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三十一回 浪漫的求婚

    更新时间:2016-08-16 16:33:36本章字数:4081字

    华曜带上了一个英俊王子的面具,这样,就让别人认不出他来。他非常讨厌欣然身边的那个男人,尤其是他看欣然的目光,于是他便玩了个花样,从看台上吧欣然抱了过来,让她远离那个男人。

    “怎么是你?”欣然吃惊地问道,随即下意识地把目光投向了看台,不知为何,她很怕叶维坚看到景华曜,他们之间那种剑拔弩张的气氛,仿佛再有一点火苗就能迅速地燃烧起来。

    “怎么不是我?你喜欢看海豚表演,为什么不告诉我呢?我可以给你一个人表演。”华曜的目光中充满了柔情,那浓浓的情谊仿佛比海水还要深,他似乎也不在乎欣然对他的态度。只有把她牢牢地抓在自己的手心里,他就什么都不怕了。

    刚才因为叶维坚所引起的不快,顷刻间也是烟消云散。

    “还是算了吧,我没有那么大的架子,这么偌大的剧场,只给我一个人演,我未免也太造了。”欣然收回目光,冷冷地说道。

    华曜看着欣然的冷脸,也不着急,而是微笑了一下继而对着满场的观众说道:“这位是我的未婚妻,今天就是我向她求婚的的日子,因为我想给她一个惊喜,所以才没有告诉她。亲爱的观众们,恳请你们就坐我求婚的见证人吧。”

    “哇塞,原来是要跟未婚妻求婚哪。”

    “简直太浪漫了,今天咱们这场演出看得可真值了。”

    “是呀,不过这位海城排在第一位的钻石王老五,这算有主了,不知多少名媛千金要睡不着觉了。”

    “这女的是谁呀?是不是也是哪位富豪的千金?怎么没从八卦杂志上看到过呢?”

    “我看不像,咱们海城的名媛千金,我心里都有数,从来没有见过这个女子的。漂亮是漂亮,但就是背景不算雄厚。”

    “那就不对了,海城的富豪们向来不是喜欢强强联手的么?怎么这次鼎盛集团不需要经济联姻了吗?”

    “人家鼎盛集团是咱们海城经济大亨,多少呢稳坐海城首富的金交椅了,人家还用得着这个?”

    “那这个女孩可真是够幸运的,哎呀,灰姑娘穿上水晶鞋的故事为什么不能在我的身上上演呢?”

    观众席上已经传来纷纷的议论声。

    “你胡说什么嗯?我什么答应嫁给你了。”欣然大惊失色,想用力地抽回自己的手,然而手却被华曜牢牢地抓着,让她怎么动,也是撼动不了分毫的。

    她的脸红得就像熟透了的番茄,她真恨不得在这里挖个洞,钻进去得了。纵然心中很是生气,但她斥责华曜的声音却很小。

    “乖,你听话些,在这大庭观众之下,你除了听我的话,别无选择。你若是再不听话,我就当众吻你,还是舌吻的那种。”面对欣然的斥责,华曜却是笑眯眯地凑在她的耳边说道。

    欣然更是害怕了,她可是深深地知道,这个妖孽男是什么都做得出来的。她立刻就不敢开腔了。

    这下华曜可算有恃无恐了,他对着观众席上,又万分诚恳地说道:“我的未婚妻,是天下最美好的女孩,我已经向她求了一次婚了,但可能是因为我不够诚意吧,她并没有答应我。所以,我今天要再一次真诚地向她求一次婚,请在座的各位都给我帮帮忙,可以吗?”

    “可以,没问题。”面对这如此英俊的男子的真情告白,观众们自然都是好不犹豫地选择赞同。

    就在这时,一段更为悠扬的乐曲响起,有的观众听出来了,那是一首古老的情歌。就在这动人的情歌演奏的时候,两只聪明可爱的海豚,游向了另一边,顶过主持人手中的一个小花篮。两只海豚,首尾相接,由前面的那头海豚顶着花篮,缓慢地向华曜和欣然这边游了过来。

    “他们这是要干什么呀?又有什么新奇的浪漫花样?”众人都充满期待地等待着,接下来要上演的一幕更为浪漫的画面。

    叶维坚再也坐不住了,难道今天让欣然来陪他看表演,就是让他见证自己最心爱的女人要成为别人的额未婚妻吗?

    他想要一个跨步跨过去,却被刘珍儿拉住了。

    “珍儿,你不要拦着我,好不好?你让我过去!”叶维坚想挣开刘珍儿,可谁料想,刘珍儿的力气很大,他根本就无法挣脱。

    “维坚,听我的,你先不要去。我觉得欣然是很有主见的,她一定能够自己处理好这一切的。”刘珍儿诚恳地说道。

    “你怎么知道?珍儿,你是不是早就知道,今天欣然要和她那个所谓的未婚夫举行订婚的仪式?那既然如此,那干嘛还要让我来呢?难道欣然这么多年了,也不明白我的心思吗?四年前,她已经在我的心上插了一把刀了,难道今天又要重蹈覆辙吗?”叶维坚说着说着,眼泪便不受控制地流了下来。

    他这个钢铁硬汉,在警官大学学习期间,不知受了多少次伤。然而,他却从来没有掉过一滴眼泪,可是如今面对他心爱的女子即将成为别人的未婚妻,他便再也抑制不住了。

    “维坚,你不要这样,好不好,你先止住悲声,好不好?”叶维坚的眼泪让刘珍儿方寸大乱。她真的想不到,这个钢铁硬汉,可以为了欣然哭得如此伤心。

    “珍儿,你告诉我,欣然的男朋友不是宋亭萱吗?我以为,我这次回来,可以和他竞争一番的,可怎么又换成了这么一个人,这到底是怎么回事?珍儿,你告诉我,我该怎么办呢?”叶维坚像个无助的孩子一般,拉住欣然的胳膊不住地摇晃着。

    “维坚,我真的也不知道,这个人叫景华曜,是鼎盛集团的三公子,也是副总裁。他是我们学校的名誉教授,好像他一直在追欣然,可是欣然并没有答应他呀,我也不知道为什么,今天他要想欣然求婚。”刘珍儿慌乱地解释着。

    她说的确实是实情,因为欣然并没有告诉她,她已经和宋亭萱分手的事儿。

    “那我就去阻止他们!”叶维坚转过身,眼睛中充满了怒火和不甘。

    “亲爱的欣然,你答应嫁给我吧。我一定会一辈子宠爱你,呵护你的。”那个小花篮中果然有一个精致的首饰盒子,盒子打开来,就是一只七克拉的大钻戒。

    “哇塞,这不是天使之眼吗?”就算隔得这么远,好像也能被那些嗅觉灵敏的观众们察觉到这颗钻石的价格不菲。

    欣然呆呆地望着眼前的这一切,这一切来得实在太突然了,根本就令她目不暇接。她的脑海中,电光火石一般地闪过了无数的片段,有她与宋亭萱相爱七年的点点滴滴,也有他昨晚无情的告白,还有的,就是和面前这个妖孽男交往的点点滴滴了。

    这个钻戒是华曜早就订好的,是南非最著名的钻石原胚,加上世界顶级的锻造师打造而成的。全世界才只有七颗,要不是他的商机敏感,及早就下手定下,根本就顶不下这么珍贵的钻石。

    这枚戒指,他要在法国最高档的首饰店,经过了精心地打制。今天早上刚好,空运到了海城。拿到戒指,他就带在了身边,就预备着向欣然求婚用呢。

    他早就打定了主意,求婚可要趁早。欣然的周围的野蜂实在太多了,他必须尽快尽早地在欣然身上打上属于他自己的标签。

    不过今日这个机会实在来的太容易,也太巧了。他从摄像头中看到欣然在观众席上的时候,就马上滋生出了这个想法。

    他让助手拿好了那枚戒指,并放在一个花篮中。幸亏他平时就对两头海豚训练有素,他们常常为他顶东西,送过来,没想到今天就派上了用场。

    “答应他!答应他!”观众席上响起了一片欢呼声,便随着有节奏的掌声。

    “欣然,答应我吧,我从七年前就深深地爱上你了,请你相信我,我一定会给你幸福美满的生活的,我不仅爱你,我还会更爱你的家人。我一定会让他们都过上幸福的生活的。”华曜单膝跪地,无比诚恳地说道。

    欣然有些茫然了,理智在告诉她,不能答应他,绝不能答应他,这个妖孽男在她心目中从来就不曾有好的印象。她又想起了宋亭萱,昨天,他才和自己分了手。如果此刻答应华曜的话,不正好应了宋亭萱说的“自己早就移情别恋的话”了吗?

    然而,从感情上。她却不由自主的伸出手。她的眼前,都是弟弟乐然,爸爸康复,她们一家人开开心心在一起的唯美画面。

    有一个声音在她耳边说:“答应他吧,欣然,为了乐然,和爸爸,你应该答应他的。”

    就在这个声音的驱使下,欣然终于任由华曜将那枚价值连城的钻戒戴在了自己的无名指上。

    “不要呀,欣然!”看台上,叶维坚几乎是痛斥心扉地喊了一声。

    然而他的声音太小了,早就淹没在兴奋观众的欢呼声中。

    “欣然,你真好,从现在开始,你就是我景华曜的妻子啦。”华曜兴奋不已,一下子就把欣然抱了起来,他双手有力,抱着欣然整整转了三个360度。

    “公主终于嫁给王子啦!”有很多年轻的女孩子,都流出了兴奋的眼泪。

    这至真,至美的浪漫一幕,就在她们的眼前上演,这使得她们不得不艳羡。

    与此同时,叶维坚却是双手颤抖着,泪水肆意横流。他万万也想不到,本来应开开心心的看的海豚表演,竟然变成如此痛心的一幕。

    刘珍儿呆呆地看着这一幕,尽管这唯美浪漫的画面让她也是觉得那么欢欣,而且毕竟是自己最好的闺蜜,然而她看到叶维坚这样子,就再也高兴不起来。

    “维坚,你不要这样,你千万不要这样,好不好?你一直是我心目中的英雄,你是最坚强的。你不要这好不好,你知不知道,你这样,我会很难过的。”刘珍儿一边说着,泪水便不受控制地流淌下来。

    她的泪水让叶维坚的心中也是徒然一震,面对着多年的好朋友那样真情的泪水,那样关切的眼神,他也是感到万分安慰的。他更能洞悉出,那柔情眸子后面的绵绵深情。

    诚然,刘珍儿也是一个实打实的好女孩。早在初中时代,追求她的男孩子就能成打儿了,可当年刘珍儿却只对他说,这些男孩子她从来不会放到眼中去。因为没有一个男孩能够超过他。

    他岂能不明白刘珍儿的心思呢,然而当时他满心满眼都被欣然占据着,所以对于刘珍儿这种较为隐秘的表白,他也只能是装糊涂。

    如今,在他最心痛的时候,刘珍儿又向他做了一次表白。

    不能不说,他心无所动。然而,欣然这个名字,却早就如同高铁造就般镌刻在他的心上,令他如何也挥之不去。所以,他沉默了一会儿,最终还是不能接受刘珍儿。

    是的,纵使欣然永远不能接受他,他也无法停止自己的爱。

    正如那首歌中所唱的:“请不要拒绝我的爱,我只愿你天天过的甜美,我不是你的新郎,可你却是我心中永远的新娘。不能陪你天荒地老,却只愿在天地中的一角静静地期待,期待你幸福的花开。”

    想到这里,叶维坚便抹了一把眼泪,挤出了一丝微笑道:“是呀,这是欣然自己的选择,无论选了谁,我也永远是她的朋友,是为她终身守候的朋友。”

    “维坚,你能想开了就最好了。咱们走吧,我想现在欣然肯定不需要咱们。”此刻,刘珍儿的心理动了一点小心思,或许欣然的订婚对于她也确实是一件好事儿吧,这可以给她一个好的机会。

    然而,她刚刚升腾起的希望就在听到叶维坚后面的话之后,就沉到了谷底。

    “走吧,珍儿,你才是我的好哥们儿,一辈子的好朋友。”叶维坚笑着拍着刘珍儿的肩膀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