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十八回 去海洋馆

    更新时间:2016-08-13 13:35:52本章字数:4018字

    而且他还听说了,那日欣然参加生日宴会,被那个景华曜强吻的事儿。这豪门之家,本来就是那些娱乐八卦记者们追逐的对象,有这样爆炸性的新闻,他们不去挖才怪。更何况,那个该死的景华曜还有故意宣扬这个消息的意思。

    景华曜既然都敢做出这样的事儿,那么还有什么是他不敢做的?现在的欣然已经不是过去那个冰清玉洁的女孩了,看着她依然娇美无瑕的那张脸,他却只是觉得便扭。

    另外,他的心里也很是窝火。他一直是个很传统的男人,他一直认为这美好的第一次,应该还是留到新婚之夜的。可是那个该死的景华曜却可恶的破坏了这一切。想想,他真是恨。他真的很后悔,那天没有冲上去,一拳将他那张俊美到极致的脸打得稀巴烂。

    以前,他曾经一直以为自己才是这世间的美男子,是无数女孩心目中追逐的对象。可是站在那个男人面前,他却不由自主地自惭形秽。那个男人长得简直太完美了,都让人不敢相信。不止于此,他还拥有世间最为傲娇的家世,所有的这一切,简直令他嫉妒得发疯。或者换句话说是恨得发疯才是。

    他很想现在就报复他,然而却没有那个实力,于是就不自觉地把怒气发泄到了欣然的身上。

    可看到欣然嘤嘤的哭泣,他的心中又有点不是滋味,毕竟两个人也有了七年的感情做基础的。但他最终还是选择狠心地站起身来。缓慢地往外走。

    看到他的背影离自己越来越远,欣然只觉得心像被一把钢刀搅动着一样难受。她很想冲上去,拉住他,央求他:不要走,不要离开我,难道你舍得放弃咱们七年的感情吗?

    然而她最终却没有去做,她的双脚就像在地上扎了根一般。

    或许,亭萱说得没错。自从有了那个妖孽男的出现,他和她之间就再也不可能了。就像是一块美玉,被残酷地弄上了一道裂缝。再怎么修复,也无法完好如初。

    宋亭萱的脚步也越来越沉,没迈出一步,和欣然在一起幸福的点滴就涌入脑海里。有好几次,他都想不顾一切地回过头,再一次把这个自己珍爱了七年的女孩,牢牢地抱在怀里。

    然而,最终他还是没有那样做。心底那种大男人的固有观念以及对生活重担的恐惧,最终还是让他放弃了。他迈出了最后一步,离开了那座茶馆。

    看到他的背影终于消失子啊视线之外,欣然再也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泪水喷涌而出,哭得一塌糊涂。

    茶馆的侍应生察觉大欣然的不对,便悄悄走上前,轻声安慰道:“小姐,你怎么了?需不需要帮助?”

    欣然渐渐止住悲声,长到二十一岁,这还是她第一次在外人的面前如此窘迫,也在这一刻,她真正体会到了人世间的悲苦。

    “谢谢了,不用帮助。多少钱?”欣然缓缓抬起头,拿出了钱包。

    “哦,不用了,刚才那位先生已经付过钱了。”侍应生连忙摆摆手说道。

    “谢谢。”欣然缓缓站起身,却忽然觉得有些头重脚轻。

    “哎呀,小姐,你小心些,”侍应生连忙伸出手来扶她。

    “多谢你了。”欣然再次微笑着感激。

    “小姐,不是我多嘴,我想劝你一句,天涯何处无芳草,何必在一棵树上吊着?我看小姐你如此好的人品,肯定能找到比刚才那个先生好很多倍的男朋友。所以,你真的不必伤心。”侍应生还好心地劝慰着。

    欣然朝着她感激地一笑,继而又点点头。

    缓缓地走出了茶馆,站在人流熙攘的大街上。这里是海城的闹市,所以在下午三点多的时候,也是人流不息的。

    她一阵茫然,竟不知偌大的世界,自己该何去何从。

    她就这样一个人在街上闲逛着,一直走到了华灯初上,觉得双腿都有些发酸了。抬起手腕看了看表,发现已经七点多了,她这才在原地站定,思考着该往哪里去。

    站在原处,又想了一会儿,她决定还是回家去。

    来到小区门口,她重新整理了自己的心情,知道自己脸色如此不好,一定不能把这负面的情绪传递给家人。

    走上楼,打开房间的门。悄悄地走入了房间,还好,爸爸和弟弟好像都在房间里,不知道她已经回来了。

    欣然悄悄地走回自己的房间,刚推开房门,赵莹在身后问道:“回来啦?欣然。”

    欣然的心徒然一紧,连忙回答道:“嗯,是的,妈妈,我回来了。”

    赵莹却笑盈盈地走上前,扶住欣然的肩膀,认真地问道:“是不是和那位景家三少爷出去约会去了?”

    “是呀。”欣然心中一痛,却不敢正眼看她只是慌乱地回答道。

    “那好,那你应该已经吃过饭了吧。”

    “是呀,妈妈。”

    “那好,那你就休息去吧。你爸爸和乐然又出去散步了。这爷俩个,这两天的心情真是出奇的好。”赵莹满脸笑容,对于欣然那些细微的动作,她怎会多加留意。

    “嗯,谢谢妈妈。”欣然感觉如释重负,乐然和爸爸在她心目中实在太重要了。只要他们都安好,那让她做什么都乐意。

    既然爸爸和乐然不在家,她反而放心了。去卫生间洗了一个热水澡,赵莹还热情地把浴袍给她递到了门口。

    洗完了热水澡,她觉得周身很是轻松。躺在了床上,觉得心情似乎也好了很多。

    虽然下午宋亭萱说的那些话还是动不动刺痛她的心,但是她已能正确面对这个了。

    躺在床上认真想了想,事已至此,看来只有顺其自然了。既然亭萱提出了分手,那她就只能为了爸爸、弟弟,还有这个家牺牲一下自己了。

    想到这里,她又不由得想到了那个妖孽男。想到上午被他抱着,又被他亲吻,她的心底不自觉地就涌起一阵奇妙的感觉,这种感觉让她自己也说不出是好是坏。但是那个妖孽男为她勾勒的美丽场景,却是真的让她很心动的。

    就在这样对美丽场景的幻想中,她渐渐地睡了过去。

    没想到这一觉睡得还很好,这倒是很出乎她的意料,她以为怎么也有失恋的创伤的。

    醒来的时候,还是被刘珍儿的电话铃声吵醒的。

    “喂,欣然,现在都八点多了,你还没起床吗?这可不像是你的风格呀。”刘珍儿的声音丽透着淘气和俏皮。

    “是吗?都八点多啦!”欣然连忙坐起身,看了一眼桌上的闹钟,的确已经八点十五分了,这在她的人生历程里可是绝无仅有的。

    “是不是昨天又和你们宋亭萱嗨皮翻天了呀。”刘珍儿的声音充满了喜悦。

    “嗯,不是,就是看资料,没有觉察到时间,不知不觉地就过很晚了。”提起那个名字,欣然还是忍不住心痛了一下。

    “好啦,快起床吧。我现在在学校呢,东西我都帮你收拾好了。刚才李教授也来过,说你的论文也是全优通过,我的呢,是两个良,三个优,毕业实习也是优秀,所以接下来,咱们俩个该好好玩玩了。下个月就要去法国了。”刘珍儿的声音听起来格外地兴奋。

    “是吗?”欣然的兴致也被她勾了起来。

    “这还有假?你快出来吧,我现在就往你家的方向走,今天咱们去海洋馆吧。”

    “去海洋馆?”欣然有些不解地问道。

    “是呀,维坚来找我了,他开车带咱们一起去。老同学好久不见,咱们总该陪陪人家吧。”

    “嗯,那好吧。你等我一会儿,我马上就出门。”欣然只好说道,想到昨天说是自己接风,反而让叶维坚掏了腰包,真的不太合适,今天这份情总要还回来才好。

    “不用着急的,欣然,你就不要折腾了。我们开车去接你,你在你家楼下等着就好了。”刘珍儿连忙说道。

    “那好吧。”欣然放下电话,连忙洗漱换衣,又从自己的小钱柜子里拿出了五百元钱,这可是她平时省吃俭用存下来的。家里的服装公司已经亏损了两年多了,最近连职工的工资都快发不出来了。所以,欣然已经很长时间不问家里要钱了。等那笔订单成功交货了,公司的经济会大有好转的。

    欣然一边这么想着,一边已经收拾好了一切。

    她穿着一件粉色的T恤,乳白色的牛仔裤,粉蓝色的帆布鞋。整个装束十分地青春靓丽。

    “姐姐,你穿的这么漂亮,是要出去玩儿吗?”刚走出房间,坐在客厅画画的乐然便高兴地问道。

    “是呀,乐然,你又在画画了。”欣然乐颠颠地走到乐然身边,看到弟弟正在画一幅美丽的风景画,便由衷地赞了一句,“真棒,乐然,你画的越来越好了。”

    的确,乐然的画技巧越来越进步了。欣然不由想,先治好弟弟的腿,随后一定要找一位著名的画家来教弟弟,明师出高徒,相信弟弟一定能够有很大的进步的。

    “姐姐,昨晚睡得很好吧。你最近一定是忙毕业的事儿,太累了。早上我们吃早餐的时候,妈妈说你睡得特别香,于是我们就没有叫醒你。哦,对了,姐姐,妈妈把做好的早点给你温在锅里呢,你吃完了再走!”乐然体贴地说道。

    欣然听罢,觉得心头暖得不行。有这样的家人,她还有什么可不满足的呢。所以这更坚定了她为他们牺牲的念头。

    “好呀,乐然。”欣然一边应着,一边走到了厨房,从热锅里拿出了早点。

    是赵莹亲手做的豆浆喝豆沙包,赵莹的厨艺十分了得。这几年,家人的确享了不少口福。

    “姐姐,你慢点吃。”乐然看着欣然吃得很香甜的样子,心里愈发开心。

    “你怎么知道姐姐要出去玩儿?”

    “我当然知道,看姐姐的穿着就知道了,你平常上学,都是喜欢穿过膝的长裙的。”

    “你这个小家伙,观察得还挺仔细的吗。”欣然由衷地笑道。

    “那是呀,不然怎能画好画呢?”乐然一本正经地说道。

    “你这个小鬼精灵!”欣然再次笑道。

    “呵呵,姐姐,不过,你穿什么多漂亮,在我看来,丝毫也不比那些名门淑女差,怪不得那个素来有冷面王子的景华曜能看上你呢。”乐然笑眯眯地说道。

    “小孩子,别瞎说啦,专心画画。”欣然的心微微动了一下,也说不出是个什么滋味。她咽下最后一口早点,把餐具收拾了,就快步走向了门口。

    “姐姐,你小心点儿。回来别忘了和我分享你游玩的乐趣呀。”乐然还忍不住在身后说道。

    欣然回头冲他做了一个鬼脸,就快步走下楼来。

    走到小区的门口,看到一辆黑色商务型的别克轿车。车门一开,刘珍儿走下车来,朝她用力地挥着手。

    “珍儿,你们久等了吧?”欣然快步跑了过去。

    叶维坚正好也走下车来,说道:“欣然,不着急,我们也是刚到一会儿。你吃过早点了吗?”他的手里还提着一份麦当劳。

    “哦,我吃过了。谢谢你啊。”欣然拉起了刘珍儿的手,走到了车头前。

    “那好。”叶维坚略显尴尬地笑了笑,将早点胡乱地扔到了车上。

    刘珍儿看着那个麦当劳的袋子,心忍不住酸了一下。她今天出来的早,因为是昨天晚上接到了叶维坚相约的电话。当时她无比兴奋,几乎一夜都没睡,所以早上索性早起到学校收拾东西,顺便把欣然的东西也给整理好了。

    她刚整理好东西,正准备去食堂吃点什么,叶维坚就来了。来了的第一件事却是要求她给欣然打电话。

    当时她心里虽然有些酸涩,但还是毫不迟疑地打了,因为她只是想让她开心。从昨日对他表现,她就看出来了,竺欣然这个名字是永远也不会从他的心上除去的。明明每一次,叶维坚要求她做什么事都是冲着欣然的,但她还是义无反顾地去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