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4章 脆弱(5)

    更新时间:2017-07-23 22:05:06本章字数:3123字

    2012年的中秋节,按照国家的规定,公司放3天的假。很多人的假期计划都被搬上台面,有的人是出去旅游,有的是回家,有的是留在广州与朋友聚会。好像一下子只有我一个人无事可做,其实本来就一个人无事可做,只是假日的时候更难忍受。想去找华远,试探的问了下他的安排,他说回家,我只好打消了这个念头,老老实实的介绍中秋只能一个人过的事实。

    中秋节的那天下班很早,4点老板就允许我们开溜了。我是最后一个走的人,因为不想回去,偌大的城市到处都蔓延着孤独,与其一个人在家发呆,还不如留在公司工作多增加点经验。假期工作都变成了一种消遣。

    5点半快6点的时候,天已经微微的有些黑了。我开了灯,刺眼的灯光将我的身影铺满的整个办公司,空荡荡的,平常密密麻麻的办公室现在就我一个人。在窗边发了一会呆,然后回自己座位上继续敲代码。

    “怎么还不走?”我被这声音吓了一条,扭头一看,胡茵正站在我身后。胡茵是公司的老板,这个公司就是她一手创办的。公司的简介上写着公司是09年创办的,是个很年轻的公司。这个公司的人也像公司一样很年轻,看起来都像是刚毕业的大学生。胡茵作为公司的大老板,看起来也就30岁左右,平常我们都叫她胡姐。她是个典型的工作狂,据说每天早上7点多她就已经稳稳的坐在办公室里了。她走的时候也很晚,除了陪客户吃饭,一般都是最后一个走。我每次下班路过她办公室的时候,都能看到她在电脑前忙碌的身影。胡茵在我们心中除了是一个工作狂外还有点暴君的形象,因为她很严厉,有些偏执有些专制,她要求我们做什么事情都必须做好而且是百分之一百,而我们都是凡人总会有疏忽和遗漏,比如文档上写个错别字,项目拖延个一天半天。看起来好像不算什么大事,她却会大发雷霆。批评的声音出了公司都能听的到。所以我们都比较怕她。

    “这个程序还有些问题,想弄完了就再回去,这样假期就不用再管了。”我抬起头来朝胡茵扫了一眼,就继续弄我的事情。心里哆哆嗦嗦的都没心思看程序。她平常很少跟我们聊天,而我又是个闷木头,所以跟她就更扯不上关系。印象中跟她说话一共就两次,一次是我面试的时候,终极面试就是她面试的我;另一个是开总结大会的时候,我汇报工作有点乱被她说了两句,别的就没有单独接触过了。我不会也做不到像其他同事那样善于跟领导打交道,有个跟我差不多一起进来的同事,我经常看到她跟胡茵很愉快的聊天,胡茵吃饭也会叫上她。我觉得做好自己的本分的事情就可以,我既然没那本事跟领导说长道短也就没必要强求,反正她又不会少付我工资。所以我跟胡茵只是点头之交,也许哪天等我辞职了,她都不会注意到公司少了一个人。

    “你挺像我弟弟的。”胡茵去茶水间倒了杯水,坐到我旁边的椅子上说到,眼睛没有焦点的看着我,一副很劳累的样子。我偷瞄了一眼,吓的心砰砰跳。胡茵大概跟我一样,因为孤独所以不想回家吧。传言胡茵还是单身,好像连恋爱都没有谈过,也不知道真假。至于她为什么单身,她说是因为没人喜欢。我第一感觉就是怎么可能,像她这样一个又漂亮又有能力的女生追她的人应该都能排好几条街才对,怎么可能没人喜欢。

    胡茵除了身高外,其他各方面都是那种特别优秀特别优秀的水平——漂亮是真的漂亮就像画的一样、有钱、有事业。就说身高这个缺点其实也不太明显,胡茵看起来大概1米55左右,虽然矮了一点,但整个人看起来都很协调,就像一件小巧玲珑的艺术品。现在她坐在椅子上,更是比芭比娃娃还要美。如果我早生几年我肯定会追她。

    “你们都不爱说话,做事情又都很认真,进步也很快,才半年看你汇报工作就像换了一个让你一样。还有,跟不喜欢的人说话都爱撇嘴。一副很为难的样子,你看就是你现在的样子,嘴角向右边翘起来。”胡茵呵呵地笑了起来,我才意识到我真的撇嘴了,为刚才的行为感觉有点惭愧。

    “不是……怎么会……挺……开心的……”我装作若无其事的样子结果还是结结巴巴,“你弟弟是做什么的?”我来公司很久了,还没跟人这样像唠家常一样聊过。在热闹的日子,在孤单的城市,能有一个人一起聊天是一种幸运。

    “他在深圳开了一个公司是做软件的。做一些汽车导航相关的软件。他那个公司比我们这个公司要大多了,有几百人,挣钱又多,福利又好。”

    “哦,挺好的。”也不知道还能回答点啥。

    “我弟很厉害,我当初开这个公司的时候就是他帮我的。当初什么都不懂,所以从他那里取了很多经。要不我一个人怎么可能开公司,而且坚持这么多年。”

    “哦,他没上大学吗?好像他很早就出来创业了。”

    “恩,没有上完大学。大二的时候就吵着要去挣钱,觉得上学时一种浪费。怎么劝都不管用,后来闹的多了,我爸妈也就随了他了,给了他一笔钱让他创业。失败了几次后,后来就越混越好。现在好歹算是成功了,要不现在肯定后悔死了。”

    “哦,挺厉害的,挺有魄力的。”

    “有啥魄力,没脑子罢了,认准一件事就非要做,九匹马都拉不回来。也不管对错,不做的彻底就不罢休。从小就这样,小时候喜欢吃什么就非要一次吃个够,直到一见到那个东西就想吐了才不再吃,简直就是神经病。”胡茵一边说着一边开心的笑着,有点无奈有点自豪。

    “我姐也经常说我没脑子。我小时候去外婆家,外婆买杏给我吃,我吃得鼻子都冒血了还在那里吃,直到被妈妈拽开打了一顿,我才不敢再吃了。小时候我家都以为我很傻,后来被打多了才聪明了,知道了适可而止。”如果不是被胡茵提起我还想不起来我还有这样的一段往事。

    “所以我说你俩很像。那不是什么缺点,更不是傻,是对东西太痴迷了。你进步这么快就是因为这个。你老大在我面前夸过你好多次说你认真努力是个可以重用的人。”

    “哦!”平常我跟老大很少沟通,没想到他这么挺我。

    “如果这份痴迷用在工作上最好,像我弟弟那样,可以把事业做得很大很成功。如果用在感情上就很不划算,尤其是现在这种社会,受了伤不知道保护自己指挥伤得更深。这种性格对于感情来说是一种危险。”胡茵靠在靠在椅子上,说着这些话给人一种感觉好像她在说自己的往事一样。

    “是吗?”我下意识的反驳到,心中一下子挤满了石晓冉的身影。我不觉得对感情痴迷是一件危险的事情,因为所有的事情和痛楚都是自愿的。我们是会遇到错的人,会坚持,可是我们生活是快乐的,我们不会是懦夫,不能因为害怕受伤而不去爱。我们也始终相信我们会遇到那个正确的人,如果所爱的人也恰好是个相信爱情的人,那天长地久就不再是神话。什么海枯石烂,白头偕老也都仅仅只是生活的点滴。

    “你女朋友是那里的?”胡茵笑着问我,根本没有理会我刚才的反问。

    “韶关的。”

    “大学时认识的吗?”

    “恩,我们大一的时候就认识了,在一起有差不多4年了。”

    “想过结婚吗?”

    “嗯,想,可是现在还没有钱。”我说的是石晓冉,她在我心里还是我女朋友。

    “真好,那你要努力奋斗啊。未来要很多很多钱。”

    “嗯”我回答的理直气壮。

    “我弟上一年刚结的婚,他是很早就领证了,不过很晚才办酒席。现在他有一个儿子和女儿,儿子现在5岁,女儿3岁。喏,这个照片,你看看可爱不?”胡茵把手机递给我,也不理会我想不想看。我接过手机看了看,两个胖嘟嘟的小孩。做哥哥的抱着自己的妹妹摆着剪刀手。两个小孩,眼睛都特别大,皮肤有点黑,眉毛弯弯的。看起来有点挺像胡茵的,尤其是那个坚挺的鼻子。”

    “好可爱。”

    “嗯,那当然。只顾着聊天了,都有点饿了。我办公室里还放着几盒别人送的月饼,你喜欢什么馅的,有莲蓉的、冰皮的、豆沙的、咸肉的,你要吃什么,我去拿几个。”胡茵一边说着一边连忙站起来去她办公室去拿月饼。

    “哦,随便吧,什么都可以,莲蓉吧,冰皮也行。”大概拒绝不好吧,毕竟胡茵是领导。我看看表都已经近6点半了,夜幕已经笼罩了这个是世界,此起彼伏的鞭炮声昭示着今天是是一个特殊的日子。今天应该一家团圆,中秋嘛,可是又有几家能真的团圆。我们这些候鸟飞在远方,慌不择路的躲避着这都市的热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