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十六回 老同学回归

    更新时间:2016-08-11 15:01:40本章字数:3072字

    “是不是你的萱哥哥来啦?”刘珍儿立刻笑眯眯地凑过来说道。

    “你这个鬼灵精,还不知道是谁呢,没准儿还是咱们两个都认识的人呢,走吧,珍儿,你陪着我去吧。”欣然拉起了刘珍儿的手。

    她心里有些怀疑是景华曜又来了,如果是他的话,那么珍儿陪在身边无疑是对她有帮助的。

    两个人快步来到了门口,一看来人,却不由得吃了一惊。

    这个人的确是两个人都认识的,那个人不是宋亭萱也不是景华曜,而是叶维坚是两个人的中学同学,毕业后,他考了警校,今年也该毕业了。

    “维坚!”两个人都惊喜地叫出了声。

    “欣然,珍儿,你们两个都好吗?”高大威武的叶维坚相貌也很英俊,他大阔步地向两个妙龄少女走过来,脸上带着阳光一般的笑容,举止投足之间都洋溢着浓郁的警官的味道,一看就是与众不同的。

    “我们两个都好呀,一起毕了业,又一起考入了海大的服装设计系,你怎么样呀?怎么毕了业就没有音讯了,我们以为你把我们都忘了。”欣然很是高兴,老同学见面的确是一件非常值得高兴的事儿。

    初中三年,高中三年,三个人都是在海城一中读的,那时候,三个人都是学社会的干部,有很多的活动都是一起完成的。那时候,三人配合默契,说话有很投机,也经常一起出去玩。不过后来高一的时候,欣然就和大她三岁的宋亭萱确定了恋爱关系,有的时候,有的时候,宋亭萱也加入他们的活动,不过更多的时候,他们两个就只是过自己的二人世界了。

    叶维坚的父亲是个刑警队长,就在海城第一公安局。屡破奇案,得到了上方的嘉奖,后来就荣升为副局长,现在应该还在一局工作。

    叶维坚从小就受到了父亲这方面的熏陶,对侦破的事情非常感兴趣,而且还很爱抱打不平,曾经有一次,几个人出去玩的时候,碰到了几个小流氓。那些小流氓对这些女孩子放出了流里流气的怪话,而且还动手动脚的。

    叶维坚二话不说,就冲了上去。对方看他不过一个学生,根本就不放在眼里,正想好好地修理一番,谁料,却被叶维坚三下五除二地就撂倒了。他用的正是父亲教给他的擒拿术。

    随即,叶维坚就成为了海城一中所有女同学心目中偶像,不知有多少女同学爱恋他。可是他却连正眼都不瞧她们一下。

    高中毕业后,叶维坚当然是义无反顾地想去考警察院校。而叶维坚的扶起却执意让他考北京的警官学校,因为他觉得首都的警官学校才是最好的锻炼人的地方,而且那里离海城也比较远,远离他的那些熟人。

    因为叶父的那些功勋,在整个海城的公安界对他是无人不知无人不晓的,所以熟人也自然就多了些,故而不由自主地就会对叶维坚进行一些照顾。就算是靠海城的公安大学,其实也可以破格录用叶维坚的。但这可是叶父最不喜欢看到,以他的脾气,自己的儿子就该受到最为严格的训练,甚至到最凶险的地方进行锻炼,只有这样练出来的人才,才是一个不折不扣的公安战士。

    抱着这样的态度,所以叶父就让叶维坚报考了北京的警官大学。那可是全国公安界的精英学校,竞争也很是激烈的,那里培训出来的人才,有很多分到地方后,没有多久就会被提干的。

    叶父就对叶维坚这么说:“反正你甭想靠着老子的关系,要想当警察,你就靠自己的本事。如果考上了,那么老子我就双手欢迎;如果考不上,那就证明你不配吃公安这碗饭,还是哪儿凉快,就往哪里待会儿去。”

    叶维坚也是个初生牛犊不怕虎的性格,和父亲索性枪起火来发愤图强,高考的成绩出类拔萃,再加上他面试是功夫过硬,自然是被北京警官学校录取了。

    拿到录取通知书的那一天,叶维坚高兴不已,他先是觉着通知书快活地转了好几圈,然而随后,一丝惆怅就涌上了他的心头。他是被北京警官学校的重点班录取的,重点班可是要求四年之内魔鬼训练,除了两次探亲家是不许回家的,不仅如此,就连通信和通电话都是不可以的。

    经过这样锻炼出来的人才无疑是不打折扣的刚铁硬汉,在毕业分配的时候,更会成为各大市局抢手的人才,而且还会毫无疑问地受到重用。

    在叶维坚北上求学的前几日,昔日的同窗好友们一起给叶维坚饯行。除了欣然,宋亭萱,刘珍儿还去了很多人,大家在一起bbq,喝啤酒,还一起猜拳。玩得不亦乐乎。

    欣然还记得叶维坚那天喝了很多的酒,晃晃悠悠地走过来就要拉她的手,看样子似乎有话对她说。欣然也没有多想,只道是老同学之间的普通惜别。正要过去搭话,叶维坚却被刘珍儿拉走了。

    随即,宋亭萱就环住了她的腰。那天,宋亭萱也喝的有些微醉,他紧紧地搂住了欣然的腰,随即就不管不顾地吻了上来。

    当时欣然很有些害臊,毕竟她们相恋这三年,因为两个人都是比较传统的人,平常接吻就很少,而在这大庭广众之下,就无从仅有了。

    她用力地推开了宋亭萱,快步跑开了。她来到了一个僻静的地方,宋亭萱也跟了过来,也为刚才的事情感到不好意思,便诚意地道歉。然后说,他觉得自己很是幸福,能够和欣然在同一所城市上大学。

    也就是在那一天,他郑重的声明,他要等到欣然大学毕业就娶她为妻。

    “怎么样?老同学,你什么时候回来的啊?怎么回来了也不提前告诉我们,我们好去接你呀。”过去的往昔的片段在这里戛然而止,欣然脸上是亲切而和煦的笑容,她诚心诚意地说道。

    在她心目中,叶维坚始终是她最好的朋友。

    “欣然,你不知道,维坚在警官大学是高级警官的重点培养对象,有很多的培训和训练都是秘密进行的,所以这两年,他和咱们的联系才少了很多。”刘珍儿却笑眯眯地替叶维坚做出了回答。

    “是吗?维坚,那可真要恭喜你了。未来的局长大人。”欣然笑着夸道。

    “哎呀,这才哪儿到哪儿呢,我们这些毕业生刚工作的时候,都是要到第一线进行锻炼的。比较实战经验远远比从书本上学到的东西实用得多。”面对欣然的夸奖,叶维坚却有些不好意思起来。

    “那也不错呀,你从小不就想当一名神探,屡破奇案的吗?”欣然歪着头,带着一副小女孩的天真问道。

    “是呀,是呀。”叶维坚认真地点头,欣然的这幅模样又让他想起了过去学生时代青涩而美好的一切。四年未见了,欣然比以前更成熟了,也更美丽的了。

    “嗨,我说,咱们的大神探,咱们也别只是在这里杵着呀,现在已经四点多了,咱们还是找个地方吃饭吧,边吃边聊。”刘珍儿在一旁说道,眼神中掠过一丝复杂的神色。

    “噢,好好好。”叶维坚恍然回神说道。

    “走吧,就去学校附近的那家湘菜馆吧,今天你们两个谁都不要跟我争,我请客。”欣然说道。

    三个人就这么肩并肩地往前走去。一路上,刘珍儿不停地问这问那的,而叶维坚就老老实实地一一作答。

    欣然则在一旁笑盈盈地听着,在她看来,叶维坚的经历的确非同一般,真的和电影里那些特种兵有类似的经历。再看他的人,个子窜了老高,足足有一米九的个头,愈发显得威武高大。

    叶维坚说着,眼睛却时不时地越过刘珍儿落在正在认真倾听的欣然的身上。

    三个人很快来到了那间湘菜馆,老板娘热情地招呼着。

    “哟,今天是同学聚会呀,咦?你的男朋友怎么没有来呢?”老板娘认识欣然,有很长一段时间,欣然和宋亭萱是这里的常客。

    “噢,他今天要去工作。”欣然微笑道。心却莫名其妙地紧了一下。

    一旁的叶维坚的脸色也迅速一黯,但继而就恢复如常。

    三个人坐下来点了菜,不一会儿菜肴一一摆上,三人就边吃边聊。

    刘珍儿一直追问着叶维坚分到了那个公安局。

    叶维坚说,父亲的意思还是不想他受到自己的庇佑,更不想让他搞什么特殊,于是就把他分到了二局。

    “啊?二局呀?那不是离市区比较远了么?”刘珍儿有些失落地说道。

    海城第二公安局是负责海城周边郊县的一些案子的。

    “没关系的,局里给配车,我工作的那个地方离市区也不算远,开车也用不了一个小时。我离开家将近四年了,我妈想我想的不行,非要我住在家里。我呢,也想尽尽孝道,若是工作允许的条件下,我还是天天回家来的。”叶维坚说着话,眼睛却一直望着欣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