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9章 千年玄棺(5)

    更新时间:2016-08-04 08:49:14本章字数:3094字

    玉无缘一个翻身从地上跃起,向着发出声音的地方寻去。张芝的警觉性很高,在玉无缘才踏出第一步他就醒了过来,紧接着也起身跟了上去。至于秦素素,她本就不用睡觉,此刻她也身形一飘,转眼间便到了玉无缘的跟前。

    “你听到了什么?”她问他。

    玉无缘扭头看了她一眼,脚下丝毫没有减速。“这个声音有点蹊跷。”

    古墓内,几个人簇拥在一块儿,惊恐地看着眼前的一幕,都不敢相信自己看到的这一切会是真的。之前让他们入魔的那幅壁画此刻变了一个样子,那抹红色现在变得更加红艳,红晕仿佛向下延伸,就像血一样,似乎很快就会流到他们脚下。

    壁画上的场景也变成了另一个样子,那个洗头发的女子依然在洗头发哦,只是,她洗着洗着突然脖子断掉。一颗圆滚滚的头颅滚到井边,那双睁着的眼睛刚好看着他们几个。

    还有之前侯方玉看到的那个帷幕后面的女子,一阵风吹起,将整个帷幕掀开,众人看见了那个身形姣好的女子的样子。只见她身形凹凸有致,但是,让众人倒吸一口凉气的是那个女子的头跟身体刚好是反着的,正常人都是向前看,而那个女子却是向后看。

    她慢慢地转过身来,确切地说她是背过身去,因为她需要背对着众人,她的脸才是正面。那张貌美的脸颊对着他们几个,几个人被她的容颜吸引,正当他们看得入神时,那个女子冲着他们诡异一笑,紧接着整张脸慢慢地裂开,血从那口子里流出来。

    “不好,快走!”侯方玉大喝了一声,众人回过神来,分忙朝着洞口跑去。

    就在这时,他们最先看的那幅花花绿绿的壁画上突然发出“咤”的一声,紧接着对面那幅仕女图上传来一阵凄厉的叫声,声音尖利而杂乱。之后,仕女图起初时那鲜艳的红色也黯淡了许多。

    很快,声音消失了,整个漆黑的墓洞寂静无声。

    侯方玉重新将火折子吹着,这时,他看到仕女图恢复了原来的样子,刚才发生的一切就好像是幻觉。

    “难道是我眼花了?”李昉揉着眼睛说道。

    “你一个人眼瞎没有什么奇怪,如果说我们都要下了,那事情就可怕了。”侯方玉沉声说道。

    “啊,那我们快点走吧。”唐元声音有些颤抖地说道,他还没从刚才的那一幕中缓过神来,整个人的语气听上去也没有底气。“本来是寻求刺激的,如果真有那东西把小命搭这儿就划不来了。”

    侯方玉点了点头,大家准备顺着之前爬下来的绳子再爬上去。洞口黑洞洞的,进来时的一弯毛月亮此刻被乌云遮得严严实实,一点儿光都透不下来。

    下来的时候绳子太短,如果要上去的话得有一个人在下面托着,这样一来最后就会剩下一个人,上去的人将绳子解开,然后将最后一个人拉上去。

    “李昉,你先上。”侯方玉对李昉说道。

    李昉沉思了一下,说道:“我胆子大,还是你先上去。”

    侯方玉站在原地没动,他望着漆黑的洞口,洞口外面幽暗的天空几乎要和黑暗的石壁融为一体。“你力气大,上去之后可以在上面拉我们。”侯方玉对李昉说道。

    这确实是个好办法,李昉在几个人当中算得上力气最大的。若果李昉可以在上面啦,下面同时有人向上托,那么从古墓里出去的速度会快很多。

    李昉在几个人的帮助下迅速地攀上了石壁,抓住了绳子。很快,李昉就攀到洞口。就在他要一只手松开绳子准备攀上洞口的石壁的时候,突然啪的一下,绳子断掉了。李昉猛地重心一晃,整个人又重重的摔了下去。

    下面的人还未反应过来,再次被落下来的李昉砸作一团。

    “绳子怎么会断?”唐元疼得龇牙咧嘴的从地上爬起来,他一手揉着屁股,一手拿起刚好落在他身上的那半截儿绳子。

    侯方玉将火折子的火吹得旺了一些,他眉头紧锁的望着唐元手里已经断掉的绳子。“今儿这事儿可真邪乎,这绳子的材料是大哥进货时从外地带回来的,结实着呢。防水防火不说,最主要的是可镇邪,怎么如今这么轻易的就断了?”

    “猴子不要急,我们包袱里不是还带了一根更粗更长的吗?”唐元说道。

    侯方玉一拍脑门儿,怎么一时心急连这回事儿给忘了,他们出来之前包里通常带着备用的东西。“好,看来是天无绝人之路。对了,包袱在谁那儿?”

    “在我这儿。”之前最后下来的那个人说道,“但是之前我下来时包袱被石头划破,里面的东西撒了一地,盘龙锁也在里边。”

    侯方玉嗯了一声,“东西应该在落地的地方,大家找一下。”

    说完,几个人吹亮了火折子,猫着腰在地上寻找那根预备的盘龙锁。突然,洞里吹起一阵冷风,几个人手里的火折子同时被吹灭。

    “怪事呀,洞里怎么会有风?”李昉幽幽地抱怨着。

    几个人皆是一惊,这阵风确实邪乎。这个墓穴除了他们掉下来那个洞口之外,四面全是坚硬的石壁,就连飞进苍蝇的等都没有。平白无故地吹来这么一阵阴冷的怪风,大家心里不免有点发毛。

    “啊!”就在这时,传来嘭的一声,紧接着是一阵哀嚎声。“倒霉,居然我也撞石头上了。”一个人站起身揉着头说道。

    这时,只见唐元慢慢地直起身,映着洞口照下来的微弱的夜光,隐隐约约可以看见他那张扭曲的脸。“你撞石头上了?你明明撞到我的头了,哎呦,你小子劲儿还真大。即便是石头也不能这么装呀,哎呦,疼死我了!”唐元接连着哀嚎几声,不停地揉着头顶。

    见是虚惊一场,几个人继续在地上摸索着盘龙锁。

    “找到了!”这时,一个人喊道。众人都起身,一起聚到洞口下方的石壁边上。

    盘龙锁的另一端系着一个将近一斤重的玄铁弯钩,侯方玉将盘龙锁盘在手里,紧紧地抓住盘龙锁的另一端,然后用力地将玄铁弯钩向着洞口抛了出去。之后,只听得洞内洞外两声扑通同时响起。侯方玉整个人都贴在了石壁上。他的一只手拉着盘龙锁的一端,高高的举着。他用力地向下扯了扯,扯不动,玄铁弯钩钩得很牢固。

    这根绳子还是有点短,要一个人掂着脚尖才能碰到绳子。

    “只能将就一下了,有总比没有的强,我们在这里坐以待毙也不是个法子。”侯方玉有点无奈地说道。

    盘龙锁固定之后,李昉先试了一下。他向后倒退几步,身体快要贴到石棺,然后一阵助跑,李昉一只脚踏在石壁上,映着火折子的光,他用手抓住了盘龙锁。之后双手扯住盘龙锁,双脚踏着石壁慢慢地走了上去。

    这次,李昉很快就到了洞口。他吸取上次的教训,这次他小心翼翼地攀住洞口的石壁,然后身体一翻,翻到了洞外的地上。呼吸着洞外的新鲜空气,李昉感觉整个人都身心舒畅起来。

    他没有耽误太久,很快将玄铁弯钩从石头缝里取出来,然后走到洞口向着里面喊。“猴子,我将绳子说下去,你抓紧了,我先拉你上来。我们两个人的力气比较大,在上面再将大家拉上来,这样要省事的多。”

    众人也觉得这个方法不错,于是让侯方玉上去。侯方玉要抓住绳子也得先助跑一下,他向后退了几步,正要起势向前跑,突然脚下踩到一个圆滚滚的类似木棒的东西。由于他的重心失衡,侯方玉整个身体向后倒去。

    唐元反应快,他想伸手去拉侯方玉,但还是太迟了。侯方玉一手撑在棺材上才不至于使自己磕到地上。但是,当他的手碰到棺材边缘的同时,侯方玉倒吸了一口凉气。他没有想到那副石棺的边缘会有那么锋利的突起,紧接着,手上一股钻心的疼痛袭来。

    待他站稳身体,他将手抬起来,侯方玉感到自己的掌心已是一片温热。洞中很暗,所以当侯方玉将手抽回来时,众人并没有发现他手上的血有几滴刚好滴在棺材里。

    “猴子你没事吧?”唐元问道。

    侯方玉看了看被划破的手掌,黑暗中,他的整个掌心都沾满了血。“没事。”说完,侯方玉准备再次助跑。

    “不好,”有人一惊,侯方玉刚跨出去的脚步突然停住。“那块玉不见了。”

    玉不见了,就相当于这次费了这么大的劲儿还险些赔上小命儿就白折腾了。几个人虽说不为财,但毕竟费了功夫,忙活了一晚上就这样付诸东流多少还是有些不甘心的。

    大家沉默了一会儿,侯方玉叹了口气,说道:“也罢,今天也该着我们拿不到那东西,我们先上去再说吧。”

    几个人都点头说是,这时,身后传来一阵窸窸窣窣的声音,像老鼠半夜里翻箱倒柜的偷食。只是这声音响了好久,断断续续的。在这样的夜里,让人听得有点头皮发痒。唐元忍不住向后瞧去,但是,他刚转过头去,整张脸突然变得刷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