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十四回 过家家游戏

    更新时间:2016-08-09 14:02:55本章字数:3028字

    欣然大力地挥起了手,她要狠狠地给这个妖孽男一巴掌,为他一次次的失礼。

    “啪——”响亮的一声脆响,那一耳光重重地落在了华曜的脸上,这下欣然却彻底地呆住了,她以为这个妖孽男一定会躲避的,至少不会这么痛快地被她打。

    华曜的头被重重地打向了一边,脸上火辣辣的疼。他转过头,有些不可置信地看着欣然。

    其实这一巴掌,他是安心挨上的。自己今天的事儿确实做得有些唐突了,可是面对宋亭萱那个龌龊男,他真的无法在忍耐和等待。他觉得挨欣然这一巴掌,也算是对她的一种补偿,但是没有想到,欣然竟然会那么的大力。

    “好吧,这一巴掌就算还了我刚才对你的无礼,不过,你的力气有些太大了吧。我的脸孔整个都是火辣辣的,这也算是你欠我的,记住是要还的。现在可以上车了吧,我的老婆大人。”华曜轻轻地擦了一下脸,忍不住吁了一口气。

    “谁是你的老婆,你说话注意点儿行不行,你能不能别乱说话。”欣然气鼓鼓地说着,她一听他说“老婆”这两个字就来气。

    “好吧,未婚妻大人,走吧,你去哪,我赶紧抽空送你过去,我一会儿还要回公司呢。”华曜不由分说地拉起欣然的手,就走向了汽车。

    “我不要你送,你放开我。”欣然还是想用力的挣脱。

    “你打了我一巴掌,这笔账我还没跟你算了。我警告你啊,你要是再在街上这么聒噪,我就在这大街上跟你上演夫妻恩爱。”华曜说道。

    他这一句话,弄得欣然再也不敢说什么。因为她知道这个妖孽男可是说的出做得到的。

    于是华曜顺利地把欣然弄进了车子,发动了引擎。

    车子径直往前开了一会儿,两人默不作声。欣然的心忍不住又扑通扑通地跳了起来。她忍不住偷偷看了一眼这个妖孽男,她得承认,这个妖孽男的确长得十分地耐看,他的侧面如此地精致,就像经过艺术家完美的锻造。

    “怎么样?你的准老公是不是很养眼。”华曜的唇边漾出一抹得意的笑容,这个小家伙偷偷地看他,可是瞒不过他的眼睛的。

    “谁看你了,你少臭美吧!”欣然白了他一眼。

    华曜也不在意,而是又会心地笑了。

    “喂,我说,你为什么非要娶我,天下的女人这么多,你为什么独独纠缠我不放。”又沉默了一会儿,欣然还是决定开门见山的问道。

    华曜握着方向盘的手忽然顿了一下,并没有回答欣然的问话,而是问道:“你今天到底需不需要去学校,如果需要的话,我就赶紧送你过去,不要误了你毕业的大事儿。”

    “我不需要去,我只想和你说清楚,你到底为什么娶我?还有你让罗建答应的为我爸爸和弟弟治病的事儿是不是都是准确无误的。”欣然再次认真地问道。

    “好吧,我们找一个幽静地地方,谈这些好吗?”华曜看了欣然一眼,从她眼神中的执着他感到了一丝自信。不管为什么,只要能把这个小家伙收到身边就好了,他有的时间慢慢地爱她,宠她,让她明白他的心。他更会把她当成珍宝一般,让她为自己生儿育女,和她白头到来。

    欣然最怕看到的就是华曜那深情如两汪潭水一般的目光。那深邃的眼底似乎有一种独特的吸引力,让她一旦陷入,就再也拔不出来,所以她一定需要小心地保持自己,不要掉入他的圈套中去。

    海城是个沿海的美丽城市,最不缺少的就是海景。

    华曜随便把车一开,就开到了一处海滨公园,这里地处海城的西北部,相对远离商业区,是个比较清静的处所。他把车停好,走下车,为欣然打开了车门。

    “谢谢。”欣然说道。

    “不用客气,以后你是我的太太,这一切都是我这个丈夫应该做的。”华曜淡淡地说道。

    这句话让欣然的心暖了一下,这样的华曜让她感到分外的亲切。

    “走吧,我们去海边走走,那边有一处石崖,样子听古怪的。”华曜很自然地拉起了欣然的手。

    欣然先是挣了一挣,但最终还是放弃了,任由他拉着了。

    握着这滑腻软糯的小手让他感到格外的舒服和幸福,真盼望以后的日子能够天天这样握着他的手。

    一直走到了一片有很大岩石的海滩,华曜拉着欣然的手慢慢坐下来。欣然很奇怪自己竟然就这么顺从地和他一起坐了下来。

    四周寂静无人,只感到清凉的海风吹在身上惬意的感觉,那阵阵有节奏的海浪声,更让人感到一种说不出来的舒适。最近家里和学校的事情忙得焦头烂额的欣然,发现自己竟然好久没有享受海风和海浪了。

    “怎么样?喜欢这种感觉吗?我就很喜欢,每当疲乏的时候,或是遇到难以解决的问题的时候,我就喜欢在这里坐一坐,看看一望无垠的大海和璀璨的脸色天空,听听海的歌声,感受一下腥咸的海风,我就觉得疲乏消失了很多,整个人就有精神倍增了。”华曜一边说着,一边深情地看着身边的人儿。想到以后自己再坐在海边的时候,身边就有佳人相伴,那将是多么美好幸福的事儿,那样的美好和幸福都让他觉得好像在梦里一般。

    欣然没有说话,而是把专注的目光重新看向了大海。心中觉得有些奇怪:这个妖孽男的爱好竟然跟她是不谋而合的,可宋亭萱反而是不那么喜欢在海边坐着。

    欣然不说话,华曜也不再追问,而是认真地近乎于有些贪婪地欣赏着他的心上人,他心目中的女神。

    两个人就这么静静地坐了很久很久,彼此都惊异于二人的默契。

    “你还没有回答我的问题呢,你为什么要娶我?”欣然忽然问道。她问的时候,眼睛还是盯着蔚蓝的海水。

    她的问题让华曜感到了一丝受伤的感觉,这个女人,怎么就如此不理解他的心意呢?关于以前的一切,他不是已经告诉她了吗?为什么,她现在还要问这个很蠢的问题。

    “难道你不能理解,我很爱吗?从七年前我就爱上你了。”沉默了一会儿,华曜还是说出了口。他表面冷清,其实对于这种肉麻的话是很难说出口的,但是为了欣然他还是说了出来。

    “你爱我?”欣然的语调高扬,不可置信地看了华曜一眼,仅仅凭七年前那个学校联谊会上,她对他那句鼓励的一句话?

    她的语气让华曜有了一种格外受伤的感觉,一股怒火悄悄地在心底滋生起来,他不管不顾地一把揽住了欣然的腰,霸道的强吻上去,他要让她明白,她是他的,不管怎样都别想逃出他的手心;这么吻她,还有一个意思,那就是对她刚才那没良心的话的一种惩罚。

    “呜呜,呜呜。”欣然被这突如其来的亲吻弄得有些发蒙,她想用力推开他,然而只这么一下,她就明白了,她这是白费力气。

    随后,也不知是不是着了魔,她竟然没有再次挣扎,而是顺从地让他吻。他的吻与上两次有了区别,在霸道火辣之余,更多了有了一些温柔和甜蜜的调子,那种隐隐的温情竟然还让她有些着迷。

    感受到她的配合,华曜不由心花怒放,这个小家伙被他吻过几次,就已经开始适应他了,这是不是说明,她的内心深处是爱他的,在乎他的呢?

    又吻了好一会儿,华曜才松开了她的樱唇,温柔如水的目光看向了她美丽的双眸,迫切地想从她的眸子里找到自己的倒影。

    看到了,看到了,她清澈明亮的眸子里,他的倒影显得是那么的幸福,那么的甜蜜。

    募地,欣然连忙躲开了自己的目光。她这是怎么了?才不过被他吻过几次而已,怎么就这样迷失了自己?她低低地垂下头去,仿佛听到自己胸腔里那个喷薄跳动的心脏。

    不禁扪心自问:“为什么?自己和亭萱之间就从不曾有过这样的感觉,难道是……”这样想着,欣然反而再不能想下去,她很怕那个答案是个可怕的答案。

    不知为什么,对于这个妖孽男,她总是有一种不好的预感,觉得他真的不可靠,就算他说的都是真的,也不过是一时兴趣而已。对于嫁入豪门,她更是存着一种排斥的念头,豪门的婚姻哪一桩不带着浓烈的经济色彩,她不相信这个鼎盛之家的景氏集团会不在乎自己的平民出身。

    “欣然,你在想什么。”见她许久默不作声,华曜忍不住温柔地问。他对于她刚才的回应觉得感觉良好,此刻心情更是如日中天。

    “哦……我没想什么……”欣然摇摇头,她不由又天真地想:大概这个妖孽男只是一时兴趣吧,就让他们玩这么一个过家家的游戏吧。三年,五年,哪怕是七年,他终究有腻味的一天,到那时候,她再去找寻她的幸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