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三十九回 我和你只是契约婚姻

    更新时间:2016-08-24 17:24:41本章字数:3064字

    “你这是怎么了?欣然?”华曜被打的愣了一下,他有些不解地盯着欣然问道。

    “我请你不要一而再,再而三说我们结婚的事情,好不好?叶维坚是我多年的好朋友,可是你去一次又一次地伤害了他。既然答应嫁给你,我就一定会嫁给你的,你还有什么可不放心的呢?求求你,不要总是跟踪我了好不好?”欣然气鼓鼓地说完,就头也不回地往前走去。

    “欣然,你是要回家吗?我送你回去。”华曜愣怔了片刻,又紧走几步跟了过去,拉住了欣然的手。

    “你放开!放开!”欣然此刻心头冒火,简直是恨死了这个男人,更是恨不得一下子远离他。

    “欣然,你别生气,好不好今天都是我的错,我跟你道歉,再不然,你让你的那个朋友回来,我跟他道歉也可以。只要你别生气,你让我怎么样,我都答应你,好不好?”华曜还是跟着欣然,但是这次,他已经不敢伸手拉欣然,只是紧跟着欣然,可怜巴巴得祈求着。

    “好啦,景华曜,你不要来烦我了,行不行?我告诉你,我和你结婚,只是为了自己的家人,我根本就不爱你。你可以把我们的婚姻理解成一场契约,随你怎么想,反正我是无所谓。你向我求婚,我已经答应了,你说下个星期,就和我举行婚礼,我也答应了,你还想怎么样?请你不要限制我的人身自由。”欣然越来越生气,她怒气冲冲地说道。

    “竺小姐,你这样说,未免有些不通情理了吧?”罗健在一旁终于听不进去了,这几日,华曜对欣然的那份执着,那份努力,他可都是看在眼里的。华曜从来没有对任何的女人有过这样的举动,可是这个不知感恩的女人,偏偏还是一副铁石心肠的样子,这真的是很让他恼火,故而他再也无法沉寂了,一下子跳过来质问欣然。

    “罗健,你闭嘴,这里没有你的事儿,你回去吧,”华曜却朝着罗健连连摆手。

    “华曜,我也太替你感到不值了。”罗健不甘心地说道。

    “好了,我都说了,这里不用你操心了,你也累了一天了,赶快回去吧。”华曜拉着罗健让他转身离开。

    罗健知道也是拗不过他的,只好悻悻地走了。

    而欣然正好把握这个空隙,飞快地跑开了。虽然明知道也是躲过初一,也躲不过十五的,但是她也愿意做一回鸵鸟,过一天算一天吧。

    华曜转身看到欣然已经走远了,岂肯罢休,撩开大步,没有多会儿就赶了上来。

    这一次,他决定不再手软了。方才这小女孩说的那番话,真是令他胆战心惊的。原来他还以为,欣然最近的柔顺,是因为对他产生了感觉,但实际上却不是这样,男的欣然真的只把他们两人的关系看成是一种契约吗?

    如此想着,他的火气也窜了上来。好,契约就契约吧,他有什么可怕的。纵使是契约,他也要牢牢拴着这个女人一辈子,甚至下辈子。他本来也没希望信让能跟他你侬我侬的,只有牢牢地将她禁锢砸自己的身边,那便是他最大的幸福了。其余的什么都远远的不值什么。

    想到这里,他快步走到欣然背后,这一次,他绝不会客气了,伸出修长的手臂,就像雄鹰抓小兔子一般,一下子就把欣然抓到了怀里。

    “你……干什么?放手!放手!”欣然被吓了一跳,继而明白过来,这个妖孽男又在使平常惯有的伎俩了,于是她大喊着拼命挣扎起来。

    谁知,她刚张开嘴巴,就觉得一团软绵绵的温热的东西附着过来。

    天呀,这妖孽男,竟然在大庭广众之下强吻了她?

    欣然的脑子一片黑线,呼吸也仿佛在这一刻停止了,她一阵眩晕,根本就喘不上气来。

    华曜满意地吻着,一边走,一边尽情享受这怀里的美味。

    罗健并没有走远,看到华曜占了上风,很是高兴。他颇有眼力的去把车子开了过来,缓缓停在了华曜的面前。

    “华曜,上车吧!”说这话,他跳下车来,给华曜打开了车门。

    华曜抱着欣然上了车,坐在柔软的豪华座椅之上,他换了一个角度继续亲吻着欣然。

    罗健自然很知趣地放下了屏风,将驾驶室和后面的车厢隔断起来。

    马上,这豪华的车厢就变成了充满了浪漫和暧昧意味的小屋。

    欣然刚才几乎都要窒息了,可这个可恶的妖孽男只是让她暂时喘了一口气,就接着卷土重来。她知道,自己这下子是彻底地玩了,进了他的车里,就再也别想逃出他的手心了。

    开始的时候,她还用力拍打了华曜的后背几下,发现那根本就是以卵击石之后,她便停住了动作。与其这样白费力气,还不如养精蓄锐呢。

    有那么一刻,她被他吻得几乎都迷失了自己。

    是的,她得承认,这个妖孽男的吻有着绝对的诱惑力,相信这世界上的女人士没有几个能逃开这种诱惑的,就连她都不例外。

    不过,她到底是与众不同的竺欣然。她不会被这个妖孽男迷惑下去的。今天,她一定要让这个妖孽男对于自己的所为付出代价。

    于是她的不反抗就让华曜错误地理解为她已经顺从了,他心内很是欢喜,手也微微颤抖了起来。

    天知道,这个欣然小尤物是多么的夺人心魄,他越吻就觉得越发饥渴,仿佛就是一个几天也不得喝水的人终于找到了香甜的水源。

    他如饥似渴,无休无止的。如果可以的话,他真的想将她拆吃入腹。或者将她缩小,时刻地带在身上。

    越吻,他体内的激情也愈发澎湃起来。他的双手顺着她的脊背逐渐向下游动,每到一处,他周身都会被引起一阵小小的悸动。

    他感觉有一团火正在从自己的内心深处熊熊的燃烧起来,他身体里的每一个细胞,仿佛都在扯着嗓子大喊着:“要了她,要了她!”

    而欣然此刻的身体也在随着他双手的游动,起了相应的反应。欣然只觉得一阵口干舌燥,一股欲火正以熊熊燃烧的气势点燃。还大有一发不可收拾的态势。

    更可怕的是,有一个声音好像在她耳边喊道:“从了他吧,从了他吧,你早晚都是他的人。”

    就在这魔幻一般的声音的趋势下,她甚至开始迎合着他。

    而华曜得到了欣然的默许,便愈发地欢快霸道起来,他的双手大胆地在她的身上游走,双手已经附在了她饱满的胸前,她今天穿了一件丝绸的衬衣,最上面的那粒珍珠纽扣已被解开,一片美丽的春色如熠熠闪光的宝石吸引着他的目光。他颤抖着双手马上就要抚摸上去。

    然而就在他的手马上要触摸到那润滑的肌肤的时候,忽然像有一个惊雷在他的耳边炸响:“不可以,不可以,你怎么可以这么做呢?她是你心目中的女神,她更是一个十分传统的女孩,一定把贞操当成是最宝贵的东西。你怎么可以现在就破坏了她的贞操呢?这个需要在新婚之夜的美好时刻才能开启的呀。”

    于是他马上坐直了身体,努力地晃晃头,让自己清醒过来。

    与此同时,理智也迅速在欣然的体内回笼。她也马上清醒了过来。

    但马上低头看到自己胸口敞开的扣子,顿时一股难言的羞辱如潮水一般涌了上来。当然,这所有的羞辱的肇事者自然都是面前的这个妖孽男,随后,她想也不想,高高地挥起手,狠狠地朝着华曜就是一巴掌。

    “啪——”随着这一声脆响,华曜的脸上印上了五个鲜红的指印。

    华曜觉得自己的头好像都被重重地推向了一边,眼前金星直冒,可见欣然用了多大的力气。

    “怎么啦?华曜?”前面的罗健似乎意识到发生了什么,连忙踩了刹车。

    “没事儿,继续开你的车吧。”华曜连说道。

    看着华曜脸上的指印都有渐渐鼓起来的趋势,欣然也觉得自己做的有些过分了。她有些黯然地低下头去,双手紧张地搅动着衣裙,又过了一会儿,意识到胸前的扣子还敞开着,便连忙手忙脚乱地系上了。

    看着她仓皇的样子,华曜很是心疼。又很是自责,若不是自己的过度纵情,岂能让她有这样的表现?说起来,她这一巴掌打得是真好,让自己清醒了下来。

    “对不去,欣然,都是我不好,冒犯了你,你能原谅我吗?”沉默了一会儿,华曜忐忑地说道。

    听到他这柔绵的语气,像极了一个做错了事儿祈求大人原谅的孩子,欣然的心有了片刻的不忍,她很想说:“好的,我原谅你了。”然而想到刚才他的所作所为,便又生气地说道:“不不会原谅你的,请你以后约束你的行为。我再次强调,我和你只是契约婚姻,我们之间并不存在爱。我成为你的新娘,希望你兑现对我家人的承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