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戏子无情

    更新时间:2016-07-08 18:32:11本章字数:2536字

    “师兄算了吧,她要走我们能如何。这是她的前途,我们怎么能毁了她的前途呢”燕子婴面无表情得说,无限苦处他无法说出。

    “杜芝,也真是明知道燕师弟喜欢她,竟然不顾师弟的感受直接嫁给了八皇子”大师兄杨彦有些不开心得说。

    “果真是戏子无情”

    “大师兄,你别说了。她在这过得怎样我们都清楚,她嫁给八皇子过得会怎样我们也能够清楚。她太累了,是应该好好安顿下来过清闲的日子,不用再跟我们四处奔波了”燕伶说道。

    “既然你都这么说,我也不好多说。师弟能看得开就好。”杨彦说道。

    “该我上台了,师弟你要看开,世间芳草无数不必只看重这一朵。以师弟才华不知有多少渴望嫁给你”

    “谢谢师兄我会放下的”燕子婴微微一笑。

    杜芝走了,因为戏演得好被八皇子看重。那时他们两同演一场,配合的可谓是天衣无缝,看戏的人都说他们是天造地设的一对,成为夫妻已然定局。但她走了,坐八皇子的轿子去了皇宫。戏团里的人都说她嫌贫爱富,但是他不觉得。杜芝去哪是她的自由,向往富裕生活无可厚非,无对无错。任何人有这样的机会都会抓住。人很现实,没有人能够逃脱现实。

    他十二岁进戏团,和她同一年进入,同演一场戏多年。在他的努力下,江南第一小生的名头已在手中。在江南各地唱戏让他饱经风霜,看惯人间事态,她要走,也不多说任她去吧!杜芝走了,又没有合适的花旦,他的戏没法演,他也没事。不知不觉得来到一座寺庙,寺院内人流攒动。院内左右两边各有两棵桃树,此时正是桃花盛放的季节。粉红的桃花给寺院添了不少生机。

    “施主要求签?”坐在靠门口的一个和尚问刚进来的燕伶,准备给他摇签。

    “是”燕子婴将就和尚前面的长板凳坐下道

    “公子求什么签,姻缘还是前途?”和尚问道。

    “姻缘”子婴自己拿了签筒兀自摇起来,直至一签落下,拾起签给了和尚。

    “姻缘一线,绫罗枷锁。万劫需渡,芳魂缠”和尚说道,“这是下下签”

    “请师傅解签”子婴恭敬道。

    求完签,子婴正欲回团里,不曾想八皇子派人来叫他去紫霄阁见面。想拒绝但又想到如果不去会让八皇子失了体面,于是就去了。

    江南云雷川三州中最好的酒楼就是紫霄阁,本来今生无缘到此,没想到今日会以这样的方式进入。尚未进入,子婴便被它的玲珑精致所震撼。紫霄阁共五层,每一层都汇聚了三州最具匠心工艺。最顶层有盏灯往下每层增加九盏。一般人很难进这喝酒,进来的都是富商大贾,或王公贵族。

    “你哪来的,出去!”站在门口的奴仆朝着子婴大声喝道,眼中尽是蔑视,似在说你一个布衣,怎么配进这里。

    子婴似没听到一样径直往里走,不卑不亢。这样无视他的存在,这守门的奴仆感到失了面子,极为愤怒。还没有进去就,子婴便被打了出去。

    “你做什么,我可是八皇子请的客人。”子婴怒道。

    “八皇子请你,你别开玩笑了。他会请你这样穷酸的客人,会笑死人。”那奴仆讽道。

    “信不信由你,反正我今天进定了。给我让开。”子婴不由得厉声道。

    “既是八皇子请的客人,那可有凭证”那奴仆似乎有点怕了,假装镇定道。

    “没有”子婴道。

    “没有你还敢进,今天这里被八皇子包了,凡进来者需凭请柬”那奴仆语气硬了些,但没有再次嘲讽子婴。

    “我有没有请柬并不重要,重要的是你拦住我耽搁了八皇子事,你可担待得起”子婴正色道。

    “不行,你还是不能••••••”那奴仆还没说完就被呵斥一番。

    “放肆,八皇子的客人你也敢拦!”一身穿锦袍的男子从酒楼里出来,手中捏着一把纸扇。

    听到这句话那奴仆立刻跪下求饶,大叫饶命。燕子婴随锦袍男子进入酒楼,上到第五层。这一层只有三人,锦袍男子,子婴剩下一个自然是八皇子。

    “八哥,人带来了”锦袍男子给八皇子作揖,随后退了出去。

    “你就是燕子婴?”八皇子转过身来微微一笑,“下人办事不力竟未给你请柬,给你带来不便,请多见谅”

    “无妨,八皇子日月劳累不必为此事费神”子婴道,“不知八皇子叫燕某到此所谓何事”

    “也没有其他事,只是芝儿的事。”八皇子道,清秀的面庞显露一丝威严。

    “八殿下不必担忧,杜芝能跟着殿下对你对我们这个戏班子来说都是好事。殿下又是识才之人,定不会亏待杜芝,我们戏班子也能跟着沾光。一举多得”子婴戏子出身,背过戏文无数,与人说话自然得体。

    “子婴还真是会说话,行云流水没有丝毫停滞,还真是奇才。”八皇子道。

    “不敢当,只不过是背多了戏文,纯属背功,而非文采使然。若是杜娘,言辞定然比我好的多。实在不敢卖弄。”子婴谦虚得说。

    “我也不多说其他的,我请你来的意思可懂”八皇子换了一种不可抗拒的语气。

    “知道”子婴很明白,如果自己是皇子,遇上自己喜欢的女子,也会让和她共事的男子远离她。

    “啪啪”八皇子拍拍手掌,四个下人各托着一个盘子进来,盘子上盖着红布。八皇子把红布都揭开,盘子上赫然是一百两白银,共四百两。不由得令子婴长吸了一口。他从未见过这么多银子,他每个月的工钱也才五两,除去开支,所剩无几。攒了好几年才有五十两银子,才打算向杜娘提青,不曾想此时会遇到八皇子,改变了这一切。

    “请燕公子一定收下,希望以后燕兄往后离开江南三州,去北方六州游历一番,三年之内不要回江南,最好在北方定居。”八皇子道。

    杜娘不再演戏,此生我也不打算演戏,除非能有一个知我者和我同台。今后我也打算去各地寻找这样一个人,子婴道,这钱我一分不要,请殿下收回。

    这最好,但这钱你一定要收下,燕兄日后游历用度肯定不会少,这也是杜娘的意思,八皇子道。

    人生天地间,自己能够养活自己不能靠别人,子婴道。但他除了唱戏之类的行当没有多少生存的本事。

    子婴兄这么说强求,八皇子道。但是我希望殿下答应我一个请求,希望杜娘能穿上我给她买的红妆,若如此,无憾,子婴道,带着些惆怅。

    可以!

    十日后,子婴坐在距燕南最近的一家客栈喝酒听往来的游人谈论八皇子的婚事。听说了吗,八皇子昨日完婚,新娘竟然是一个戏子。我也听说了这新娘是第一小生的同台,难怪能够攀上八皇子,想来也不是不可能,毕竟人家多才多艺。人家新娘红妆还是那小生送的呢!这倒是有点奇怪了。八皇子要什么没有,竟会用那小生子婴的红妆。真是奇怪。毕竟同台多年,这应该有点情分在这里面。也是啊!

    子婴一旁吃喝,对于他们的谈论他静静地听着,不发表见解尽管他知道很多。喝完酒,收起一把长剑,背上包袱,去了北方,告别父母亲友,一个人不知何时再回江南,再次上台,或许这北方会有值得自己登台的人,只是还不知道是谁,尽管前头迷雾四起,路还在往远方走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