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8章 千年玄棺(4)

    更新时间:2016-08-03 10:47:39本章字数:1671字

    那是一面被雕得极为平整的石壁,上面画着花花绿绿的图案。众人走过去,映着火光才看清那是一幅画得极为精致的壁画。

    只见那壁画上人物鲜活如生,眉目间的神色也是极为传神。

    “这画的是什么?”李昉挠着头问道。“衣服倒是挺漂亮的,只是他们都瞪着眼睛,怪吓人的。”

    侯方玉双手环胸盯着壁画仔细地看了一会儿,他一只手捏着下巴,慢慢地说道:“看这神态,大有金刚怒目之势。”

    “金刚怒目?”唐元说道,“看来这壁画也是值老钱了。”

    “那我们要不要把这个弄下来?”有人问道。

    “噗!”侯方玉笑了一声,“难不成你要背着这么大块石头回去?”

    说话之人尴尬一笑,在众人的哄笑声中不再说话。一帮人此刻都沉浸在轻易地就解开了一座千年古墓的兴奋与喜悦中,并没有留意壁画上人物的神情在慢慢发生变化。

    “你看那是什么?”唐元突然说道。

    大家顺着他指的方向望去,在正对着古棺的石壁上,是一幅比之前那幅壁画颜色更加艳丽的壁画。整幅画面以红色为主要色调,在火折子昏黄的火光的映照下就像在石壁上涂了一层鲜红的血液。

    几个人绕过石棺来到那幅壁画前,侯方玉将手里的火折子举得高一点,壁画上的图案渐渐清晰起来。

    那是一幅仕女图,画面上几个貌美的年轻女子,一个女子正在亭外的水井旁洗头发,几个红衣女子执着团扇在花丛旁扑流萤,还有一个女子在亭内的镜子前对镜梳妆。只是,让人想不通的是这明明就是一幅壁画,可是梳妆女子面前那面镜子光亮的仿佛可以照出人来,以至于镜子里可以看到镜前女子的样子。

    在他们一致惊异作画之人笔法出神入化的时候,他们却没有发现梳妆女子的神情和镜中女子倒影的神情并不一致。确切地说,那就是两张不同的脸。

    “哎?”李昉突然叫了一声。

    其他人齐齐地看向他,“你又怎么了,大惊小怪的?”侯方玉白了他一眼。

    “你们看,这壁画好奇怪,明明就这么几个人,为什么就数不清呢?”李昉一脸疑惑地盯着壁画,说完又抬手数起来。

    经他这么一提,大家也觉得奇怪起来。“好像还真是这么回事!”唐元也惊呼道。

    “可不是……”另外一个人也这样说到。

    侯方玉挠了挠头,将火折子举得更近一些,他瞪着眼睛盯着石壁上的仕女图,在心里默数着壁画中的女子。当他数到第五个的时候,他突然发现在亭子帷幕的后面好像还有一个,影影绰绰的可以看到的帷幕后面那个女子玲珑有致的身体,因为有风,亭子的帷幕紧紧的贴合在她的身上。可是,当他将目光聚焦到帷幕上时,却发现什么也没有。这时,他的心里有点虚了。“唐……唐元,你数清了没有?”

    良久,见没人回应他,侯方玉转头看去,他这一看,将他吓了一跳。

    那几个人都痴痴地盯着壁画,嘴巴半张着,嘴角有口水不时的流下来。“唐元。”侯方玉喊了他一声,唐元看着侯方玉痴痴地笑了一下,然后又转过头去目不转睛地盯着壁画。

    “李昉。”见唐元着了魔一样盯着壁画,侯方玉又推了推李昉。李昉慢慢地扭过头,脸上的神情跟唐元完全一致。

    侯方玉将那几个人挨个摇了一遍,因着手一晃,手里的火折子啪的一声掉到地上。火折子被这么一摔,火光熄灭,整个壁画顿时暗了下来。

    “啊,怎么了?”唐元看着蹲在地上的侯方玉,大梦初醒般地说道。

    其他几个人也都清醒了过来,侯方玉问他们刚才看到了什么,他们都说忘记了。

    “我只记得自己迷迷糊糊的在一个充满大雾的地方,被一个女子领着往前走。”李昉说道,“那个女子我好像在什么地方见过,可是又说不出具体是在哪里。”李昉说完,挠着头努力地想些什么。“对,就是这里,我在这上面见到过那个女子。”李昉突然指向那幅壁画。

    壁画果然有问题,侯方玉捡起火折子,这次他没有急着将火折子吹着。“大家离壁画远一些,这壁画邪性的很。”侯方玉向后退了几步才将火折子吹着,“还有,这个古墓里的其他东西大家都不要碰,我们尽快离开这里。”

    唐元也觉得这个古墓有点古怪,一听侯方玉这么说,更加感觉阵阵发凉。“对,我们快点走,否则,不被吓死,也会被冻死在这里。”

    话说两头,玉无缘被之前石棺盖的声音惊醒以后就再没睡着。那个声音太过诡异,绝不是动物活动能发出的。就在这时,月光慢慢地模糊起来,不出一盏茶的时间,已形成乌云遮月之势。就在他翻身之际,一个让人毛骨悚然的声音再次传来,划破这寂静的夜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