已。”欣然宽慰地一笑,“您还是先签合同吧,人家罗先生还等着呢。”

    欣然看了罗健一眼,她认识这个男人。他可是那个妖孽男的至死不渝的铁磁儿。

    “哦,竺小姐,不要叫我罗先生,伯母,伯父,你们都叫我小罗就好了。”面对着欣然的目光,罗健不知为何,有些忐忑,他站起身回答道。

    “这个小罗,可真能干呢!人还这么有礼貌,现在,像这样的年轻人可是不多见咯!”陈莹一边夸着,一边急忙地签了合同。她心里明白,合同可是要越快签下越好的。

    “伯母,你真是太客气了。”得到陈莹多句的夸赞,罗健有些不好意思。

    “小罗,让我送送你吧。”欣然大大方方地说道。

    “哦,不用了,不用了,我开了车的,自己走就可以了。”对于欣然的热情,罗健更有些受宠若惊。

    “不用客气了,来吧,小罗。”说着话欣然已经打开了房门。

    “小罗,你真是太客气了。你帮我们办成了这么大的事儿,让欣然送送你也是理所应当的。”陈莹笑嘻嘻地说着,合同敲定,她心上的一块大石头可算落了地。

    “是呀,小罗,你就不要客气了。”竺显生说这话,却一直在观察女儿的脸色。他还是有些担心,合同的事儿会让女儿为难。

    罗健也不好再坚持什么,只好随欣然走出了房间。

    关上了房门,欣然就觉得一股子怒火腾地一下就冒了上来,这个罗健真像一个走狗,自己前脚去找冯莎莎求情,他后脚就给他的老板逼婚来了。

    径直走到楼下,罗健拉开车门,刚想客气地道谢,却被欣然一脸如冰的冰霜吓住了。

    欣然咬着牙一字一句地说道:“回去转告你们老板,合同反正已经签完了,你们别想后悔了。要想让我嫁给你们老板,没门儿!”甩下这句话,欣然立刻头也不会地跑开了。

    她的心在颤抖,她的心更在害怕。她觉得自己就像一只无助的小鸟,怎么逃也逃不开那妖孽男的罗网。

    罗健先是愣了一下,有点不明白欣然何至于态度来个一百八十度的大转换,转而,他明白了过来,有些气不过地追了上来,一把拉住了欣然的胳膊,有些生气地道:“你根本就不了解我老板,他是这世界上超级好的男人。他能看上你,是你的福气。你怎么这么不识好歹呢?”

    欣然先是一怔,没想到这妖孽男的手下竟和他一样刁蛮,她狠狠地甩脱了罗健,只是冷冷地说道:“真是物以类聚,人以群分。”

    “你,怎么这样?我们老板为你付出了多少,你知道吗?喂——”罗健还想追上欣然再次追问,但他猛然间想起了华曜嘱咐他的话,让他务必不能给欣然制造丝毫的麻烦,于是他还是停住了脚步。看着欣然的背影叹了一口气。此刻,他也不能像刚才那般的乐观了,因为看起来华曜的幸福之路还应该是比较漫长的。因为竺欣然这匹小野马实在有些难以驯服。

    欣然感到罗健没有追上来,这才松了一口气,连忙快步回到了楼上。

    一进门,陈莹和父亲正在高高兴兴地吃饭。陈莹还说:“小罗额真是太守规矩了,我让你一起吃点儿,他都不肯。”

    竺显生却说:“嗨,人家可是大公司的人,老板又出身豪门。平素什么样的吃的买见过,还能瞧得上你这平常人家的粗茶淡饭?”

    “这有什么了,其实咱们这家常便饭倒更健康呢。不过,咱们家欣然可是很快就要成为豪门少奶奶了,到时候什么样的山珍海味吃不到,这个什么所谓的罗健,到时候还不是要听咱们欣然驱使?”陈莹越说越开心。

    “行了,你就少说两句吧,搞得我们就像卖女儿似的。”竺显生不满地说了一句。

    “什么卖女儿呀,你干嘛说的这么难听呢?竺显生,我嫁给你这么多年了,我这个后妈当的怎么样,难道你心里还没数儿吗?这么多年容易吗?”陈莹当下十分委屈,大有诉十年之苦的阵势。

    “好了,妈妈,您还让不让人吃饭呢。”一直默不作声地乐然,抬起头说了一句。

    “好好好,我不说了就是了。”陈莹向来是拿儿子没有办法的。

    竺显生见儿子为自己解了围,不由会心地笑了。其实陈莹有些地方说的也不错,自打她进门确实跟着自己吃了不少的苦,说起来,他确实有些对不起她。

    “姐姐,你回来啦?刚才吃饱了吗?再喝些汤吧。”乐然抬起头看见了欣然,立刻关切地问道。

    欣然一直躲在影壁墙后,这会儿听到乐然在叫自己,连忙在脸上露出一抹无碍的笑容,快步走过来,摸了摸弟弟的头,笑盈盈地说道:“姐姐真的不饿了。”随即抬头看了看墙上的钟表,已经下午三点多了。

    “怎么欣然学校还有事儿呀?”竺显生问道。

    “嗯,还有个讲座,那我这就回学校了。”欣然顺嘴说道。

    此刻,她真的不愿再待在家里,她不知自己什么时候就会忍不住。

    “那就去吧。”

    “好,爸爸,妈妈,乐然,我走了,晚上就不回来吃了,也许会住在学校。”欣然一边说着一边朝自己的房间走去。

    “那你自己小心些吧。”陈莹嘱咐了一句。

    “好的。”欣然应声,随便拿起几本书塞在书包里。

    “姐姐,我可以进来吗?”欣然刚想走出门,乐然在门口问道。

    “乐然,当然没问题啦!”

    “姐姐,你真的没有受委屈吗?我可不希望你因为乐然看病还有学画画的事儿要被迫嫁给那个什么景总裁。”乐然放低声音,一本正经地说道。

    欣然的心猛然一暖,然而在一暖之下又有微微地酸楚。她连忙拍了拍乐然的肩膀,说道:“不会的,你放心,怎么会呢?”

    “那就好,姐姐,其实我在网上查了那个景华曜的资料,这个人的口碑还不错,在豪门公子里已经算个稀有动物了。如果姐姐你真的爱他,那就嫁给他吧,其实无所谓豪门不豪门的,我只希望你幸福。”乐然无比认真地说道。

    “好弟弟,你真是我的好弟弟。”欣然只觉得感动非常,一把抱住了弟弟的肩膀。

    此刻,她在想:有这样的好弟弟,其实她牺牲一下,又有什么不可以的呢?或者,她可以暂时嫁给那个妖孽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