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三十三回 三个好朋友

    更新时间:2016-08-18 15:38:51本章字数:4084字

    刘珍儿听到叶维坚这么问,拿着咖啡杯子的手不由自主地抖了一下,这就是那个磨人的爱情驱使的,纵使那个他爱的人让他伤透了心,把他伤害的体无完肤,然而他就依然不能阻断对她的想念。

    一个人对另一个人好,是没有理由的。说起来,这或许就是他们三人的宿命吧。

    慢慢地搅动着咖啡杯子,咸咸的泪水滴落在咖啡杯中。

    “珍儿,你怎么了?”叶维坚发现了刘珍儿眼泪,慌忙地坐到刘珍儿的身边,手忙脚乱地拿出纸巾为刘珍儿拭去泪水。

    “珍儿,对不起,我是我不好。我知道你对我的心思,可是……你总该给我留些时间,不是吗?我完全没有那个能力,这么快就忘掉欣然,我……”叶维坚说着这些话,眼圈也不由红红的。

    叶维坚的歉疚让刘珍儿心疼不已,她连忙抽过那手心里的额纸巾,擦了擦泪水,又为叶维坚擦去了泪水,展颜笑道:“你看你,都这么大的人了。怎么还跟个小孩子似的呢,我没事儿,其实我早就习惯了。正如你所说的,爱一个人是不容易放下的,你如此,我亦如此。所以,就让咱们谁也不要去强求谁吧,好不好。我只希望,不要因为这个原因破坏咱们三人的友谊,我还想和你还有欣然好好的做朋友呢。”

    看着刘珍儿唇边灿烂坦诚地微笑,叶维坚也释然了。

    是呀,他们相识到尽头为止已经足足有十年之久了,这个长度足以长过了欣然和宋亭萱相恋的岁月。这十年的友谊是多么的珍贵,他怎能任由所谓的失恋而破坏它呢?

    再看看刘珍儿,她是多么的可爱,无私。她更是他们三人之间的解语花,多少年来,为他们开心无数。而他呢,却为她做了什么呢?只是一次次地伤她的心罢了,这对于刘珍儿是多么的不公平呀!

    “好的,我明白了珍儿,你放心吧,我再也不会钻牛角尖了。以后,我,你,还有欣然,咱们还是最好的朋友。”说着,叶维坚伸出手来,做出了要击掌的准备,这正是他们三人年少时经常做的动作。

    “好,一言为定!”刘珍儿欣喜地笑了,用力地和他的手掌击打在一起。

    “维坚,既然这样,那我看,咱们还是给欣然打电话,让她过来吧。一来,她一准是不放心你的;二来,我也不放心她,前两天,宋亭萱还去学校找她呢。怎么这才不过两天,就变了,那个景华曜竟成为欣然的未婚夫啦?”刘珍儿又思忖了一会儿说道。

    “我当然没问题了。我现在已经好多了,让欣然赶紧过来吧,要不然她也是不放心的。虽然今天没有玩得尽兴,但我想在你和欣然出国之前,再找个机会好好的玩一玩,对了,今天晚上,我请你们两个吃饭,这次可说好了,你们谁也不许跟我抢。”叶维坚一本正经地说道。

    “好,好,我们的警官大人。”刘珍儿终于放下了心头的所有重负,欣然笑了起来。

    其实这样子多好呢,欣然总有自己的选择,只要叶维坚能想的开,便是她刘珍儿最大的幸福了。她希望三个人永远好好的。欣然能获得真正的幸福,不也是她和维坚心中所愿吗?而至于叶维坚能否接受她,那就令当别论了,计算他永远也不接受她,又能怎样呢?只要她和他像朋友一样,一直这样走下去,不也是一种很好的结局吗?

    想着这个,刘珍儿整个人都轻松起来,连触摸手机屏幕的手指,似乎都能灵动地跳起舞来。她拨动了电话,打给欣然。

    再说欣然,听到刘珍儿似乎很不开心的声音,不由心内惆怅。她更是一阵茫然,不断地在心中质问着自己:为什么?这是为什么?为什么她明明想带给好朋友欢乐的时候,却要遭遇这么多的变故呢?

    正在她惆怅的时候,电话响了。她连忙拿起手机,见是刘珍儿的号码,立刻接听起来。

    “珍儿,你和维坚怎样了?我真的好担心你们呀,我有很多话想对你们说呢,求求你让我见到你们好不好?你们在哪儿呀,快告诉我,我这就找你们去!”一接通电话,欣然就连珠炮般地一口气说了很多,她真的很怕刘珍儿会拒绝她。

    在她的心目中,刘珍儿和叶维坚不亚于弟弟和爸爸的地位。

    听到欣然如此关切的话语,刘珍儿也觉得心头暖暖的。欣然这种发自肺腑的对好朋友的关心,绝对是伪装不来的。于是她连忙说道:“欣然,你不要担心,我和维坚没事儿,我们就在离海洋馆不远的星星咖啡馆呢,我们等着你,你过来吧。从海洋馆大门口出来,走两个路口就到了,欣然,你小心点儿啊!”

    “好,你们千万等着我,我马上就到。”欣然的一颗心终于落了下来。撂了电话,她就快步朝那个咖啡馆走去。

    “珍儿,咱们还是去迎迎欣然把。”放下电话不久,叶维坚就站起身。

    刘珍儿释然一笑,这个维坚呀,终究还是这样。她自然也是表示同意的,于是她和叶维坚一前一后地走出了咖啡馆。

    反正从海洋馆奔这座咖啡馆并没有别的路,二人就缓缓地往前踱步,一边走,一边往前观望着欣然的影子。

    大约走了几分钟,远远地就看到欣然奔跑过来的影子。

    叶维坚快步走了过去,但想了一会儿,他又调转身,拉上了刘珍儿的手。

    刘珍儿的手被他那只温暖而有力的大手一握,顿时心头一颤。以前,他们在一起出游的时候,也曾拉过手。但这一次,却与以往不同。这样的牵手,可以让她理解为像情侣之间一样的牵手吧?就让她这么理解一次吧。

    “欣然,维坚,真对不起,真对不起,我……”看到叶维坚和刘珍儿手拉着手,欣然的心有些释然,但她还是忍不住诚挚地道歉。好像这样,她才能好过一些似的。尽管,今天的事情,根本就不是她的错,她也是完全不知情的。

    “欣然,你快别这么说,今天的事情怎能怪你呢?”不知为何,刘珍儿面对着欣然,被叶维坚拉着手,却觉得有些不好意思,她轻轻地想挣脱叶维坚的手,却没有成功。索性就任由他拉着吧,她的另一只手拉住了欣然。

    看到欣然这样子,她心里真的特别心疼。她比欣然不过才大半岁,但这么多年来,她早就习惯像个姐姐一样照顾欣然了。

    “珍儿,你真好。”面对好闺蜜如此地善解人意,欣然心头更是暖暖的。她忍不住把刘珍儿的手放到了脸颊边,细细地摩挲着。

    最主要的是,欣然还很欣慰地看到刘珍儿能和叶维坚牵起手来。

    叶维坚对她的情谊,她不是不清楚。可是这么多年来,她对叶维坚只是朋友间的友谊,她把他当成亲哥哥一样爱护,尊重。就算是她和宋亭萱分手,她也不会选择叶维坚的。可刘珍儿的心思,她是一直知道的,如果他们两个真的能走到一起,那将是一件多么令人高兴的事儿呀。

    “好啦,你们两个怎么像个苦情的老太婆一样呢?好啦,好啦,快别说了。咱们到咖啡馆里说话,好不好?不然站在这里,被人家看到,好像要怎么样似的。”看到欣然诚挚道歉的那一刻,叶维坚的就放下了刚才的所有不愉快。

    欣然永远是他心目中的女神,是他终其一生都会呵护着的对象。所以,他只希望她能快乐。

    “好!”欣然也是展颜一笑。

    三个人重新回到了咖啡馆,又找了一个更为幽静一些的位置坐了下来。

    “欣然,你快跟我说说,你和那个景华曜到底是怎么回事?”刚坐下,刘珍儿就迫不及待地问道。她心里可是揣着一堆的谜团了。

    “是这样的……”欣然娓娓地叙述着,将景华曜从少年时期就暗恋自己,以及这么多年来,他一直没有对自己忘怀,并发誓非自己不娶的话一一说了了一遍。还说了,他可以帮助自己的家庭度过难关,并给自己的弟弟和爸爸看病。还说了,自己已经和宋亭萱分手了。

    她足足说了半个小时,在这个半个小时里,刘珍儿和叶维坚都是不错眼珠地静静聆听着。

    “其实,我开始的时候,也很矛盾。真的不知道该如何抉择,可能你们会觉得,我这么做是在向生活妥协。可是,弟弟和爸爸真的就是我的一切,我为他们做些牺牲也是心甘情愿的。如果,让我在这个时候,不为他们付出,而让我去有别的选择,那我这辈子也会活得不安的,我更加不会幸福的。本来,我还觉得,我这么做,对宋亭萱是一种极大的伤害,现在也好,宋亭萱自己主动提出了分手。这倒是省去了我的很多麻烦。”说到这里,欣然自己苦笑了起来。

    看到欣然如此,刘珍儿忍不住一阵心酸。是呀,在欣然的肩头上背负的家庭重担实在太沉重了。

    叶维坚也不由陷入了沉思。爱情表面上是没有任何功利的,纯粹就是两个人的事情。然而婚姻就远远不止这些了。它背负着家庭。责任,亲切,乃至很多很多。

    欣然不可能抛弃自己的家庭和亲人,而他的家庭充其量也只能算是一个小康之家。他的父亲都不及刘珍儿的父亲有钱,如果欣然真的嫁给了她,面对她的生病的父亲和弟弟,还有她们家那个濒临破产的服装公司,他又能有什么好办法呢?所以,看眼下的状况,欣然选择嫁给那个景华曜,无疑是最好的选择。尽管这个选择听起来有些心酸。

    看到两个好朋友因为自己的事儿黯然,欣然心中很不是滋味,她连忙装作无所谓的慨然一笑道:“你看,你们两个,搞得就跟我要卖身似的。没有这么严重,那个景华曜还算是身家清白的,这么多年也是没有什么情史。他做生意也是一直本本分分的,在业内的口碑一直不错。我弟弟还帮我打听到,他对员工也是很友善的。这样一个人,应该不会有大的问题的。我呢,就当是先结婚后恋爱吧。也算是对他于我那么多年的情谊的一种回报吧。如果,婚后我们两个真的能相濡以沫,那便是最好;如果不能 的话……”说到此处,欣然忽然停住了。

    叶维坚和刘珍儿的心都不由得随之抽紧,两个人都紧张地看着欣然。

    欣然又是释然一笑,调皮地做了个鬼脸,说道:“你看你们两个的表情,搞得我真的要去跳火坑似的。就算我们不能彼此产生感情,那到时自然可以离婚。那个景华曜是个理智的人,他不会愚蠢到让我拖着他不去寻找真正的幸福的。我更加相信景华曜是个守承诺的人。我们结婚后,他第一时间就会救我的爸爸,弟弟的。”欣然说着,眼睛里不由露出了向往的神色。

    与其说这一番话是说给叶维坚和刘珍儿的,倒不是说是她说给自己的。随着话语的描述,她的眼前仿佛出现了一副,她还有景华曜和自己的家人在一起的温馨画面。

    “是呀,欣然你这个不失为一个最好的选择。”沉默了片刻,叶维坚缓缓地说道。

    诚然,欣然的选择于他来讲,无疑也是最好的。这样,欣然既可以让自己的家人过得很好,也可以给他希望。如果,几年后,欣然因为不幸福离了婚,那么他不是重新有获得了机会。

    刘珍儿看看欣然又看看叶维坚,心有一丝微微的酸意,但继而就马上消失了。作为欣然最好的闺蜜,她无疑也是欣然和自己的家人能过得好的。

    “那个宋亭萱真是没有想到,竟然主动跟你提出分手。我看呀,他八成也是怕你的家庭拖累你。”刘珍儿愤愤道。

    欣然淡然一笑,与宋亭萱相恋七年,她更是愿意相信他不会是因为刘珍儿说的那个原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