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4章 脆弱(7)

    更新时间:2017-07-23 22:05:59本章字数:2819字

    上高中是我第一次出远门,从家到市,有两个小时的车程。第一次离家这么远竟然没有一点想家的感觉,也难怪家里人经常说我是个不孝顺的孩子。上高中是我第一次去市区,当我听说邯郸市还有大学的时候,我着实惊讶了一下,这么个破破烂烂的地方还有大学!那时候我都还不知道大学是什么。老听人说大学就是象牙塔,所以我还真以为大学是一片白色的,像画一样,白色的底上面描绘着优美的风景和精致的建筑,看起来充满艺术气质和美感。实际上大学是几座破破旧旧的楼,门口进进出出一群穿着拖鞋的人。对大学失望了一番,对这个城市也失望了一番。书上说的那些高楼大厦呢?找不到,当我怀着好奇的心审视我眼前的城市时,它也不过如此,只是比我们县大了一点而已。

    这个城市我唯一一点比较喜欢的,就是晚上路边会播放优美的音乐。有贝多芬的有莫扎特的。简单,单调、幽静,烦躁了就去路边待一会,听听音乐就可以忘记很多然后开始新的生活。

    跟初中一样,在高中我也不讨老师喜欢。上课我从来没有主动回答过问题,课余时间也从来没有问过问题。很奇怪,那时候貌似我也从来没有遇到过什么我不懂的,可能是井底之蛙吧,因为见识少所以才以为自己什么都会。从高一到高二我成绩一直中等,班级20、30名左右的样子。可是按照爸妈的要求(其实更多的是我自己对自己的要求)我必须进前3名。每次考试成绩公布之后我都变的比之前更加努力(强迫症很严重)。然而事实却很不尽如人意。 尽快我很努力,我依旧只是一个中等成绩的菜鸟。

    我在高中认识的第一个人是徐明,是我的舍友,是个成绩非常优秀的人。老师曾不止一次的说过他将来可以考上北大。他跟我的关系一直很微妙,若有若无,有点像初中时候我跟张亚的关系。因为大家都是“好学生”吗,好学生天生就混不到一起。我高中认识的第二个人是张丽咪,虽然我几乎没跟她说过话,但我对她很了解。她喜欢每天晚上下了晚自习后去教室后的小卖部买一包木南瓜,然后回到教室一直看书到12点才。我认识的第三个人是张岩。我高中貌似得过一段时间的自闭症,我也不知道那是不是叫自闭症,因为没有去医院看过。在那段我比较难熬的日子里张岩给了我很多帮助,按道理他应该算是我的好朋友,可是因为某些事情让我老觉得他不是。

    我在高二下半学期的时候大概得了自闭症,穷连去医院看下的想法都没有。我常常觉得自己快死了,常常莫名其妙的就会很烦躁。学习不好又让我很自卑。尤其是分了班以后,考试的分数跟以前一样,可是排名却由中等变成了下等——班级排名滑落到了40,全校排名滑落到了600。排名的下降,紧张的不只是我一个人,我爸妈似乎比我还要紧张。他们规定我每个星期都要给他们打一次电话,每次都要我跟他们汇报成绩。每次他们都谆谆教导我,如果不想给家丢人,就把名次提上去,这将来才有机会考一个好大学,如果成绩不好还不如回家种地。他们说的好像我不知道这些事情一样,难道我不想努力吗?我也在努力啊,可是成绩就是上不去,让我怎么办。我常常眼泪汪汪的流出来,不是因为伤心而是因为愤怒。愤怒老天的不公给我一个这么笨的老子,我讨厌自己,恶心自己,然后呢,然后一点用都没有。我还是我,我想不出一点提高成绩的方法,有好几次我把我自己的手臂都抓破了,鲜血淋漓。可是我依然一无所获。那时候我时时刻刻都能感到有那么大的一堵墙压在我身上,厚实、坚硬、压得我喘不过来气,无论我怎么努力都不能动它分毫。我恨爸妈,我恨这个世界,我最恨我自己。

    跟很多人相比,我不是聪明的人,我很清醒也坦然接受,所以我很努力。我几乎牺牲掉了我所有可以牺牲的时间,每天7点钟起床,中午睡10分钟的午觉,晚上12点才回宿舍休息。我想做的比别人更加的努力,即使没有效果,可是我努力了,这样我就不用对自己对爸妈愧疚那么深了。大概也就从那时候开始我越来越不喜欢回家,成绩差回家干嘛,回家不能休息,因为父母在看着,回家还要遭受爸妈不一样的眼光。倒不如在学校,真的累了还可以出去操场走两圈。我爸爸特别喜欢给我上政治课,不知道你们的爸妈是不是这样。尤其是有客人的时候,我爸爸总要把我叫过来唠叨两句。不管我当时是在做什么,是看书还是上厕所,当我听到号令的时候我就必须马上跑过去,去晚了就会挨骂。爸爸就当着客人的面让我站在他跟前,他一边喝着酒一边向我展示着他伟大的父爱,还时不时的看下客人的脸色,看客人有没有对这个表演满意——“我让你好好学习是为了什么,难道是为了我自己,我还不是为了你将来能考个好大学找个好工作。我图你什么,你就不好好学习,同样是一个脑袋,听着同样的课,为什么别人能考第一你就不能?现在你还小,不用想其他的,好好听我的话,好好学习就行,学习好了将来就不会后悔。”嗯嗯,我唯唯诺诺的答应着,是啊,同样的老师、同样一颗脑袋,为什么别人成绩好,而我成绩差。我高中三年到现在我都不知道为什么会有这样的差别。每次听到这样的话我就无言以对,只有答应的份,羞愧的都快把脸贴到了地上。陪坐的客人也常常即兴发表一篇赞赏性的言论,劝我一定要“改邪归正,好好努力”。我认真的听着忍受着枪林弹雨。当客人脸上露出满意的表情时,老爸才满意的点点头放我走。

    学校每个月会放两天的假。从高二分班以后我就几乎不回家了。每个星期的周末下午都是我最享受的时候,因为要洗衣服,不用再学习了。在北方无论是初中还是高中上课时间都是必须要穿校服的,而校服只有一套。所以衣服一穿就是一个星期。每个星期的周一到周日上午都要上课,只有周日下午和晚上不用上课(每四个星期会放一次大假——周六周日都不用上课)。所以一般只有周日的时候我们才可以脱下来校服洗洗。夏天和冬天最好,夏天热冬天房间有暖气,衣服都容易干,第二天就能穿。春天秋天最惨,记忆里,那时候周一经常穿着半湿不干的衣服。

    高中时mp3开始流行,我偷偷攒了100多,买了一个mp3。里面放了很多英语听力,也偷偷放了几首周杰伦的歌——那时候JAY好像刚发了新专辑,里面有一首很美的新歌叫《发如雪》。每周的周日下午就成了我最享受的时间,洗洗衣服听下歌。因为洗衣服的时间是必须的不能缩短,所以自己也不用因为这段时间不能学习而内疚。

    一般洗两个多小时的衣服,等到晾晒好衣服,心里一阵失落,然后再很不情愿的走出宿舍,一步一步一步一步走进教室,坐在自己的位置上,看看窗外叹口气,然后开始学习。听到别人闲聊的声音、笑的声音就超级羡慕。会有一刹那幻想如果有一天我也能过上那样轻松的日子该多好,羡慕得都想流眼泪,但随后马上就可以清醒过来,知道那些是不属于我的,我应该做的是好好学习,严肃认真的做我的习题。

    高中每个人的桌子上都堆着高高的习题和课本。我的也不例外,各种各样、有名气的没名气的参考资料占了大半个桌子。只有靠近身体那一侧的大概15厘米左右是用来写字的。很多资料都已经记不清看了多少遍,很多题目都是扫一眼,就能背出答案。晨光的笔芯都是整盒整盒的买,疯狂到2、3天就能用掉一根。右手的小指无名指上总是黑黑的墨,中指上结了厚厚的茧死皮老是掉个不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