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20章 红衣煞尸(1)

    更新时间:2016-08-05 11:16:57本章字数:2656字

    唐元清楚地看到那是一张惨白惨白的脸,就像纸一样,没有半点血色。她正定定地看着唐元,那张惨白的脸快要贴上他的。唐元愣了一瞬,紧接着破口大叫:“妈呀,鬼啊!”

    几个人被唐元的叫声吓了一跳。“你鬼叫什么……”刚说完,他不经意的瞥见了唐元的身后,这时,他整个人不自觉地哆嗦了起来。紧接着也大叫出来,声音比唐元还大。

    “你们……是在找这个吗?”漆黑的夜里,声音尖利而干涩,就像突然将丝绸撕裂那样的突兀。

    几个人听得是毛骨悚然,大家齐齐的转身看去,那张没有一丝血色的脸上挂着一抹诡异的笑容,她……正在痴痴地看着他们。

    大家因为一时惊恐都不停地打着哆嗦,侯方玉定了定神,看清了那人的样子。只见她一身红衣如血,一张煞白的脸上就像敷了一层厚厚的面粉。她不是棺材里躺的那具女尸还会是谁?

    女尸慢慢地将手臂抬起来,她的骨骼发出咔咔的响声,就像将一个人的胳膊生生的扭断,听了让人胆寒。她摊开手掌,她的手指细长而惨白,在她的掌心里,放着那块黄玉。

    然而此刻,几个人都想拔腿就跑,只是双脚就像被钉在地上一样动弹不得,谁还有心思去理会那块黄玉。

    “拿着呀!”女尸再次张口说话。

    唐元哆哆嗦嗦地伸出手想去拿,就在他的手指快要碰到那块黄玉的时候,女尸脸上的笑容突然僵住,一双黑洞洞的眼睛里闪过一抹透骨的阴冷。她将手收了回去,只见她手指一弯,几声卡吧声后,那块黄玉就被她捏成了几半。

    随着一声玉碎,噗的一声石棺周围突然自动亮起了八盏类似油灯的灯火。八盏灯均匀的分布在石棺的四周,组成一个八卦的外形轮廓。八盏灯灯火昏黄,把整个墓洞照得非常明亮。就在这时,那幅仕女图的壁画再次发出一阵尖利的叫声。只是,这次那声音仿佛是看到了什么东西之后发出来的,充满了恐惧。

    再看另一侧,那幅花花绿绿的壁画颜色也更加鲜艳,而且上面的人的双目似乎睁得更圆。

    几个人退后几步,惊恐且不可思议地看着眼前的场景。千年的墓穴里会自己燃起灯火,已死去千年的人竟然站了起来。在场的几个人都没有了之前的激情和活力,傻傻地看着这匪夷所思的一切。

    虽然说侯方玉比较喜欢学人家倒斗,一旦真碰上了超出常情的情况,他也一下子就慌了神。“快……快走!”恐惧之中,侯方玉努力地拉回一丝理智,声音颤抖地对大家喊道。

    站在洞口的李昉看着这一切早已说不出话来,他浑身不听使唤的颤抖着,握着盘龙锁的双手也没有了力气。大拇指粗的盘龙锁呼啦一声全都掉在了墓洞里。

    “李昉?”唐元冲着洞口大叫了一声,他们只看到洞口那抹黑影不停地抖动着,而他的身后,无尽的暗夜肆无忌惮的蔓延着。

    “唐元,你身体瘦,你先上去。”侯方玉说道。

    唐元正要答应,身后的尸体又说话了。

    “既然来了,你们谁都别想出去。”说完,女尸一挥手,石棺正上方那口贴满符纸的阴阳钟突然想着他们飞过来。

    侯方玉推了唐元一把,“快躲开。”几个人向两边闪开,阴阳钟重重地撞在石壁上,发出一声刺耳的响声,震彻天地。

    阴阳钟落到地上,钟身出现一道长长的裂纹,弯弯曲曲的,像树枝又像某个东西的趾爪。让人感到奇怪的是那道裂纹竟然自己在蔓延,突然嘭的一声,阴阳钟裂成了两半。

    随着阴阳钟的破裂,那幅花花绿绿的壁画也一块一块的崩裂下来,同时还发出刺眼的火光。石棺周遭的八盏灯也瞬间灭掉,仕女图发出的声音也更加刺耳。

    “哈哈……”红衣女尸大笑一声,紧接着从石棺中飞身而出。待众人看清时她那苍白细长的手指已经扣住了一个人的喉咙,只见她双眼泛着嗜血的猩红,在黑暗的夜里格外恐怖。那个人还没来得及呼叫,只听见咔嚓一声骨碎的声音,那个人的头就被女尸提在了手里。那个人的断颈处骨肉参差不齐,可以清楚地听到血液向外喷溅的声音。

    见此场面,几个人顿时被吓得脸色比那女尸还要苍白几分,浑身没了力气,若不是倚靠着石壁,怕是此刻早已瘫软在地上。

    女尸将人头提到鼻前,狠狠的嗅了几下。她伸出长长的舌头在颈口舔了一下,原本就寂静的夜里那吮吸的声音里似乎带着嗜血的贪婪。嘭的一声,女尸将手中人头甩了出去,紧接着传来咔嚓一声,那颗头颅就像一个西瓜重重地撞在石壁上,摔得粉碎。

    她不停地扭动着头,脖子发出咔咔的响声。几个人簇拥在一块,双腿不停地打着战,一时的玩心却撞到如此惊心的一幕,今天八成是要把小命交待在这里了。

    一种从未有过的紧迫感爬上了侯方玉的心头,这次行动本来就是他提出来的,结果却是超出了他的预料。

    女士猛地一伸手,石棺前的通天镜直接飞到她的手里,她看到镜子中自己的倒影后,突然发疯似的将镜子摔向石棺。

    几个人并不知道这个古墓中的玄机,一开始他们开棺时划破的画在棺材上的纹络是鲁班镇尸文,还有女尸口中那块黄玉,那是镇魂玉。

    “李昉,”侯方玉突然大叫一声,“你快走。”

    李昉从恐惧中抓回一丝理智,声音颤抖地说道:“别废话了,快点抓住绳子,我拉你们上来。”说完他将盘龙锁的一端抛向洞中。他本想将绳子抛给侯方玉,结果绳子的另一端刚好落到女尸身上。

    只是,那盘龙锁刚一碰到女尸,就发出一阵咔吧咔吧的响声,还伴有刺眼的火星。

    这时,侯方玉才想起来他听大哥说过,盘龙锁是用黑狗血泡过的。“大家快捡起地上的绳子。”侯方玉大叫一声。唐元几个人哆嗦着将脚边的盘龙锁捡了起来,然后齐齐看向侯方玉,似乎在等着他下一步的指示。

    “大家拿着绳子,若那女尸过来就用绳子打她。”侯方玉说完,几个人点了点头,握着盘龙锁的双手却在不听使唤地哆嗦着。

    女尸长长的舌头左右舔了舔嘴角,她猛地转过头,泛着嗜血的红光的眼睛在几个人身上扫了一遍,看得几个人浑身寒毛倒立,一股刺骨的寒冷由背脊蔓延至全身。突然,她伸出指爪向着几个人飞过来。

    唐元双眼紧闭,胡乱的挥着手里的盘龙锁,却什么声音也听不到。他睁开眼睛一看,只见女尸一只手紧紧地扣住了侯方玉的脖子,另外几个人扯着女尸的手。女尸嘴角噙着一抹诡异的笑容,却是纹丝不动。

    “放手啊。”一个人在旁边用盘龙锁抽打着女尸,女尸的身上迸发出一串火星后只听见啪啪的声响。他不停地抽打着,突然女尸将头转向他,她猛地一甩,那长长的头发如同钢丝一般穿透了那个人的身体,暗黑色的血液顿时从七窍涌出。他的嘴唇不停地抖动着,嘴角血沫子汨汨地流出来,带着重重的血腥。

    “快闪开。”这时,站在洞口的李昉举着一块石头喊道,几个人见势各自向后退了几步。李昉将石头砸向女尸,谁料那女尸只是一挥手便将石头挡开,撞在石壁上碎成几块。

    盘龙锁、石块都不能伤她分毫,而此刻的侯方玉被她单手举起,脸色白得像一张纸。

    “你们今天统统都得死。”女尸咆哮一声,掐着侯方玉的手更加用力,发出咔吧咔吧的声响。就在这时,大家还未看清发生了什么,耳边只听见一声凄惨的叫声。待大家再次看向侯方玉时,却看见了那样惊恐的一幕。