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十九回 回忆往事

    更新时间:2016-08-14 13:37:40本章字数:4100字

    就在刘珍儿撂下电话以后,叶维坚就迫不及待地催促她赶紧上车,说是要一起去接欣然,不能让欣然在那里久等。

    刘珍儿只好上了车,心里酸溜溜的。看来,长长的四年时光丝毫也没有撼动欣然在叶维坚心目中的位置。

    还记得七年前,那时候,她和欣然都要初中毕业了。刚刚考完试大家在一起聚会。

    也就是那天,欣然领来了宋亭萱。想大家羞怯地介绍说,这就是她的男朋友。

    当时同学们都欢呼了起来,因为宋亭萱长得玉树临风,英俊潇洒,是比他们大三界的校友,现在正在海城上高一。宋亭萱可是名副其实的校草。而叶维坚相比之下,因为还更毛躁一些,又总是邋里邋遢地不修边幅,故而还算不上校草级别的。

    同学们都羡慕得不行,说他们简直就是天生的一对,地造的一双。真真是校花配校草。

    大家都在用力地鼓着掌,她也跟着鼓掌来着。可是鼓着鼓着,心就跟着酸涩了起来。她深深的清楚,这里有一个人应该会不开心的,而且会很不开心的。

    果然,就在她刚放下手的时候,只听“呯”的一声,她连忙回转身,看到叶维坚踢倒了一个啤酒瓶,随后他大跨步地跑开了。

    她想了想,还是追了上去。

    她还有欣然还有叶维坚同窗了三载,每天在一起生活学习的。她早就喜欢上了叶维坚,这应该追溯到那次运动会上。

    叶维坚参加了400米跑步竞赛,明白人都知道,400米是最难跑的,既要有速度,也得有耐力。可是人家叶维坚愣是超出第二名半圈多的距离赢得了冠军。

    当时场上掌声雷动,随后就有女生给叶维坚来送花。可是呢,这个家伙却都冷着脸拒绝了,反而把他得来的奖品,一个精致的本子送给了欣然。

    欣然笑着推脱了半天,最后拗不过只得收了下来。但是后来,欣然又把那个本子悄悄地送给了刘珍儿。

    刘珍儿心里又欢喜又惆怅,欢喜的是,这好歹是自己暗恋男孩的东西,对于她来说是无比珍贵的;然而惆怅的是,那个男孩属意的对象却始终不是自己。

    但在这种矛盾重重之下,她还是选择接过了这个本子。

    她拿回家,小心翼翼的打开,动作就像翻开一件珍贵的艺术品,生怕弄坏其中的一丝一毫。她一页一页的翻着,终于在最后一页上找到了一个叠成心性的信纸,虽然叠的不是那么整齐,但却能看得出叠的人用了很大的心思。

    她抚摸着那粉红色信纸,眼眶渐渐地湿润了。

    其实,说句私心话,她多么不愿意把这信交给欣然,那可是她心爱的男孩呀。然而,对欣然的情谊还是占了上风。第二天,她悄悄的把本子送回到欣然那里,并直接翻开夹着粉红色信纸的哪一页。

    然而欣然却笑着说:“珍儿,既然这个本子都送给你了,不如你就来替我处理吧。”说完转过身就走进了屋。

    她忽然很生气,心中特别为叶维坚而不甘。叶维坚为了她花费了这么多心思,可是她却一句“珍儿,你帮我处理吧,就完了吗?这样对维坚真是太不公平了。”

    于是,她紧走了几步就拉住了欣然,有些斥责的口吻说道:“欣然,你这么做,未免太不对了吧。”

    欣然却一点儿也不生气,慢慢地转过身,和煦地问道:“珍儿,我怎么不对了?”

    “你这样也未免太狠心了吧?维坚对你一直一往情深的,你怎么能……”刘珍儿说着眼圈就不由自主地红了。

    没想到欣然却笑得愈发温和了,她轻轻地拥住了刘珍儿的肩膀,柔声说道:“珍儿,你不知道,我已经有喜欢的人了。他也是我们学校的,是我们的学长。所以我不可能再接受维坚了,我一直把他当成好朋友。所以这层窗户纸还是不要捅破的好,不然的话,我们以后不是连朋友都没的做了?”

    “这……”刘珍儿一时语塞了。

    “其实,珍儿,我明白你的心意,你一直是挺喜欢维坚的,不如你就大胆接受他吧。”欣然随即语重心长地说道。

    “不行,不可以,不可以。”刘珍儿却一把推开了欣然,用力地摇头,“他喜欢的是你,我怎么可以?”

    “有什么不可以的呢?可是欣然,爱情讲究你情我愿,我并不愿意接受他呀。那样对他不也是一种伤害吗?其实,珍儿,你的心思我早就看出来了。你一直对维坚一往情深的,其实你们两个菜更合适。”欣然再次劝说道。

    她一直冰雪聪明,又心细如发,怎会洞见不出这一层呢?只是,她的爱恋目光早早就追随在宋亭萱的身上了,对于叶维坚,她真的只是纯纯的友谊。

    叶维坚别看平身大喇喇的,但内心里却是十分敏感脆弱的。更是经受不住什么打击的,与其直截了当的拒绝他,倒不如一直不说破,那么两个人还是能一直做朋友的。对于叶维坚这个朋友,其实欣然也是相当珍惜的。

    “不可以,不可以。”刘珍儿用力地摇着头,泪水开始不受控制地往下流。

    其实直接对叶维坚表白,她不是没想过。可是,她却又很多的顾虑。这里面自然包含着作为一个女孩特有的自尊心和敏感。而且她比欣然更加了解叶维坚,他更是一个在感情上一条道跑到黑的,如果这时候,她去表白,只能让三个人的关系越来越尴尬,到那时才叫真的做不成朋友呢。

    欣然见刘珍儿的反应如此强烈,于是也没再坚持什么。

    刘珍儿小心地那回了那个本子,并珍惜地放在自己的抽屉里,宝贝的跟什么似的。关于那封粉色的信,她只是偶尔拿出来摩挲一下,根本就不曾打开过。她总觉得那粉色的信纸中包含的不仅是叶维坚对欣然的一份爱恋,应该还包含着他的希望,他的自尊等等还有很多的东西。

    所以,就让它成为三个人中间一个永久的秘密吧,谁也不用去打破。

    随后,叶维坚迟迟没有受到欣然的回复,本来心中也有几分忐忑,看到欣然也不免尴尬。可是看到欣然却还和以往一样,没有丝毫的变化,他反而就放下心来。

    刘珍儿也恢复了活泼俏皮的模样,每日里打打闹闹的,倒是给三人之间平添了很多的乐趣。于是渐渐的,叶维坚也就接受了这个事实。

    “珍儿,你在这里等一下,我去前面的麦当劳给欣然买些早餐。”一路上,叶维坚只顾闷头开车,刘珍儿也不说话,而是眼睛望着窗外,一直在想着过去的点点滴滴。是叶维坚的话打断了她的思绪。

    “哦,好的,维坚,你去吧。”刘珍儿看着叶维坚快速地下了车,那句“维坚,你帮我也带一份来,我也没吃呢”那句话还是咽了回去。

    叶维坚的眼里始终只是有欣然的。

    她忽然觉得口中一阵苦涩,眼泪差点就要掉下来。然而,转念想想,自己实在太不应该了,维坚和欣然都是自己两个最好的朋友,自己怎能在这里吃她们的醋呢?

    于是叶维坚回来之后,刘珍儿的脸上又换上了一副阳光笑脸。

    “珍儿,久等了啊!”随即叶维坚有迅速地发动了车子。

    刚才在楼下的时候,叶维坚似乎很着急,又似乎很紧张,不听地搓着手。

    刘珍儿有心安慰几句,却又不知该如何说起。

    大约等了二十多分钟,欣然终于向他们走来。

    “欣然,你坐这儿吧!”刘珍儿拉开了车门,示意欣然坐在副驾驶的位子上。

    “不了,珍儿咱俩还是坐在后面吧。”欣然摆摆手,而是拉开后面的车门,走上了车。这些细枝末节,她还是能注意就注意些吧。

    “好吧,你们坐好了,我要开车了。走,去海洋馆完喽!”叶维坚像个孩子般地发出一声欢乐的呼声。其实方才,欣然选择坐在后面,让他心中不免失落的。

    但转念一想,今日能和欣然一起出去玩,已经是很开心的,何必要求过多呢?

    “珍儿咱们的东西都整理好了?”

    “是呀,我办事儿你还不放心吗?”

    “我当然放心了,感谢你还来不及了。所以呀,今天你们两个都不要跟我抢,今日的花销都由我来付!”

    “还是不要了,欣然。”刘珍儿知道欣然家里的情况,生怕她因为经济的拮据而犯难。她一把抓住欣然的手,担心地说道。

    欣然却微笑地朝她摇摇头,示意她没关系。

    “好呀,欣然,那就让你破费了。”叶维坚从前面的后视镜里看了欣然一眼。欣然今天阳光靓丽的打扮实在令他赏心悦目了。

    “客气什么,都是这么多年的朋友了。”欣然嫣然一笑道。

    随后,她的目光落在那袋麦当劳上,连忙拿起来递给刘珍儿道:“珍儿,你肯定还没吃早餐吧。我妈妈给我做了早餐,我吃过了,这份早餐还是你吃吧。”欣然说完,把那份早餐送到了刘珍儿的手上。

    刘珍儿接过那个食品袋,只觉得沉甸甸的。

    “哎呀,对了,珍儿,这早餐都凉了吧,你别吃了,你看我,真粗心。维坚,前面看见有卖早餐的停一下,我再给珍儿买一份。”欣然忽然想起了什么说道。

    “啊?珍儿你没吃早餐,怎么不跟我说呢,我刚从买的的时候多买一份不就得了吗?”叶维坚也有些歉疚地说道。

    在他心目中,刘珍儿素来是大喇喇的,怎么着四年不见,他回来以后,就变得扭扭捏捏的了?

    一边说着,叶维坚就停下车,正好在一家江南小笼包子的店面门口,叶维坚快速地跑下车,去给刘珍儿买包子了。

    “维坚,你别排队了。你看这么多人,我吃那份麦当劳就行了。”刘珍儿见排成了一队长龙,也连忙下了车。

    这家店,可是海城最著名的一家江南小吃店。海城是个沿海发达的城市,尤其最近这几年,外来的商家商户非常多,也极大地带动了海城的经济发展,而对于老百姓,最为实惠的就是足不出市就能尝遍天下的美食了。

    “没事儿的,珍儿,你看这队伍虽然长,但是也很快的额,听话,你去车上等着吧,我一会儿就好了。”叶维坚还是颇有些歉疚地说道。

    从前,刘珍儿对他的殷切关怀,他不是感受不到。别看她表面上听粗拉拉的一个女孩子,可是照顾起人来,却是体贴入微的。后来,欣然和宋亭萱确立了恋爱关系以后,反而是他们两个人更多的在一起。然而,欣然却始终是他心目中的女神,更是把他的眼睛装得满满的,使他看不到其他的任何人。

    “维坚,都说不要了,我也不喜欢吃这家的包子,你要是不会车上,我就和你站在这儿一起等,告诉你,海豚表演可是不等人的。”刘珍儿再次说道。

    “好吧,好吧,都听你的就是了。”叶维坚见拗不过刘珍儿,只好折返回来。

    欣然坐在车上,看到了这一切,她真是由衷地希望自己的这两个至亲的好朋友可以最终走到一起。

    两个人先后上了车,叶维坚重新发动了车子。

    没多会儿,三人就到了海洋馆。

    刘珍儿在车上匆匆吃了那份麦当劳,欣然抢着去买票。她今天带了两千元,是自己的全部家当了,她只想着一定让两个好朋友玩痛快了。

    买票的时候,她特别看了一下海豚表演的时间,因为最近几只海豚比较疲劳,所以演出的场次缩短了,它们每天只表演一场了,十点整。现在已经九点三十五分了,拿着票,她就叫上两个人快速朝海豚馆而去。

    还好,中间正好空着三个座位,三人坐了下来。虽然还有二十多分钟才开始演出,但是整个会场已经坐了一半儿人了。

    叶维坚一边四周看着,一边欣喜地说:“没想到,几年没在海城,这里的变化这么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