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三十八回 她的幸福在这里

    更新时间:2016-08-23 14:35:30本章字数:3061字

    “维坚,其实我们每个人都有属于自己的幸福,你终有一天会真正找到只属于你的幸福的。”欣然笑着说道。

    “好的,我相信。但欣然,你找到你的幸福了吗?”叶维坚近似于虔诚地点点头,但转而又问。

    “她的幸福就在我这里。”忽然一个清朗的声音传了过来。

    欣然和叶维坚同时回头看去,欣然顿时心中凉了半截,这个妖孽男怎么无时不在呢?他不是说今天有重要的会议吗?怎么这时候又突然出现自己面前。

    “你是谁?”叶维坚冷冷地问道。其实他的心中已经隐隐猜出了他应该就是欣然的未婚夫,但还是明知故问,就是这样,情敌在前,总是剑拔弩张。

    “我就是欣然的未婚夫,你是谁?”华曜一把搂着了欣然纤细的腰肢,扬起下颌,高傲都有些凌人气势的看着叶维坚。

    “我是欣然的老同学,我们很小就相识了。”叶维坚也毫不示弱,扬起了头,他的个子已经很高了,然而在华曜的面前还是矮了那么一点点,在身高上不那么占优势。

    “哦,景先生,他确实是我的老同学,前几年去北京读书,前几日才刚回来的。”欣然连忙推开华曜解释道。

    这个死女子,竟敢当着这个叶维坚的面称他为景先生,好吧,等会再来收拾她,先来对付这个男人再说。

    且说华曜今天去公司确实有一个重要的合同要签,要不是为了筹备婚礼的事情,他应该早就把这件事办成了。

    虽然不能陪着欣然,但他却很是担心欣然,于是就让罗健悄悄地跟着欣然。

    因此,罗健从叶维坚一接上欣然就全程跟踪了,他开着一辆不起眼的黑色小客车,上面还有金瑞超市的标签,让人一看便以为是给哪个超市送货的。

    罗健一边跟踪他们两个,一边给华曜汇报当时的情形。

    一直到了游乐园,这时候的华曜正好到了签合同的关键时刻,要不是这关乎着几个亿的生意,华曜立马就推掉生意赶过来了。

    不过华曜早就让罗健调查完了这个叶维坚的底细,知道他也算是欣然的一个长期的爱慕者,其时间应该和他开始的时间差不多吧。

    华曜想了想还是决定再是不予追究,因为他不想让欣然认为他是个很小气的男人,一点自由也不肯给她。再说,昨天怎么说也是他打扰了她和同学的聚会,今天就算补偿一些吧。他相信欣然,从对叶维坚的履历上,也相信叶维坚,知道他们一定不会做出什么越轨的事情来的。故而,他才强制自己静下心来,去一条条细看合同的条款,只吩咐罗健继续跟踪,绝不能打扰到他们。

    当日罗健也是心思缜密的,知道该如何把握好度。

    当时欣然和叶维坚吃饭的时候,他就坐在旁边的桌旁。因为那个角度,他看欣然和叶维坚很方便,可是他们看他却不是那么容易。

    好在是叶维坚没有做出什么越轨的事情来,只是和欣然一直聊中学时代的事情,要不然,这个罗健一定不等华曜吩咐,就会第一个冲出来了。

    其实华曜早就来了,为了让他们能顺利地吃完这一餐,他特意在门口等候,直到他们两个手拉着手走出来。

    见自己心目的女神被别人牵了手,他可就沉不住气了,故而不等欣然把话说完,他就一下子跳了出来。

    “你认识她这么早,那对不起了,我却是那时候爱上她的。还有,叶先生,我的未婚妻已经陪你整整一天了,我想你应该知足了,什么事儿,你应该懂得适可而止。”华曜不由有些微微嗔怒,他搂着欣然的手臂缓缓缩紧,脸上的完美线条更是绷紧起来。

    “景华曜,你干什么呀,放手。”欣然只觉得脸颊发烧,她更是觉得这样会愈发让叶维坚伤心,于是她就用力去掰开景华曜的手。

    “你干什么?快放开她!”一旁的叶维坚早就看不下去了,他一个箭步就冲了上来,此刻的他,也是满脑子的怒火,他什么也不想去考虑,只想迅速地从这个男人的身边将欣然拉回来。

    “维坚,你不要冲动。我没事儿,没事儿。他到底是我的未婚夫,请你不要动手!”欣然倒是担心了起来。这两个男人都是这么高大威猛的,若是动起手来,肯定后果会很严重。她觉得叶维坚怎么说也是警校毕业,当年又是散打第一名,若是华曜跟他动了手,必定会吃亏的。她虽然并不是可怜这个妖孽的男人,她只是……唉,总而言之,她自己也说不清楚,就是不想把事情闹大。

    “欣然……”欣然的这句话如一盆冷水陡然泼了下来,登时就让叶维坚清醒了过来,是呀,欣然说得没错,这个男人确实是她的未婚夫。昨日在海洋馆不是当着这么多人的面公然求婚了吗?

    只是当时,他离得远,又一团伤心,没有注意到这个男人的相貌。现在看来,还真是那种令人震撼的样貌。他自小到大,已经听惯了别人的夸奖了。可如今和这个男人面对面,他还是觉得相形见绌。

    此刻,他不由的又生出了一种自卑的感觉。幸亏方才那句“我呀早就爱上她了”那句话没有出口。面对一个长得如此妖孽,如此强势的男人,他叶维坚确实不如。这个男人能给予欣然的,他叶维坚却做不到。

    一瞬间,叶维坚忽然有了一种重重受挫的感觉。

    “不只是未婚夫,我们马上就要结婚了。婚礼就定在下周,如果你愿意送上诚挚的祝福的话,我自然也会诚心邀请叶先生参加。”华曜心中欣喜异常,他的女神终于亲口承认他是她的未婚夫了。随即他朝着罗健使了个眼色,罗健立刻会意地把金箔制作封面的结婚喜柬递给了叶维坚。

    叶维坚愣怔地盯着那装饰得华丽的喜柬,心中只觉得堵堵的难受。

    “你这是要干什么呀?景华曜,你够了啊!”看着叶维坚变得苍白的脸愤然地说道,难道一次求婚的刺激还不够吗?这个妖孽男非要把她的朋友伤得体无完肤,他才罢休吗?欣然愤然地说着,一把打落了罗健已经递到叶维坚面前的喜柬。

    “走,维坚,咱们走!”随即,欣然拉上了叶维坚的手,快步朝着停车场的方向跑去。

    她跑得那么快,其速度让叶维坚都有些吃惊。

    “欣然,你别跑这么快,你的身体受不了的。”眼看快要到停车场了,叶维坚见欣然已经跑得上气不接下气了,连忙说道。

    “维坚,好啦,你赶紧开车回去吧。”来到了叶维坚的车旁边,欣然指着车子说。

    “怎么?欣然难道你不跟我一起走吗?”叶维坚顿时一愣,继而明白自己的话有些说的不对,便连忙改口道:“不,欣然,让我送你回去吧,你这样我不放心。”

    “维坚,听我的话,你快回去吧。如果你还拿我当朋友的话,我和我的未婚夫还有话说。你再留在这里,只能是徒增苦恼的。”欣然语重心长地说道。

    这一刻,叶维坚徒然明白了。面前的这个仙女一般的女孩是永永远远,彻彻底底都不会属于他的。尽管她也在未婚夫的面前极力地保护他,然而她嫁给他的心终究是强烈的。而他,也终究不过是她的好朋友。

    “好,欣然,那你自己小心些。我走了。”叶维坚无奈地拉开车门,在踏上车的那一刻,他分明听到了一种心碎的声音,他很清楚,他开启车的那一刻,他就会永远失去拥有欣然的机会。

    “慢点开!维坚,你记住了,我永远是你的好朋友,一辈子都不会变的。” 欣然对着叶维坚挥挥手,心中也不免酸楚,这样一个好男人,错就错在爱上了她。而她却永远不能给他超过友情之外的东西,今生唯有负他了。但愿,她能靠自己的一己之力,让他尽快总爱情的迷途中走出来。等晚上回去,头一件重大事儿就是给珍儿打电话,她要好好教训教训她,并要好好的开导她。

    “好,欣然,我记住你这句话了。你也记住,你无论走到哪里,无论你遭遇到什么,我也永远是你坚强的后盾。”顿时叶维坚的心中涌起一股子暖流。

    随后,他的车缓缓启动,终于绝尘而去。

    “好啦,你的好朋友终于满意而归了,后面的时间你应该留给你这个未婚夫了吧?”华曜其实早就快步追了过来,他早就做好了准备,若是他的小妻子胆敢和那个男人上车的话,那么她就要彻底发一回威,也要给这个刁钻的小东西点儿厉害尝尝。

    不过看到,欣然并没有打算跟着一起走,他这才放了心,于是就耐心地站在距离四五米的地方耐心等待。

    “走开!”欣然转过头,一看到华曜那张长得人神共愤的脸,就气儿不打一处来,她用力打掉了华曜搂着她的手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