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十三回 她是我的未婚妻

    更新时间:2016-08-08 14:43:34本章字数:3057字

    如果她说是,那么对宋亭萱该是怎样沉重的打击,而且那将意味着她以后和宋亭萱将再没有在一起的可能;如果她违心的回答不是,那么她刚才还曾经想过要先假意地嫁给那个妖孽男,为了给自己的家人营造一份美好的生活。那样一来,不是就在欺骗宋亭萱吗?

    就在这犹豫之中,欣然一时默然无声了。

    “你不说话?好,好呀,那你就是承认移情别恋了?竺欣然呀竺欣然,我真是看错了你,我怎么就没看出来,你是这么一个水性杨花的女子呢?你看上那个景华曜什么?他有钱,比我财大气粗?还是他长得更桃花?”气急败坏地宋亭萱口不择言起来。

    “亭萱,你怎能这样说我?”欣然不可置信地看着宋亭萱,她真的相不到一相爱她,对她呵护备至的宋亭萱竟然对她说出如此不堪的言辞。

    “我怎么说你了?你自己做出了这样的事儿,难道还怕我说嘛?我那天刚下火车,就风尘仆仆地去接你,可你呢,我若是不去,你是不是就要和那个男人约会去了。”宋亭萱一肚子的怨气无处发泄,他所想选择用极端的方式伤害欣然来使自己平衡。

    “亭萱……你……不要说的这么难听好吗?”欣然的心在一阵阵抽痛,就像有人拿着鞭子子啊狠狠低沉抽打。她无法相信,与宋亭萱相恋了七年,而他,对她却如此地不信任。她张了张一张樱唇,然而却语不成声,说不出一句完整的话来。眼泪顷刻间也像断线的珠子一般滚落下来。

    欣然晶莹的泪水一时让宋亭萱愣住了,继而就是如潮海般的后悔。他这是怎么了?怎么能把一腔怒火都发泄在欣然的身上呢?那个景华曜现在就是想趁欣然家里遭到变故的时候趁虚而入,如果他这个时候,再这么说欣然的话,不是要把她往那个男人的身边推吗?

    “欣然,对不起,我只是一时生气,我不该那么说你,求求你原谅我好不好?”宋亭萱连忙抓住了欣然的手,轻轻地抚摸着。

    她那双手还是那么洁白无瑕,润滑柔软。摸上去感到特别的舒适,让他时刻有一种放在唇边吻一吻的冲动。

    “你这个男人,变脸倒是比翻书还快呀!”忽然一个富有磁性且低沉的声音传来。

    二人连忙抬头一看,却见华曜不知什么时候走了过来。

    欣然的心马上抽紧起来,这个妖孽男,简直就是阴魂不散,每一次他的出现准没有好事儿。

    “景华曜,我在和我的女朋友说话,没有你什么事儿,你滚开!”宋亭萱一见华曜,这气就不打一处来,他厉声吼着。

    “应该滚的人是你,竺欣然现在已经是我的未婚妻了。这是她父母都承认的事情,你算那根葱?还不快滚!”对于这个道貌岸然的男人,华曜向来是讨厌至极的。

    “什么未婚妻?你胡说什么?欣然一直是我青梅竹马的女朋友,她如今快毕业了,我们已经在商量婚事了!她应该是我的未婚妻才对。”听到华曜的这番话,宋亭萱只觉得自己受了极大的侮辱。他无论如何也不能让这个男人抢走欣然,那将是他人生中最大的失败。

    “呵呵,那你可以帮助欣然家的公司扭亏为盈吗?那可以负责欣然弟弟和爸爸的医药费吗?你又能给欣然多少幸福呢?”看着这个胡搅蛮缠的男人,华曜真的想上前狠狠地给他一个耳光。

    她今天在忙着公司的事儿的时候,心里就惦念欣然,虽然已经让罗健去来签合同了,但他心里还是放心吧不小。于是抽了个空闲,就开着车疾奔欣然家的小区。刚开车到小区门不远处,就看到欣然走了出来。

    他也不敢直接惊动欣然,于是就开着车,慢慢地跟了过来。车子没开多远,就看到了宋亭萱,他本来想赶紧奔过来,拉起欣然就走,可那样又怕性格倔强的欣然反而会和他发脾气,因此思来想去,就决定先悄悄地跟在他们身后,听听他们说些什么。

    他一直藏身在一棵大树的后面,听到宋亭萱说的那些混账话,他真想一下子跳出来,狠狠地抽他几个耳光。这个小子,可真不是东西。竟然什么样的混账话都往外端。然而转而一想,这大庭广众之下的,弄不好会让欣然觉得难堪,于是就自己在一旁磨性子,磨来摸去,终究还是没能忍住,在宋亭萱抓住欣然的手的那一刻,一下子冲了出来。

    “谁是你的未婚妻?你才是胡说呢!”在这关键的时刻,欣然还是不由自主地选择了护着宋亭萱,说完,她便拉起了宋亭萱的手,快步走开。她的心里在敲鼓,她隐隐地觉得这个妖孽男绝不可能这么轻易地就放过她。她真的有些害怕。

    果然,就在她走过那个妖孽男的身边是,他却伸出修长的手臂,一下子就挡住了她的去路。

    “你要干什么?光天化日之下的你要干什么?”欣然强做镇定,厉声怒斥道。

    “我要干什么?你简直是明知故问,有些人明明已经答应了做我的妻子,怎么没过几分钟,就统统忘掉了吗?”华曜一边说着一边索性拉住了欣然的胳膊。

    “你……胡说……我什么时候答应了?”欣然连忙反对,然而却发现反驳的话语都被她自己说的语无伦次,弄得她整个人在他面前,就好像心虚似的。

    “没关系,你不承认没关系,我相信伯父,伯母,还有小弟都是清楚的。你的记性不好,我不在意,不过我觉得他们一定能帮我回忆起来的。”华曜轻轻勾起了唇瓣,嘴角边荡漾起一抹迷死人的笑容。

    欣然有一刻都有些被这种笑容震撼了,她连忙用力摇摇头,让自己清醒过来。可马上就觉得脚下一轻,整个人已经被华曜抱了起来。

    “你放开我,你要干什么?干什么?” 欣然拼命地挣扎,然而景华曜的双臂就像一对老虎钳子似的。

    “你这个流氓,地痞,你快点放开欣然,不然的话,我就要喊人了!”宋亭萱被吓了一跳,他完全没有料到华曜竟然会如此胆大,大白天的就上演这出抢人的戏码。

    “呵呵,宋先生对不起,你给我的这两个称谓,我可是不收的。其实我倒是觉得这两个词,跟你倒更般配一些。因为你方才的所作所为才更像是一个流氓。”对于这种人,华曜真的不屑于理他,只是该说的话还是想照单还给他。

    “你……你……”宋亭萱用手点指着华曜,一时气节,竟然说不出一个完整的句子了。

    就在这期间,华曜已经抱着欣然,快步朝自己的座驾走去。今天他开的是一辆商务型的宝马车,黑色的车身,流线的车型,愈发显得与众不同。

    欣然被他抱着,只觉得一阵悲催。她只得挣扎已经毫无意义了,只好把求助的目光投向了宋亭萱,不由凄楚地叫道:“亭萱哥哥,救我!”

    然而没有得到宋亭萱的回应,却得到了华曜有些戏谑地回答:“欣然,你好像找错了对象。现在你面前的这个我才是你的准老公,那个龌龊的男人你就不要理会了吧?”

    “什么龌龊的男人,你才是最龌龊的男人呢。”听到华曜在骂宋亭萱,欣然一时气急,反唇相讥。

    “好吧,他是什么样的男人,你会慢慢了解的。我现在饿不想跟你争执这个。”华曜也不想和欣然做这个口舌之争。据他派人对这个宋亭萱做的调查发现,这个宋亭萱为人有些阴暗,在毕业工作的问题上,他做了一些见不得人的事情。不过,这些,他并不想告诉欣然,他觉得现在说只能给欣然增加负担。

    “你放开我!放开我!”欣然再次挣扎。可是华曜却丝毫不肯放慢脚步。

    宋亭萱就这么眼睁睁地看着欣然被华曜带走,有好几次,他都想不顾一切地奔过来,将欣然抢回去。然而几次抬起脚来,脚上就像被捆上了沉重的沙袋,让他无法挪动丝毫。

    这一刻,他听到一阵“哗啦啦”的声响,那应该是他的心碎掉的声响。这一刻,他知道了景华曜的强大,他自己的无能为力。

    “你要把我带到哪儿去?”欣然眼看着宋亭萱离自己越来越远,心中的悲哀立刻像潮水一般涌了上来。她有些怨恨宋亭萱,为什么是这么的没有骨气,就这么眼睁睁地看着自己被别的男人带走。她更是哀叹,难道她和宋亭萱这七年的感情,就要在这一刻结束吗?看来,自己先前想象的所谓假装嫁给这个男人的办法是丝毫不可行的。这个男人简直太可怕了。

    欣然渐渐停下了挣扎,华曜忍不住望向她的脸庞。他很怕看到欣然还是一副据他千里之外的模样。

    还好,她倒没有表现出冷淡的模样。不由有些宽慰。然而还未等他说话,欣然却大力地挥起手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