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5章 千年玄棺(1)

    更新时间:2016-07-31 08:56:29本章字数:2857字

    玉无缘话刚落,便觉身后一股阴风呼啸而过,风中夹着一股莫名的气息,说不清楚,淡淡的,似刚燃尽的纸灰的味道。

    “玉兄,怎么回事?”张贵问道,玉兄?张贵嘴角抽了抽,自己都感到这个称呼有点叫的突兀,只是玉无缘脸上并没有多大的变化,似是默认了自己与他一道而行。

    “她来了……”玉无缘简单的几个字让张贵皱起了眉头,她是谁?在这样的夜里,若是他们两个再有第三个人的话,倒也挺吓人的。

    玉无缘下巴轻轻扬了扬,张贵顺着他的目光望去,空荡荡的,除了极远处地平线上泛着的黯淡的幽蓝的天光和腾起的薄雾,哪里还有其他人。虽是如此,张贵的手还是不自觉地伸向自己的眼罩。

    那一刹那,张贵明显感到自己的心跳加速。远处,一道白影快速向这边走过来。确切的说应该是飘过来,因为自始至终,张贵都没有看到她的腿在动。那是一张怎样的脸,极其美艳,只是白的像纸,而那两片唇,却是红得像血。“她……她是……”张贵转向玉无缘。

    他的反应玉无缘早就料到了,玉无缘抱臂站在那里,嘴角一抹玩味的笑意慢慢绽开。“没错,就是你看到的那样。”

    “之前,你在河边摆了个坛,法力太强了,我不敢过去……”秦素素没有理会玉无缘冰冷的目光,自顾地说着。“我没有地方去,我只想跟着你,你放心,我不会伤害你的。你救过我,我都记在心里。”

    玉无缘突然觉得很好笑,她能伤害他吗?倒是他,让她灰飞烟灭、永不超生,是一件很容易的事。但她的话又让他感到淡淡的心酸,她是一缕孤魂,游荡在天地间。自己虽是人,却也是四处漂泊,如此看来,是不是又有些相似呢。

    张贵只是惊讶,至于恐惧倒是没有感到几分。他看了看秦素素,又转头看着玉无缘,只见他平静的眸子如水一般,没有多少波澜。他,应该有很多故事。

    二人转身,玉无缘没有像从前那样赶她离开,想必他是同意了自己跟着他的,所以秦素素的就静静的跟在他的身后。

    这个镇子说大也不大,这不,天刚朦朦亮的时候,玉无缘他们就已经身在镇子外了。

    对于鬼魅而言,鸡鸣之后就不能在活动了。因为鸡鸣之后天就要亮了,阴气减弱,阳气不断增强。玉无缘将她收入乾坤袋内,揣在怀里,这样带着她一起。至于那个乾坤袋,是个法器,类似阴阳钟,对魂魄没有什么伤害,上次收服恶道士时,就曾帮她渡过一劫。

    这是一片比较辽阔的地方,潺潺流水,远处青山苍翠,倒是个好去处。

    “此处倒是个风水宝地。”张贵率先开口。

    “哦?”玉无缘面色微露惊讶,“你对这个还懂?”

    张贵干笑几声,在玉无缘旁边也寻了块平净的石头坐了。“倒也谈不上懂,只是以前听人说过。三年寻龙,十年点穴。而今,此地山清水好,前开后靠,倒也不错。”

    玉无缘点了点头,他说的不错,寻龙点穴不过是寻个风水宝地,为已逝先人找个安身之所罢了,到现在却成了一些财迷心窍之人寻宝盗墓的勾当。

    之后两人皆是一阵沉默,玉无缘转头看向张贵,虽只是侧脸,但那张脸还算得上英俊,只是那只眼睛,让他承受了太多的世俗的背负。他没有问张贵离开张家,选择四处漂泊,正如他没有问自己为什么要做赶尸这一行一样。这一刻,他感到自己和张贵是一样的。

    二人休息过后,行囊里的干粮也吃的差不多了,所以他们必须在天黑之前到达下一个镇子,否则就只能在野外打猎吃肉了。

    七月的天气,山里还是挺凉爽的。潺潺的水声,清脆的鸟鸣,一股淡淡的花香夹杂着些许的潮湿腐朽的气息都清晰可闻。

    又行了半日,已经翻过了一个山头。日光开始泛起了淡淡的黄色,氤氲的雾气浓了起来,花香也但了,充斥鼻孔的是一股腐朽的气息,就像被水泡了很长时间的书曝在阳光下发出的味道一样。

    ******

    “侯三,有没有搞错?到底是不是这里?”大山深处,一行人中,一个身着褐衣的人说道。

    而这个被称为侯三的人,一身玄袍,看上去二十一二岁模样,一张干净的脸上一抹浅浅的笑意,“肯定错不了,你还不相信我?”

    褐衣男子皱了皱眉,“那倒不是,只是我们在这山里转了大半天,也没发现有什么遗墓。”说话的人叫唐元,跟侯三是老乡。侯三本名侯方玉,只因在家中排行老三,于是大家都不习惯他那个文里文气的名字,倒是更习惯叫他侯三。

    这个侯三家境还到算得上阔绰,家中有着几家店铺,生意由大哥二姐打理,自己平时游手好闲,看看书,听听戏,爹娘见他不是做生意的料,索性也懒得去理他,只要不闯祸,什么都由着他。

    话说这个侯三,读了不少书,到大多都是一些奇奇怪怪的术数之书,生性好侠,身边也有几个合得来朋友,比如唐元,还有身后的李昉等。自从去年侯三说要不要去盗墓后,几个人一边好奇,又一边嘲笑他一介书生也想学人家盗墓。

    结果是可想而知的,正如侯三说的那样,虽然不多,但几个人也算是小获一把。这不,自从那次以后,几个人又拉着他干了几票。近日,侯方玉在一本书中看到记载千年前的古墓,至于是王公还是皇妃,已经不知道了,而书中所说的那座山正是他们现在所在的玉王山。

    “这是一座古墓,”侯方玉说道,他家第阔绰,自然不会为了钱而去盗墓,却是因为年少贪玩,好奇心作祟,所以也学着那些刨坟取财的人,做起了这见不得光的勾当,然而一行的几个人倒是可以的很。“我们只拿珠器,那损人阴德的事可做不得。”

    唐元等人一边乐呵的答应着,唐元嘴角狠抽了几下,看着侯方玉的背影,心里乐开了花,你不叫我们做损人阴德的事,但你带着我们来刨人家祖坟又算不算有损阴德呢。

    话说两头,玉无缘和张贵也自行赶着脚。可是,走了这么长时间,依然在这荒山野岭,看样子今晚要这样露宿一宿了。

    约莫着又行了个半时辰,黄晕的天空慢慢地被淡淡的蓝色浸染,天空中,那抹月形也能隐隐的看见痕迹。

    空灵的山林,蜿蜒的小道。太阳一落山秦素素就出来了,她已经在乾坤袋里闷了一整天。因为她走路是没有声音的,所以玉无缘和张贵两个人的脚步声在这荒无人烟的山里听起来窸窸窣窣的,还是比较幽玄的。

    三人又走了一段,找了个较开阔的地方,准备在这里休息一晚,明天再赶路。只见那是一个较平坦的去处,几棵不知道多少年的大树高耸直参云天。左右前后都是多半人高的薅草,这里看起来还是比较隐秘的。

    秦素素对于跳动的火苗并不是那么害怕,以至于她可以坐在离玉无缘很近的地方,听他和张贵聊天。

    张贵问她为什么要跟着玉无缘,并且开玩笑的说道只有讨债的才会跟着一个人不放。秦素素不善言谈,沉默了好久才说了一句他救过自己。张贵听完笑着点了点头,心里却是百味陈杂。都说鬼只会害人,孰不知与鬼相处要好过善于算计的人。

    另一处,侯方玉一行人还在摸索着。

    “我说小三子,我们来来回回兜了可不下十几圈了,这回到底靠不靠谱?”唐元揉着发酸的腿抱怨到。

    侯方玉翻了个白眼,“肯定错不了。”

    “可是,我们什么也没找到,这十几圈撞鬼也该面熟了吧?”唐元倚在一棵树上,看着侯方玉说道。

    侯方玉看着周围的草木,自言自语道:“没道理呀,按理说就是这个方位,藏风聚气,山环水抱,本应是来水归堂,龙真穴正之地。此地星峰朝拜,秀丽端庄不说,更是明堂宽广,明堂容天下富甲,怎么会找不到呢?”

    唐元一屁股坐在地上,“我是走不动了,这次可是被你坑惨了。”

    侯方玉叹了口气,尴尬的笑了两声,“应该……错不了吧!”说着,他也在石壁处找了个舒服的地方坐了下去,只是,坐不要紧,而他这一坐,则险些陪上自己的小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