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5章 锚点(5)

    更新时间:2017-07-25 00:04:05本章字数:2495字

    原来生活中吸引了我们的小事并不完全都是偶然的,竟然也有可能是某个人的苦心制造的。女生的小心思啊,为什么要这么隐晦,如果不细细体会又有那个男生能懂。可惜我生命里还没出现过这样的女生。即使遇到了,我能把握的住吗?很难说。遇到这样的女生真的可以直接娶了。

    “可惜他终究没有注意过我,一直到毕业,挥挥手告别了,然后萍水不相逢。”

    “嗯,挺遗憾的。胡姐这么漂亮,大学应该会有很多人追你吧?为什么不想着谈一次恋爱呢。”

    “追我的人有,好像我也不是不想谈恋爱,但就是没谈成。印象最深的是浙江的一个男生,皮肤黑黑的,古铜色,跟古天乐肤色差不多。不过人看起来很秀气,他是学工商管理的,大二一次联谊的时候认识的,他认识我的第二天就发短信跟我说很喜欢我希望能照顾我一辈子,看到这个信息我简直脑子都炸了百分之一百万的肯定自己遇到了疯子。见到他就远远的躲着,他走到我身边我都发抖。不过后来还是慢慢熟悉了,熟悉之后发现他人挺好的,不是想象的那样。有些人就是那样,喜欢先说清目的,然后再努力。跟他一起逛过街也看过电影,虽然觉得他不错,可是老改不了他是变态的印象,每次他跟我表白,这种印象就更加强烈,所以我就肯定不会答应了。他两个月前从美国读MBA回来,在白云机场,让我去接他,一下飞机就问我现在可不可以做他女朋友,真是老毛病不改,结果我照旧狠狠的拒绝了他,太不靠谱了。现在他在紧张的相亲当中,昨天还发了一个女生的照片让我帮他参谋参谋,像个小孩一样自己不知道自己喜欢啥女生还得问问我意见,也许不久的将来就能收到他的喜帖。”胡茵开心的笑,嘴张的大大的,两只眼睛闪闪发光。

    “那你呢,胡茵,我们一直盼着收到你的喜帖呢。哈哈,到时候一定要给我们每个一个大大的红包啊。”八卦老板的私事真是一件大胆的事情,本来还一直不敢问,看到胡茵那无所谓的样子,我也就冒险问出口了。对于一个30多岁的单身来说,听到身边的朋友结婚的消息时应该不会高兴吧,尤其是女生,应该伤心才对。与自己一样的人越来越少,会有一种错觉,感觉上帝抛弃了自己。

    我现在偶尔会有这种感觉,无依无靠,天地茫茫这个世界就只有自己一个人。自己一个人在家的时候,自己去服装店买衣服的时候,自己一个人坐在电影院看电影的时候,自己在肯德基看吃饭的时候,这种感觉就那么强烈的出现。眼前是成对成群的人,而自己一个人就像在梦中穿梭,瞬间自己就好像成了一个失魂落魄的罪人。眼睛看不见,耳朵听不见。像木头一样对这个世界麻木了。

    “我,我应该是没有希望了,都这么大年纪了,谁还会喜欢。而且我也一个人待的太久了,一个人待久了就喜欢上了孤单,变得吝啬、痴迷、甚至偏执,喜欢一个人世界里的干干净净、会自傲、会刻板、会很排斥别人。接受不了,另一个人“假惺惺”的嘘寒问暖,会变得难以与人相处,甚至可以说不可理喻。宁愿不要幸福也不想让另一个人干涉自己的自由。在爱情受挫时,也不会是那种能坚持的人,会不惜舍弃一切的选择逃避。把自己封装起来,密密麻麻的,保护好自己,老老实实的待在自己的壳里。会想会各种各样的理由,说服自己——自己不适合恋爱,只能自己一个人过一辈子。”

    “……”有这么严重吗?以后自己也会成为这样吗?“所以是你自己不想谈恋爱?”

    “也不全是,我心里一边排斥,其实还有些渴望,毕竟我还不是老顽固吗。只是一直没人给介绍而已。身边的人呢,又感觉不是自己要找的那个人。上次来我们公司谈合作的王经理,我曾经跟他试着谈过,一起吃饭,看过电影。我周围的朋友都说可以了,就他了。哎,我时候也确实这么觉得,可是让我嫁给他又总感觉差了那么一点东西,差什么我也不知道。谈了一段时间后我就跟他分手了。哈哈,你们私下讨论的时候,是不是经常说我要求很高,所以一直找不到合适的。”

    “啊,没有,你是我们大老板,我们怎么敢?”我心里想什么就说了什么,连脑子都没过“不过偶尔会说一下,我刚来公司的时候,知道你是单身的时候,问过别人,为什么这么漂亮的老板现在还是单身。男同事差不多都说是因为你是单身贵族,不屑于谈恋爱,所以才不找男朋友,女同事则说是因为你是要求太高了,太挑剔”

    “那你怎么看?”

    “我,我没想过这些事情。你有你的追求,有你的想法,只是碰巧那些人都不是你要找的人吧,所以就一直单着。如果你遇到你喜欢的人呢,你应该会奋不顾身吧,还会做很多幼稚无聊的事情,就想你曾经做过的那些那样。”

    “好吧,好像我确实也会这样,不成熟。”

    我们说话的空档,服务员走过来,送来了刚点的咖啡,还有一些甜点。店外依旧繁华,人来人往,灯红酒绿。

    “胡茵,你后来有遇到过你喜欢的那个男生吗?”

    “遇到过,不过跟以前相比差别好大,简直判若两人。前年是我们毕业的第5年,班长就组织我们开同学会,所以时隔五年我又见到他了,可能是因为已经不爱他了,所以见到他也没有什么感觉。他那时候已经是个奶爸了。体型跟以前也不一样,以前瘦瘦高高,头发乱乱的很好看。现在肚子大的像个球一样,人看起来很劳累。头发也稀了,中间的都快掉完了。其他同学多少也有变化,但没有他那么明显。唯一不变的事他还是跟以前一样爱说话,在饭桌上他就是焦点,跟别人说这说那,一会美国经济一会说俄罗斯的军事,好像整个世界都在他心中一样。看着他我觉得他很可怜,忽然有那么一刻我觉得,我以前喜欢的人不是他,一直都是我自己而已”

    “很多人都是这样子。”我一边嘬着我的卡布奇诺一边应声道。

    “算是吧,爱情是我一个人的盛宴,我独自跳着舞蹈,和着节拍,灯光满地,铃声碎语,落幕下的光帷,将我卷起,消逝,爱情是我虚伪的完美。是我独唱独饮,自娱自乐。”

    在咖啡馆又待了半个钟,10点的时候,胡茵付了帐。走出咖啡馆,空气有点凉。在中秋前我想过好多种过中秋的方式,要不一个人在家喝点酒再吃点好吃的;要不就是去找朋友玩,孙庆庆跟我说了好多次要我去深圳找她;要不就一个人去旅游,3天可以去一次凤凰古镇或者更远的,要不去看场电影泡一天的图书馆。结果没想到却是跟胡茵一起度过的,吃了月饼,还人生中第一次喝了咖啡。聊了很多很开心,中秋就这样过去了。坐在公交车上回去的路上 ,回想着今天跟胡茵谈过的话,追求爱情有时候就是一场困兽之斗。要打败的不仅是对方,也要打败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