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2章 死亡契约(6)

    更新时间:2016-07-28 14:39:13本章字数:1944字

    老张张玉顺一张脸苍白如纸,额上皱纹堆积,就像熟宣纸吸足了水,蜷缩在一团的样子。“那少侠当真是这么说的?”

    李昆也就是张玉顺口中的老李重重的点了几下头,“没错,死亡契约会一直传下去,直到……”李坤看着张家人个个脸色铁青,愣是将张氏家族灭亡几个字生生咽了回去。

    “简直是一派胡言,”老张的二哥张玉材一巴掌拍在桌子上,“不知从哪里来的无知少年,在这里散布谣言。什么死亡契约,冤魂水鬼,简直就是胡说八道,朗朗乾坤,还真有鬼魅不成。”

    李坤叹了口气,毕竟这是他们家的事,人家自然不信,自己再多言的话,也不是那么回事,所以老李摇了摇头,沉默不语。

    张玉顺沉默了一会,长长吁了一口气。“从这个月发生的事来看,我们也只能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不若这样,我们先去将那少侠请来,他若有些本事,抑或真像他说的那样,他能化解此劫自然是好的。若他是什么江湖骗子,我们这么多人,自然可以跟他讨个计较。”

    张玉材见势,转头看向张家老大张玉富。他自始至终都未发一言,只是听着他们争论。“大哥,你看这件事……”

    老大张玉富摆摆手,低沉的声音响起。“为今之计,也只能这样了,现在我们老张家的人也没剩下几个,总不至于真要我们断子绝孙吧,所以,也只能试他一试。”

    张玉材见大哥都这么说,自己自然也不再说什么。

    张玉顺响起玉无缘的话,若是想明白了,可让人去镇子上的阅云酒楼找他。当下,张玉富便将张贵唤到了跟前,吩咐他去请玉无缘过来。

    而那张贵不是别人,正是那张玉富的大儿子,生来是个残疾,一个眼睛正常,而另一个眼睛却没人知道是什么样子的,因为从小他都是带着眼罩的。样子看起来就像那剪径的毛团,让人见之生畏。所以到现在他二十五六岁,身边的朋友也因他的样子,没有几个。他只有一个可以交心的朋友,不嫌弃他,不惧怕他。只是现在那个唯一的朋友也不在了,因为那个朋友就是被张家人沉河的落地秀才。这件事,在张家也成了绝口不提的秘密。

    张贵点头,心无畏惧的便走出了张家大宅。

    此时尚早,而街上却鲜有人迹。因为自从张家的这件怪事发生以来,就很少有人敢入夜以来在外面做较长的逗留。

    张贵却不以为然,对于秀才的死,他一直耿耿于怀。他总认为,是自己没有及时阻止才酿成这次惨案。

    阅云酒楼门扉大开,进进出出的人倒是依旧不少。

    张贵进了大堂,就大堂掌事询问了几句,那掌事一惊,稍后 笑笑,指了指楼上。张贵不再多言,直奔楼上而来。背后那掌事脸上笑意消失,取而代之的是鄙夷,而张贵却不在意这些。

    张贵上来的时候,玉无缘正在房间喝着酒。

    几声叩门的声响,屋内玉无缘的唇角轻轻勾起。然而, 他对门外的人并没有感到太多的意外。

    “敢问阁下可是玉无缘,玉公子?”张贵行了个礼,言语 中虽冷漠却是不失礼数。

    玉无缘点了点头,“正是。”

    “在下张贵……”张贵道了此行的目的,之后沉静如潭的眸 子注视着玉无缘,尽管另一颗眼珠被黑色的眼罩遮了去 ,让人看了有些怕。

    玉无缘不言,静静地打量着张贵,之后点了点头。

    “天生的阴阳眼,倒是难得一遇。” 张贵一愣,对眼前这个人倒是多了几分兴趣,他只是看 了自己几眼便知自己的情况,想必李伯的话不假。

    “想必你是知道了事情的原委?”玉无缘伸手请他坐下, 张贵很礼貌的道了声谢,在玉无缘对面坐了。

    张贵接过玉无缘递过来的酒杯,点头谢过。“你说是秦明索命吗?”张贵喝了一口酒问道。

    秦明?玉无缘皱了皱眉,应该就是那个冤死的秀才了。 “一开始我是这么认为的,但后来我发现我错了。”玉无缘给他倒上酒,接着又给自己倒了一杯。

    “这是何意?”张贵疑惑的问道。

    “你跟秦明很熟?”玉无缘没有直接回答他,反而提出一个新问题。

    张贵沉默了很长一段时间,眼中神情复杂多变。“不仅仅熟,他是我唯一的一个朋友。”他的眼中染上了几分伤感。

    玉无缘没有怎么为难他,因为他和张家其他的人不同。至少他不会以势利的眼光去看一个人,更不会以一个人的得失去他,这些是玉无缘从他的眼睛里看到的。“既然如此,那我也坦言相告。”玉无缘端起酒杯一饮而尽,又继续说道,“是秦明不假,但害人的不是他,而是真正的水鬼。”

    “真正的水鬼?”张贵问道。

    “是的,这是一些怨气较重的水鬼,只是他们曾经被人封印过,所以不能伤害岸上的人。”玉无缘看着张贵说道。

    一开始,张贵被他这么看的有些不自然,只是他慢慢的发现,玉无缘的眼中并没有其他人眼中那样的嫌弃与厌恶。“那他们又是怎么上岸害人的呢?”

    “说句不该讲的话就是自作自受,张家人将秦明沉河,秦明是含冤而死的。但凡含冤而死的人,胸中都会怨气郁结不能散。而那些水鬼则吸了秦明的怨气,将秦明的尸体镇在了水底。他们则已秦明之形为非作歹。”玉无缘说完,看向张贵。

    “可有的解?”

    “有结,自然就有解。只是解不解的开,就看你们的造化了。”

    “还望公子言明。”

    玉无缘也招了招手,示意他附耳过去。玉无缘在张贵耳边轻轻说了几句,张贵的脸色却凝重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