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0章 死亡契约(4)

    更新时间:2016-07-15 21:20:05本章字数:2304字

    刚刚入夜不久,月光还算明亮,夜幕中数的尽的几颗惨淡的星子,像黑夜里渐行渐远的长明灯一样忽明忽暗。

    玉无缘根据老人说的找了老张住的地方,还有挺远的一段距离就听到了一阵撕心裂肺的哭声。中年丧子,这事确实挺让人难以接受的,不过话又说回来,世事无常,因果轮报,这样的结果,岂又不是前因的果报。

    尸体是停放在一个低矮的棚子里的,玉无缘觉得自己贸然进去说他是因为报应命该如此他们肯定是不能接受的,说不定还会挨打。所以,玉无缘纵身跃上老张家的屋顶。

    停尸的棚子里灯火通明,玉无缘可以将那具尸体看得清清楚楚,苍白的脸上神情是紧绷着的,只见那眼球突起,虽然是闭着的,但还是可以看的出他在死前一定是受到过度惊吓而导致瞳孔放大造成的。没有血色的脸上,可以看出被水浸泡的浮肿的样子。

    尸体旁边不远处,一个妇人趴在男人怀里哭的昏天黑地,那男的正是今日玉无缘在酒楼碰到的那个人。只见他一脸忧郁之色,目光有些呆滞看着搁尸板上儿子的尸体。

    只是,玉无缘的耳朵动了动,好像听到了什么声音。他眸子微皱,上下打量着尸体。忽然,他在搁尸板下方,他看到有一滩水,水滴正吧嗒吧嗒的有一下没一下的滴下来。

    或许是夫妇二人过于伤心,并没有发现这些。那人是落水而亡,尸身上滴下水来也是很正常的。只是吸引玉无缘的并不是这个,而是这水不是普通的水,那是一种绿色的液体。

    玉无缘正好奇,就在这时一声尖利的猫叫划破了安静的夜空。

    那只黑色的猫睁的通圆的眼中闪着幽玄的绿光,停尸棚里,那个妇人也因这一声突兀的猫叫而戛然而止。

    玉无缘暗叫一声不好,左手慢慢的握紧。猫惊尸,只见那只猫的眼睛里闪着诡异的光,它朝那尸体看了一眼,纵身从墙上跳了下来,飞速的从尸体上跃过。

    那妇人一脸惊恐的表情,直到她看见那只黑猫后,她才一边拍着胸口一边喘着粗气。“谁家的猫?”语气似有抱怨。就在这时,一阵阴风吹过,天上月光格外的明亮,尸体上的白布被吹起,搁尸板上,青年的脸上似有神情划过。

    “啊……”那妇人突然大叫一声,“我看见儿子对我笑了……”

    “你胡说什么?”男子看着一脸惊恐的妇女,微有愠色的说道。“儿子都如此不幸了,你还这样说他?”

    妇女双手扯紧了男子身前的衣襟,全身不停的发抖。“我……我没有胡说,是真的……你怎么不信我?”

    男子握住她的肩,严肃的对她说道,“儿子没了,你的心情我可以理解。”说着,他将被风吹落的盖在尸体上的白布从地上捡起来,重新盖在他儿子身上。可是当他正要盖住尸体头时,他儿子竟然睁开了眼睛,空洞的眼窝不断放大,眼珠中的眼白也不断的扩大。

    老张吓得丢下手里的遮尸布,向后退了两步,脚下一个踉跄,跌坐在地上。“全子?”老张叫了一声。尸体却没听见似的,嚯地坐了起来,由于全身僵硬,所以,他的骨关节发出的咔咔的响声让人听了毛骨悚然。

    那尸体并没有停下来的意思,扑通一声,尸体滚到地上,那妇人见势,尖叫一声,两眼一翻白,吓得昏死了过去。老张吓得也慌了神,不停地向后倒退着。“全子?是你吗?”

    尸体慢慢的向老张爬去,忽然,他的嘴巴一张,哇哇的开始吐起墨绿色的液体来。液体散发着难闻的腐臭味,老张见了,直觉胃里一翻,趴在一边呕吐起来,吐了半天却什么也吐不出来。

    玉无缘跃下屋顶,看着地上还在吐着绿色液体的尸体。他掩着鼻子眉头皱起,原来刚才自己看到滴下来的液体就是尸体吐出来的东西。

    忽然,尸体直立起来,一把就掐住了老张的脖子。“你们都得死,都得死……哈哈……”

    老张自然是吓得不清,看着自己的儿子变成这个样子,那尸体一边说嘴里还不断的流下散着腐臭味的液体。

    只见那尸体掐着老张的力度也越来越大,玉无缘翻身跃下屋顶一脚将那尸体踢开,老张伏在地上不停的咳着。“你是什么人?”他一边咳,一边吃惊的看着这个不知何时进来的年轻人。

    “我是可以救你的人。”玉无缘说话时,那尸体已经从地上爬起来,继续向他攻过来。这时,那尸体周身变成了绿色,衣服上全是绿色的粘稠液体,就像池塘里形成的绿色水苔一样。“怎么可能?”玉无缘有点吃惊,突然发现哪里不对。

    “救我?”老张不明白。

    玉无缘唇角勾起,一时觉得好笑。“你真的不知道这是怎么回事?”

    老张脸上的恐惧大于疑惑,他不敢看在地上挣扎的尸体,嘴里不停的发出嘶嘶的响声。“你把我儿子的尸体怎么了?”

    “我把他怎么了?你应该说是水猴子把他怎么了?”玉无缘看着老张,可怜的同时还有一些可恨。

    “水猴子?”老张不可置信的看着玉无缘,他自然也是听过水猴子的,传言落水而死的人必须要找替死鬼,之后自己才可以投胎转世。而水猴子就是由那些淹死的人的鬼魂所化,也就是常说的水鬼,在水下拉人。“这跟我儿子有什么关系?”

    “你现在睁大眼睛看看,这是水猴子,不是你儿子,他现在被水鬼附身。”玉无缘一开始时就觉得有些不对,若是那个秀才报复他们方法多的是,可为什么都要他们淹死呢,而且死法还一致。并且事发间隔都是两天,这也太巧了。

    “不可能?”老张还是不相信。

    “那刚才的猫惊尸你也看见了,若是正常死亡,猫惊尸形成的也是僵尸,但现在你看他这个样子就知道不是了。很显然这是被水猴子附了身。”玉无缘看着他说道,“一开始我也以为只是那个秀才的冤魂在作祟,现在看来那个秀才应该在也是被水猴子控制了。”后半句倒像是玉无缘在自言自语。

    老张看着玉无缘,当他听到玉无缘说秀才时,他的全身一悚,这件事他再清楚不过了,因为那位秀才的死,他也是参与者之一。“是他?是他来索命了吗?”老张脸上神情骤变,被他儿子吓得苍白的脸现在又变得铁青。“哈哈……”老张笑起来,“要索命冲我来呀,为什么要找我的儿子?”

    “你现在还没明白吗?我说的是水鬼。”说着,玉无缘念了一个诀,“禹步相催登阳明,白气混沌灌我形。天回地转步七星,蹑罡履斗齐九灵。”轰的一声,眼前发生了惊人的一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