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5章 锚点(2)

    更新时间:2017-07-25 00:03:03本章字数:2337字

    我小心翼翼地进了房间,他们都没有注意到事情的发生。爸爸正在看电视,妈妈无精打采的在沙发上坐着,姐姐房间里切菜。进了屋,我站在妈妈面前,把伤口朝着妈妈那边晾着,不敢说什么就一声不吭的站着。多米一直跟着我,现在蹲在沙发前看着妈妈。站了一会后妈妈问我怎么了手怎么流血了,我小声地说是狗抓的,说完我整个心都悬了起来,准备着迎接将要到来的一阵狂风暴雨。妈妈听到这个消息一下子从沙发上弹了起来,盯着我,那种眼光亮晶晶让人喘不过气来。我心里在打着千万只退堂课,好想嘻嘻哈哈的跟妈妈说我是逗她玩的,是我回来爬屋顶玩的时候被瓦片割伤的。可是我不敢退步,打针是有时限性的,我现在错过了,以后等我自己有钱了,想打针都不可以了。我站在妈妈面前低着头。我听见妈妈叫爸爸的声音——“还看电视!还不赶紧过来看看你家亮,真是败家子,又让狗咬了。”。妈妈的声音声嘶力竭,快要把我撕碎了。我开始后悔,自己死了就算了,干嘛还要这样丢人。爸爸走了过来,拽着我肩膀把我扭到他那一边,什么也没说,抬手就是一巴掌打在我头上。我脑子里嗡一下,一边空白,姐姐跑了过来赶紧把我拉到了另一个屋子里,爸爸还想追着我打,结果被妈妈拦住了,临走前听见爸爸好像在说我死了算了,这样就可以让他省心很多。

    我被姐姐拉到另一个屋子,坐在床上我眼泪哗哗的流,却不敢哭出声。姐姐去隔壁屋子找了爸爸喝剩的酒给我擦伤口。大概是我傻吧,酒精擦到手上都不觉得疼了。过了一段时间,我清醒了很多,我看到多米悠闲的在屋子里卧着,莫名的我就生出一股子火,走到多米面前,在多米的肚子上狠狠踢了一脚,多米嚎叫一声就跳起来了,跑的圆圆的站在屋子另一边看着我。我追上它,它没有防备,我朝它肚子又是狠狠的一脚。它又大叫一声跳开了,站在离我几步远的地方看着我,我又追上去打它。姐姐看到就来拉我,我一把推开她,我追上多米又去打它。多米在房间了躲来躲去,直到被我打的一瘸一拐了,它才逃出了房间。听到它疼痛的嚎叫声我心里才感觉爽了好多。

    我在房间里待了很久然后爸爸走了进来,一进来就拿眼睛瞪着我,姐姐惊恐的看着爸爸,手都在颤抖。看到爸爸走近我,姐姐把我挡在身后不给爸爸打我的机会。爸爸把一盒香皂放在桌子上,说了一句“自己洗洗吧”,然后就走了,也没有提打针的事情,大概跟爸爸妈妈讨论的结果就是不打针吧。我从来没有怀疑过我是不是亲生的这件事,因为如果我不是亲生的,我小时候肯定会被扔到街上自生自灭,不会活到现在,所以我肯定是亲生的。如果我是亲生的,他们为什么这样子对我,在钱跟我的命的选择上,他们选择的是省那一两百块钱。我也不清楚为什么,大概是金钱万岁吧。

    姐姐给我舀了一盆子清水,拿毛巾帮我清洗,洗了有半个小时换了七八盆水。然后又用白酒给我不停的给我擦,直到我的伤口都泛白了一点血都挤不出来才停。然后又去诊所那里给我买了一些创可贴。

    那天吃饭的时候,爸爸不理我,妈妈跟我说已经找了狗贩子了明天就把多米卖了。妈妈告诫我到时候不要哭闹,更不要骂人。

    “赶紧卖了吧,我不想要它了,看见它就烦。”对于卖多米这件事我没有表示除反对,而是极力赞成,想起多米我还是满肚子的气氛。姐姐紧张奇怪的看着我,我瞪了她一眼。我那时候一天都不想再见到多米了,都是因为它害得我被打害得我无地自容。

    现在想起来,好后悔。明明是我的错,我却迁怒到了多米。如果不是自己太顽皮就不会有这些事情。在重大的事情上我们总是有意无意的掩饰自己的过错,甚至不惜伤害自己珍贵的人和物。有些错其实承认很简单,可是当时就为了那一点点面子,为了那一点点愤怒而会冲动的做一个让人心痛的决定。

    第二天买狗的没有来所以没有卖多米,不过我那时对多米恨透了,看见它就打它,我也不再喂它,姐姐要喂它东西吃,我就不让姐姐喂,说不过姐姐,我就打多米。我记得有一次,姐姐给它掰了半个馒头,它已经一两天没东西吃了,可是我气还没消,我看见它在吃东西,用手腕粗的棍子直接一棍子打到了它嘴上,它受疼了一下子跳了起来,逃到很远很远的地方看我。嘴里的血和着口水像决堤的水一样汩汩的流出来。它看看我又看看其他地方,尾巴还在轻轻的摇,舔着自己的伤口舔着地上碎的馒头屑。姐姐去招呼它,它躲的远远的,不只是我,它现在连姐姐都怕起来。我使劲把棍子砸在院子里,眼泪汪汪的流出来趴到床上一直哭到夜里。

    第二天,我看到多米的时候,它卧在家门口。看见我它就马上跳起来,身上的毛都竖了起来赶紧逃得远远的。我从屋里拿了一个馒头丢给他,馒头丢过去,把它吓了一跳,然后它嗅了嗅馒头,想吃可是因为嘴上结的疤,让它嘴都张不开,它疼的嗷嗷的叫,嘴里的血立马就流出来了。看到它痛苦的样子,我好想抚摸下它,可是只要我离它稍微近一点,它立马就逃走了。我找到姐姐,央求她给多米煮了粥,我又从邻居家讨了一些肉汤放在多米的粥里。后来喂它馒头的时候,我就自己嚼烂了给它吃。过了一个星期,多米嘴上的伤好了很多,它也不再像原先那么怕我了,有一天晚上我还摸它的头给它挠肚皮,我以为我们的关系慢慢的恢复成以前了,我的多米又成为我的多米,可是没想到却没有了机会。

    有一天中午我在家里正吃午饭,有人来找爸爸,说是来买狗的。我听了心里一惊,一个星期了我都忘这件事情,我以为爸妈只是骗我的,竟然是真的。爸爸立马满脸堆欢的迎合了出去,然后妈妈和姐姐也出去了。姐姐问我要不要去,我说不去,我一个人留在屋子里。我不敢出去,眼泪顺着脸颊哗哗的流了出来。我不知道该怎么面对这个事实,接受不了可是又能怎样。好难受,好心酸。我像傻子一样。向爸爸求饶吗?一点都不管用,只会挨一顿骂。爸爸决定的事情就像皇上的圣旨一样。我能做些什么,我什么都做不了!我一边咬着咸菜一边喝着粥。爸爸不喜欢多米很久了或者说爸爸从来都没有喜欢过多米,在爸爸眼里狗就是狗就是畜生还能是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