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四十回 难以抗拒的诱惑力

    更新时间:2016-08-25 12:36:20本章字数:3064字

    欣然这一句句话如一根根钢针扎在了华曜的心上,但是他还是强忍着心内的痛楚,笑着说道:“好吧,欣然我听从你的想法,我再也不会做违背你意愿的事情。”

    “那就好,请你牢牢记住了,我们只是契约关系的婚姻,我希望你能遵守你的承诺,给我家人该有的待遇,还有我们家服装公司的生意。”欣然本以为,这个妖孽男会暴怒起来,但是没想到,他竟然答应得如此痛快,她心中也略过一丝不忍。但那又能怎么样?不爱他,就是不爱他,她根本就是为了家人才和他在一起的。

    “好的,我都记住了。你父亲的手术我已经联系好了国内最有名的外科大夫,医院就是咱们海城的协和医院,过两天,那位大夫就可以来到协和医院,你明天就可以让伯父去住院了。至于你弟弟的治疗,我也安排好了,去法国治疗,行程定在了和你相同的下个月。为了能让你方便地照顾弟弟,我特意让那位著名的美国医生专程到法国来给你弟弟治疗,不知道这样的安排你可否满意?”华曜缓缓地说着。

    这就是他近日来一边忙着公司的生意,一边忙着帮欣然定下来的日程。有的时候,为了适合那边爹时差,他直到半夜三点才睡,就算如此,他也是毫无怨言的。

    欣然猛然一怔,她完全没有料到,华曜竟然把这一切安排得如此完美,说到底,她怎么也应该跟他说声谢谢的。

    她呆呆地望着华曜,那个“谢”在喉咙里辗转了很久很久终究也没有说出口。

    “怎么,你还觉得有哪里不满意的吗?如果觉得哪里还有欠缺,我会再为你安排的。”其实看着欣然有些柔情的眼神,华曜明白了这个小女人对他已经有了点点的感激了,这不禁让他心中一阵释然,然而他却还是战战兢兢的唯恐她有什么不开心。

    “哦,不,没有,没有,你做的已经很好了,我真的应该好好的谢谢你。”欣然嗫嚅了一下,终于说道。

    “有什么可谢的,你我马上就是夫妻了,难道连夫妻之间这点小事都做不到吗?”华曜康康地一笑。

    “嗯,好吧,刚才是我说话太直白了,我为我刚才的行为表示道歉。可是你也知道,两个人的感情是需要慢慢培养的,咱们俩算是先婚后爱了。所以,我希望……”欣然低下头,不安地搅动着衬衣的衣角,嗫嚅地说道。

    “我明白,我明白,你的意思是我们要慢慢来,对吗?”华曜心中大大的释然,他甚至有些欣喜地说道。

    “嗯,我就是这个意思,所以,以后求你不要再做这样的事情。”欣然一边说着,一边抚弄着自己衬衣的扣子,想起了刚才那惹火的一幕,她的脸就红得像天边的晚霞一般,她更是深深地纳罕,自己的定力实在太差了,刚才她自己都差点没有把握住,若不是这个妖孽男及时的停下来,她恐怕就要深陷其中不能自拔了。想到这一点,她不由又有些心虚。

    看到欣然一副可怜楚楚的模样,华曜心里痛惜极了,他真的很想即刻就把她紧紧地搂在怀里,好好的安抚一番,并向她发誓,以后再也不做这样的事情了。

    然而他到底还是抑制住了自己心间的浓烈感情,他已经让欣然害怕一次,不能再让她害怕了。于是他便诚恳地点着头说道:“好的,我记住了,以后绝不会再冒犯你的。没有你的允许,我绝不会再靠近你。”

    得到了他如此郑重地承诺,欣然的如释重负,转过头对着他嫣然一笑:“咱们礼尚往来,你答应了我的要求,给我家人这么大的帮助,我也会配合你很好地完成这个婚礼的。”

    “谢谢。”华曜诚恳地说道。

    随即,两个人都默然无声了。

    欣然静静地看着车窗外的人流,而华曜则悄悄地贪婪地打量着她。

    也不知为什么,这个女孩就让他那么爱,爱入了骨髓,不能自拔,这种爱让他心甘情愿地为他付出一切也在所不惜,哪怕是她一点也不领情,可是只要她不拒绝他,给他这个在她身边表现的机会,他就心满意足了。

    想着想着,他不禁也释然了。想到明天就可以带着他心爱的新娘去定做婚纱,想到下周,这个女孩将要成为他最爱的新娘,他不禁又心花怒放了。

    不管怎么说,等她成为的景太太,景家的少奶奶,就算她还一时不能接受他,那么在外人的眼里,她决然是名花有主,神圣而不可侵犯的。这就好比,在她的周围罩上了一层厚厚的保护层。令其他觊觎她的人知难而退,不敢靠近。比如今天的那个叶维坚就是如此,就算他是她多年的好朋友兼暗恋者又能如何呢?等他一一出现,那个叶维坚还不是要乖乖地退避三舍?

    “华曜,已经到沂水小区了。”又过了一会儿,前面的罗健汇报道。

    “好的,多谢,请你停车吧。华曜,你不必送了,我就在这里下车吧。”欣然连忙应了一声,并迫不及待地说道。

    看到她那么想着急地离去,华曜心中掠过一丝惆怅,但他还是温柔地说道:“罗健,停车。”

    罗健即刻停了车。欣然二话不说,推开车门就跳了下去,也没有再和华曜说再见,就一溜烟地朝自己的楼门跑了过去。

    华曜呆呆地望着她的背影,直到她已经消失不见了,却还是不愿收回自己的目光。

    罗健看着他这副痴迷的样子,心中掠过来一丝酸楚。这些年来,华曜思念欣然的样子,他可是点点滴滴地都看在眼里的,而这些天,他为了欣然的事情殚精竭虑,他更是了如指掌。他实在太心疼华曜了,为了这个女人付出了这么多,如果那个女人说要天上的月亮和星星的话,华曜恐怕就算粉身碎骨也会毫不犹豫地去为她采;甚至那个女人如果说要看看他的心,他也会毫不犹豫地刨开自己的心给她看的。

    可这个叫竺欣然的女人怎么就那么不通人情呢?华曜为她做了这么多,她怎么还说那么伤华曜的话。真是让人不可理喻。

    华曜的身边追随的女人,说有一火车都不夸张。华曜却总是冷着脸,连半眼都不会多看她们一眼。可是华曜追起这个女人却又是如此的艰难。

    难道,上天真的是给那个痴情的男女们做了一张网吗?让她们陷入自己各自的网里,无法自拔。或者是像老辈人说的那般,华曜上辈子是欠了这个女人的?

    想到这里,罗健不由重重地叹了一口气。他缓缓下车,来到了华曜的身边,轻声问道:“华曜,咱们走吧,你今天太累了。”

    华曜的目光这才从欣然离开的方向收了回来,朝着罗健点点头。

    罗健重新启动了车子,本来是不该问的,但他最后忍不住还是开口问道:“华曜,你这是何苦呢?我看着你这样子,真是太让我心疼了,你能不能?……”

    可是还未等罗健把话说完,华曜就打断了他的话,说道:“好了,罗健你别说了。你是我的好兄弟,你关心我心疼我,我心领了。可是我这么多年的心思,你也是最清楚的。可以说,我活着就是为了欣然的,当年是这样,现在是这样,以后更是这样的。她是我的一切,只要她高兴,她幸福,我就高兴幸福。罗健,也许你还没有遇到那个让你心仪的人,那个让你心甘情愿受她折磨的人,如果你真的遇到了,你或许就能理解我的行为了。再说,我现在不是成功了吗?欣然不仅答应了跟我结婚,还答应了要和我慢慢培养感情,这不是比我预期的要强了很多倍吗?”

    一番话,说得罗健无言以对。或许正是如此吧,他从来没有恋爱过,也就无法理解华曜此刻的心情。

    “好吧,华曜,我尊重你的选择。”作为华曜的生死兄弟,他也唯有用这种支持的方式表示对他的兄弟情。、

    “谢谢你,罗健,也希望你早日能遇到属你的那个她。”华曜微笑地说道。

    罗健没有回答,但他的心理却在想:“要是恋爱也是像你这般的辛苦,那我情愿从来不要沾爱情的边儿。”

    再说,欣然匆忙地跑上楼,站在楼栋门口,让自己的心绪平复下来。

    不知怎么的,脸庞觉得火烧火燎的。她拿出了化妆镜照了照,果然红彤彤的,方才在车上惹火的那一幕不知怎么回事又窜到了脑海里来。

    说真的,那个妖孽男实在是太具备诱惑力了。这世上恐怕没有几个女人能抗拒他的魔力,或许她竺欣然就是那个绝无仅有的那一个吧。

    不过,她对他的免疫力恐怕也只能是暂时的。以后……

    哎呀,还管以后干什么呢?欣然斥责了自己。

    她索性又往上走了三层,爬上了天窗,来到了楼顶,让夜的凉风让自己的脸颊冷却下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