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3章 死亡契约(7)

    更新时间:2016-07-29 08:18:15本章字数:2562字

    张贵的脸色慢慢地变得凝重起来。“秦明的尸体还在水中?前不久,李叔告诉我说秦明的尸体……”

    “那并不是秦明的尸体?”张贵还没说完,玉无缘打断他,“那也是水鬼为什么得以上岸的原因。”

    “我们下河把秦明的尸体打捞起来?”这也是玉无缘刚才告诉他的化解这次事故的方法,玉无缘告诉他要在子时,即阴气最重的时候下河,寻找秦明的尸体,并祈求秦明的原谅,他若肯原谅张家人,他的尸体就会跟随张家人回来。否则,尸体是打捞不上来的,不仅如此,下河的人也可能回不来。

    玉无缘点了点头,“今晚是来不及了,明天吧,我也有一些东西要准备。”

    张贵沉思了一会,点了点头,又叙了几句便告辞离去。

    张家大宅。

    张玉材大喝一声,“什么?要我们祈求那穷鬼的原谅?”

    “二叔,话不要说的太死,还有,凡事都要讲点道理。”这已不是张贵第一次这样对张玉材说话,他受不了二叔那总一副势力嘴脸看人的样子。

    “阿贵,怎么跟你二叔说话呢?这么没大没小?”张家老大张玉富脸色阴沉,张玉富有三子一女,张贵是老大,老二张宝跟其他的人一样,在半个月前溺水而亡,现在对坟上的土都还没干。老三张翠嫁到别的镇子,因为这事,回来也挺久了。老四,则在很小的时候就夭折了。在几个孩子中,或许是因为张贵的样子,从小张家人就不怎么喜欢他,在张家,他可谓是受尽白眼。

    “爹,玉公子说了,明晚子时是最佳时刻。”张贵不再看张玉材,那张世俗的让他感到鄙夷。

    “要我们求的他的原谅?”张玉富嘴边挂着一丝冷笑。

    张贵看了他一眼,想起玉无缘的话。秦明的怨气让那些水鬼得以上岸,亦是秦明的正气使那些水鬼那目前为止也仅伤了几条性命而已。只是,张贵不想跟他们说这些,没有任何意义,在他们眼里,秦明或是自己,怎样都不会让人同情的。

    “就算真的要去,谁去?阿贵你吗?”张玉材冷着一张脸说道。

    而坐在一旁的张玉富却什么都没说。

    “我自然是要去的……”张贵说完,向堂外走了出去。

    “大哥,你看阿贵什么态度?”张玉材转向张玉富。

    “行了,二哥你就少说两句吧。”张玉顺说道。 张贵走到门口突然停了下来。“爹,明晚的事你们不用担心了,我会去的还有,明晚之后,不管我是生是死,我都会离开。所以,请爹原谅阿贵的不孝。”说完,头也不回的离开了,身后张玉富的大声吼叫也越来越小。

    这一晚,到的似乎很慢。

    玉无缘负手立在河边,一身白袍在淡淡的月光下,伴着奔涌的河水不停的翻腾着。这天河的水从来没有这么汹涌过,即便是汛期。奔涌的河水,腾起的很高,似是咆哮着挥舞的双手,将这黑夜撕碎了一般。

    “你考虑好了?”玉无缘的声音突然想起。

    张贵站在他的身后,看不到玉无缘的表情。“嗯。”很简单的回答,透着无比的坚毅。

    玉无缘点了点头,静静的望着河面,不再说什么。

    远远的,能隐隐的听见更夫手里木梆沙哑的声响,紧接着是几声密集的铜锣声。

    玉无缘仰头看了看天空,时间也差不多了。他回头看着张贵,只见张贵低着头若有所思,高大却显孤独的身影在残淡的月光下更是苍凉。他身后,空荡荡的,张家除了张贵,果然没有人来。或许是因此他的眼神才如此的冷漠。

    “时间差不多了。”一阵阴戾的风吹过,玉无缘的声音再次响起。

    张贵点了点头,又抬起头来看着翻涌的河面。

    玉无缘将事先准备好的小案子搬了过来,又从包里掏出开坛物品,样样齐全。

    “我见过那些东西……”张贵轻轻地说道,似是自言自语,“只是那些东西可以收服吗?”

    玉无缘一边摆放着案子上的东西,一边说道,“可以,就像收服僵尸一样,再其足底点上七星,贴上僵定符,然后将其魂魄收到长明灯内,尸体就可以自由控制了。尸有形,鬼无形,但方法差不了多少。”

    时间差不多了,玉无缘半跪在地上,口中念了个开坛咒,轰的一声,烛台燃了起来。

    玉无缘提起毛笔,蘸了刚调好的朱砂墨汁,混着鸡血,迅速的画了一道符。“天晴地明,助我神灵。乾坤八卦,阴阳五行。魂魔当道,顿消其形。”玉无缘挥动毛笔,符纸上的符印闪着血色的红光。玉无缘将符纸交与张贵,“这张符你带着,我已开过光,能够避水驱邪,水中那些东西不能把你怎么样的,可保你一时平安。记住,你只有一炷香的时间,一炷香之后,这张符就失去了效力,你如果不能在一炷香之内回来,就永远也回不来了。”

    张贵接过符纸点了点头,“我记下了,只是,秦明他……”

    玉无缘看出他眼中的担忧,只见此人心地颇善,玉无缘心里对他也敬重了几分。“放心吧,这张符只是对付鬼怪的,秦明虽死,但对人还是没有伤害的。”

    黑暗的夜幕下,淡蓝色的月光中蒸腾着一层薄薄的雾气。夜格外的静,静得有些恐怖。

    张贵脱了外套,扑通一声跳入了河里。水声划破了夜的宁静,但又很快又被无尽的黑暗吞并,只有平静的河面上层层漾起的波纹,闪着幽玄的光。

    这个季节的河水冰凉刺骨,但张贵却并没有感到有多么凉,想必是玉无缘给他的那张符的缘故。张贵此时除去了眼罩,一双眼睛并不是那么对称,因为眼罩下的那颗眼中黑眼球极小,大部分都是眼白覆盖。黑暗的河底,张贵慢慢的摸索着,河水冲的眼睛很疼,所以他不能将眼睛睁的太大。不远处,他隐隐的看到有些白花花的东西,张贵走了过去,忽然脚下传来咔嚓一声,原来是一具骷髅,还被他踩碎了一些。他在心里念叨了几句,继续向前走去。

    不知又走了多远,张贵忽然感觉河水格外的冰冷,那是一种刺骨的寒冷,整个人都像被冻结了一半。到了,他下意识的告诉自己这里就应该是秦明尸体所在的地方了。隐隐约约的,他能看清这个地方竟是绿色的,连水都是。只是,这秦明的尸体会在什么地方。

    就在这时,张贵忽然觉得水中一股冲力快速向自己袭来,那是一个绿色的物体,看不清形状。那物体一边快速的向张贵冲过来,一边发出尖利的怪叫。随着那物体的靠近,水温也骤降。眼看那东西伸出的长爪就要抓到他了,却听到那东西又发出一声尖利的叫声,张贵身上发出一道刺目的红光,一个红色印记将那东西罩住,这印记正是玉无缘所画的符纸上的符印。那东西当下被染成红色,在叫声消失前就消失不见了。

    张贵揪着的心放了下来,有着这张符,他也就无所畏惧的向前走着。又走了几十步的样子,张贵忽然感到自己的脚被什么东西抓住。张贵猛地一惊,脚抽了抽,却没抽动。正当他低头看时,这下却是将他也吓了一跳。

    抓住他的不是别的东西,那是一个人的手,在水底,可以看到是惨白惨白的,没有腐烂。

    张贵弯下身去,将那厚厚的淤泥扒开,那双睁着的眼睛让张贵跌坐的河堤,那不是秦明又是何人。

    “秦明?”张贵一点一点的爬向那具没有腐烂的尸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