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十二回  嫉妒和怀疑

    更新时间:2016-08-07 23:04:51本章字数:3059字

    “姐姐,那个景华曜还算是个靠谱的人,他这多年从来没有滥交过,更没有什么情史,他一直兢兢业业地在搞他的公司,可谓是个难得的青年才俊。”乐然一本正经地说着。

    说得欣然的心中愈发地感动,这一刻,她觉得自己的这个弟弟已经长大了,更为了弟弟为自己如此地花费心思感到暖心。

    “不过,就算这样,姐姐我也不希望你有丝毫的违心,你真的爱他吗?你可千万不要为了我,爸爸,这个家做出丝毫委屈自己的事情。妈妈,你不用理会她的。其实她就是刀子嘴,豆腐心,你就算不同意,她未必能把你怎么样的。”乐然想了想,又语重心长地说道。

    欣然心中不由大大一震,自己的这个弟弟果然长大了。他为了自己的心思竟然可以如此地缜密。

    “姐姐,你说话呀,莫不是真的受了什么委屈?”乐然见欣然迟迟不开口,不由有些慌张了。他紧紧地拉着欣然的手问道。

    欣然在这一刻忽然间释然了。有这么好的弟弟,就算她受点儿委屈又算什么呢?或者她可以嫁给那个妖孽男几年,然后再离婚?

    欣然的脑海中就这么胡乱地想着,随即紧紧地拥抱了乐然,笑盈盈地说道:“乐然,你放心吧。我不会受到丝毫的委屈的,你放心,姐姐也会让你,让爸爸和妈妈过上最好的生活。那个……景华曜,确实是个不错的男子。姐姐其实在是十几年前就认识他了。当时我们是在联谊会上认识的,我曾经帮助了他,没想到,他还是一个如此老派的人。受人点水之恩,就能涌泉相报的。”欣然说着就笑了起来,她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发笑。刚才还差点又把他叫成妖孽男,话到嘴边,又改成景华曜的。她也不知道,自己在说这些话的时候,心里却有了一种暖暖的感觉,而不是之前的满满愤怒了。

    “真的?姐姐,我从来没听你说过,那可是太好了。这么说来,那个景华曜还是个深情且专情的人呢。”乐然看着欣然,眼中露出了神往之色。

    “是的,可是那时候,他出国了,相聚那么远,联系也少。我怎么会想到呢。”欣然微微一笑。她越来越奇怪自己,自己好像在专心地说服自己嫁给那个妖孽男。

    “哦,原来是这样。”乐然一副恍然大悟的样子,“可是,亭萱哥哥呢?我觉得他也是爱着姐姐的,这么多年。”

    听到了宋亭萱的名字,欣然的心不由又是微微一酸。是呀,亭萱呢?自己怎么竟然忘了他?这到底是怎么回事?自己以前心心念着的都是要嫁给他的,那日那妖孽男强吻自己的那一天,她也是满心都是想着他的,甚至都觉得有些愧疚。

    “姐姐,你怎么了?是不是怕男交代?”乐然不由忧心地问道。

    “不是的,乐然,你这个小孩子家,就不要参与了,你呀这两天坚持做物理锻炼,还有画要专心的画,哦,对了,你的家教老师快来了吧?你要好好学习,明年就要考大学了。争取要考上一所理想的大学,最好在这期间能治好你的腿。”欣然握着乐然的手,自顾自地说着。

    她的眼前仿佛展现出一抹美好的画卷:乐然在美国被治好了双腿,能够健康地奔跑。乐然取得了中央美院的毕业证书,并顺利地通过了考研,他带着博士帽,在和她还有爸爸妈妈合影;随后,乐然还成功了举办个人画展,凡响强烈。被评为了海城的新锐画家。他的身后引来那样多的美女追求。很多的女孩子为了占得先机,都来讨好她这个姐姐。公司的生意也越来越兴隆,公司又招来了很多有能力又衷心的员工,爸爸妈妈可以有更多自己的时间,他们去各个地方旅游。而她呢……是还和那个妖孽男在一起?还是已经和他离了婚?画面到这里却戛然而止了。

    “姐姐,你怎么了?”看着欣然满脸微笑的样子,乐然有些不解地在他面前晃动了一下手臂。

    “哦,没什么,我只是想到了美好的未来。”欣然微笑了一下,重新握了握乐然的手,“等着姐姐,我去去就来。”

    “好的,姐姐,不过你要是和那个景华曜约会,就不用这赶着回来。”乐然调皮地朝着欣然挥了挥手。

    “你这孩子!”欣然开心地笑了,她有些惊异于乐然与自己开这样的玩笑,她竟然没有不开心。

    走到门口,一眼看到了爸爸。

    “爸爸,您……”

    “爸爸都听到你和乐然的讲话了,你告诉爸爸,那个景华曜真的挺好的吗?”竺显生的脸上不无担心。

    “爸爸,您就放心吧,女儿自有分寸,我不会受丝毫的委屈的。”欣然快乐地说着,并有力地握了一下竺显生的手,然后就快步走出了房间。

    望着女儿的背影,竺显生这才长长的舒了一口气。如果真想刚才他们说的那样,他就彻底地放心了。

    欣然走出家门,步伐是那么的雀跃,走了一会儿,她才发现,自己这是怎么了?真是白日做梦了?自己方才的那些不过都是想象而已,难道自己真的要选择嫁给那个妖孽男?

    想着想着,她忍不住就低下头去。或者说那个妖孽男真的会魔法,他已经改变了她的想法?

    “欣然,你要到哪儿去?”忽然一个清朗的声音在耳边响起。欣然连忙停住脚步,抬头去看,竟然看到宋亭萱站在自己的面前。

    “亭萱,你怎么来了?”她连忙快走几步,握住了宋亭萱的手。心中不由又升起了一阵歉疚。为她刚才那些不切实际的幻想。

    “我怎么不能来?竺欣然,难道咱们才不过分开半个多月的时间,你就移情别恋,爱上那个豪门公子了?”宋亭萱却放开了欣然的手,冷冷地说道。

    那日在餐馆和欣然不欢而散之后,他回到家还有些后悔。后来妈妈又在他耳边唠叨着,说竺家这两年越发不行了,竺显生和竺乐然都是药罐子医药费就是个无底洞,他和竺欣然在一起时没有丝毫的幸福的。

    他气不过,忍不住顶了一句嘴。妈妈却说他过惯了大少爷的生活,等到时候因为贴补竺家,弄得连佣人都没的用,还要自己下厨房,自己做家务的。听到这番话,他不禁就犹豫了起来。

    这几天,他都在矛盾中煎熬着。就在今天早上,他又听到了一些关于景华曜和欣然的八卦。当时他那个气呀,真想找到景华曜狠狠地抽上他一个耳光。这时候,他才明白,欣然在他心目中的地位是如此之高,若是听到她和别的男人有任何的联系,他真的会气得发疯。于是他便给欣然打电话,没料到,欣然竟然关机了。

    他越想越心焦,就急急忙忙地奔来找欣然。从老远,他就看到欣然,看她迈着雀跃的步伐,似乎是很开心,他马上联想到是不是因为景华曜那个男人。待走近一些,他刚要和欣然打招呼的时候,欣然却低下了头,这不得不让他联想,欣然有可能是不愿见到他。在叫欣然的那一刻,他从欣然的眼中读到了一丝的惊慌,他不由想,莫不是那些八卦都是真的?在他不在的这十多天,欣然已经移情别恋了?

    “亭萱,你真是说的什么话?什么我移情别恋?你怎能说出如此不信任我的话呢?亭萱,我们从中学就认识了,到现在已经七年了,整整七年,难道你还不了解我是个怎样的人吗?”一听到“移情别恋”这四个字,欣然就有些气节。她有些冲动地朝着宋亭萱说道。

    “你!好好,竺欣然,你可真好呀。我在外地那么奔波,可时时刻刻都是想着你的,为了早日能回来和你团聚,我熬了两个通宵,下了火车,放下行李,第一件事就是来学校找你。可是万万没有想到,一回来,就碰到你和景华曜那个男人在一起。你连和我一起吃饭,都是心不在焉的。我知道,那个男人可是海城数一数二的高富帅,豪门大鳄,比我这个普普通通的男人强多了。不过才几天呀,你就变心了。好!好!今天,可算是让我看清了你的为人。”宋亭萱气愤异常,他大声地口不择言地说着,根本就不管欣然能否接受。

    欣然睁大了眼睛看着这个男人,这个让她倾心爱了七年的男人。她简直无法相信,这样的话都是从他的嘴里说出来的,她很想争辩,然而张了张嘴,却吐不出一个字来。

    “你说话呀,竺欣然,你无话可说了吧?你是不是心虚?”望着欣然的木然样子,宋亭萱便 愈发地起火。他不禁想到了很多很多,想到了华曜和欣然约会;想到了华曜拉着欣然的手卿卿我我,他甚至更想到了华曜会紧紧地拥抱着欣然亲吻她。他越是这么想,他就越是生气,他恨不得一下子抓住华曜询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